理解和把握精準扶貧的三個關鍵

發佈時間: 2017-09-11 09:08:01  |  來源: 學習時報  |  作者: 王曉莉  |  責任編輯: 申罡

改革開放以來,我國的扶貧工作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就,譜寫了人類反貧困歷史上的輝煌篇章,走出了一條中國特色的減貧道路。目前我國扶貧開發已經進入啃硬骨頭、攻堅拔寨的新階段,扶貧事業正面臨一系列的新形勢和新挑戰。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提出“精準扶貧”的戰略思想,成為黨和政府新時期的減貧指導思想。理解和把握精準扶貧,應抓住以下三個關鍵點。

其一,精準扶貧是我國扶貧開發事業的延續,也是新時期我國扶貧體制的一次革新。從新中國成立後開始的計劃經濟體制下的廣義扶貧,到1978年改革開放以來國家實施發展為導向的大規模扶貧開發,我國先後探索構建了瞄準到縣、瞄準到村以及針對集中連片特困地區的區域性扶貧機制,主要面向由於自然條件、資源稟賦、不均衡發展等共性因素致貧的目標群體。進入新時期以來,經濟增長的減貧效應不斷下降,加之由共性因素致貧的目標群體數量銳減,過去以發展為導向的區域性扶貧機制面臨一些新的挑戰。2011年底,我國又將“貧困線”標準罕見地提高了92%,全國貧困人口激增到1.28億人,佔全國總人口近1/10。這對扶貧的貧困瞄準精度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誰脫了貧、誰沒有脫貧,要把過去的“不清不楚”變成“一清二楚”。因此,有針對性的差異化扶貧機制越來越重要。從2013年11月習近平總書記湘西考察提出“精準扶貧”一個精準,到2015年1月雲南考察提出“精準扶貧、精準脫貧”兩個精準,再到2015年6月貴州考察提出“扶貧對象精準、項目安排精準、資金使用精準、措施到戶精準、因村派人精準、脫貧成效精準”等六個精準,精準扶貧作為一種政策機制正式推出並不斷完善,標誌著我國扶貧體制的一次深化革新。

其二,精準扶貧指出了新時期我國扶貧事業前進的方向,它既是目標又是手段。精準扶貧,“貴在精準,重在精準,成敗之舉在精準”。習近平總書記提出“六個精準”之後,落實的難點依然在“精準”,主要體現在精準識別、精準扶持和精准考核環節。

精準識別要求識別到戶到人,目前的識別方法主要是逐級指標分配結合基層民主評議。各省根據統計部門的貧困發生率將指標分配到縣,縣再根據轄區內貧困分佈分解到鄉鎮和村。村一級的識別,採取基層民主評議法。具體步驟包括農戶自主申報、村民民主評議、地方扶貧部門調查核實、多部門共同審核或復審、貧困農戶張榜公示等五個程式。從程式和政策實踐來看,貧困農戶的識別主要是在鄉鎮和村兩個層面,村兩委是識別貧困戶的關鍵主體,村民自治的基礎事關“最後一公里”的瞄準能否精準。

精準扶持要求項目安排、資金使用、措施到戶、因村派人等環節的精準。精準扶貧首要瞄準多樣化、差異化的個性因素致貧的群體,精準扶持需要有高度的針對性,因戶因人制宜地採取扶持措施。與此同時,針對連片特困區、插花貧困區、社區內個別貧困等不同類型的扶貧項目又不宜搞“一刀切”。從工作機制來看,為保障精準扶持,採取將財權下移到縣級政府、將事權下移到鄉鎮政府的做法,以減少扶貧資源的傳遞層級,提高扶貧政策的實施效率,力求有效對接貧困戶的實際需求。不過到農戶層面,扶持資金和實施成本之間的差距仍會一定程度影響到精準扶貧的效果。

精准考核的監管權上提,由中央、省、市各級監督精準扶貧的實際效果、資金是否濫用、駐村幹部的政績等情況。目前,精準扶貧形成了中央統籌、省負總責、市縣抓落實的工作機制。需要指出的是,監管權的上提和脫貧工作的“一票否決”,雖然一改過去貧困縣不摘帽乃至“爭貧”的情況,但也不同程度使一些區縣陷入“脫貧錦標賽”。此外,國家首次採用工作成效第三方評估機制,中國科學院地理科學與資源研究所競選入標,對於創新精準扶貧工作機制和科學模式、促進貧困地區減貧與發展具有重要意義。還有的省份,動員省內高校老師和學生去開展第三方評估。

其三,精準扶貧體現了我國的政治優勢和制度優勢,其核心要義就是集中力量辦大事。消除貧困、改善民生、逐步實現共同富裕,是社會主義的本質要求,是我們黨的重要使命。做好扶貧工作,關乎黨的執政根基,關乎根本制度和發展道路,是貫徹五中全會精神、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一個重大政治任務。打贏脫貧攻堅戰,是促進全體人民共用改革發展成果、實現共同富裕的重大舉措,是體現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優越性的重要標誌。發揮政治優勢是我們過去取得扶貧開發巨大成就的基本經驗,更是我們打贏脫貧攻堅戰的堅強政治保障。《十三五規劃綱要》指出,“充分發揮政治優勢和制度優勢,貫徹精準扶貧、精準脫貧基本方略,創新扶貧工作機制和模式,採取超常規措施,加大扶貧攻堅力度,堅決打贏脫貧攻堅戰”。目前圍繞精準扶貧已經形成了“脫貧攻堅一把手負責制、省市縣鄉村五級書記一起抓”的黨委領導核心。2016年,圍繞《中共中央國務院關於打贏脫貧攻堅戰的決定》,中央先後發佈了10個《決定》配套文件,國家機關各部門出臺101個政策文件或實施方案,力度之大前所未有。自2015年,中央財政專項扶貧資金每年都增加200億元,2017年達到681億元,省級專項扶貧資金達到570億元。黨政機關、部隊、人民團體和國有企事業單位被廣泛動員參與扶貧工作。在現行標準下,我國的貧困發生率已經從2011年的12.7%下降到了4.5%。按照世界銀行的標準,當貧困發生率降低到3%時,就算實現了整體脫貧。當前各級黨委和政府已經逐級立下軍令狀,層層落實脫貧攻堅責任,確保各項政策儘快落地,以實現2020年我國現行標準下農村貧困人口全面脫貧、貧困縣全部摘帽,解決區域性整體貧困,打贏這場脫貧攻堅戰。(王曉莉)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