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設社會主義文化強國

發佈時間: 2017-06-19 13:04:05  |  來源: 中國網  |  作者: 范玉剛  |  責任編輯: 蔣新宇

范玉剛 中央黨校文史部教授

總攬全球,世界大國無不既是經濟政治大國,又是文化強國。現實發展時時表徵著“文運同國運相牽,文脈同國脈相連”。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高度重視文藝發展和文化建設,多次發表關於文藝和文化問題的重要講話,其文藝思想和文化思想已成為治國理政的重要組成部分,建設社會主義文化強國的目標指向越來越清晰。現在,我們比歷史上任何時期都更接近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目標,比歷史上任何時期都更有信心、有能力實現這個目標。在習近平總書記的視野裏,文藝事業是黨和人民的重要事業,文藝戰線是黨和人民的重要戰線。

堅定理想信念,堅守以人民為中心的文藝創作導向,弘揚文藝的時代擔當。堅定的信仰信念,是中國共産黨人的鮮明政治品格,也是我們黨的獨特政治優勢。對馬克思主義的信仰,對社會主義和共産主義的信念,使黨性和人民性有機統一起來。社會主義文藝,從本質上講,就是人民的文藝。習總書記高度重視文藝的人民性、文藝家和人民的關係問題,倡導“以人民為中心的創作導向”,鼓勵文藝家以創作為中心多出文藝精品,在他看來人民的需要是文藝存在的根本價值所在。一切轟動當時、傳之後世的文藝作品,反映的都是時代要求和人民心聲。“以人民為中心的創作導向”是社會主義文藝的根本立場,離開了以人民為中心,文藝發展就失去了價值準則。在接受外媒採訪時習總書記説,“我的執政理念,概括起來就是:為人民服務,擔當起該擔當的責任”。習總書記把人民高高舉起、裝在心中,為人民扛千鈞之重,是大擔當,當代文藝要反映這種擔當。“衙齋臥聽蕭蕭竹,疑是民間疾苦聲。”一個封建士大夫尚能心繫民眾,何況黨的領導幹部?習總書記強調領導幹部有“敬民之心”,才能行“為政之道”。文藝以其時代擔當,成為習近平總書記治國理政新理念新思想新戰略的重要內涵。

在國際風雲際會中形成以文化為經緯的大歷史觀,增強了習近平總書記治國理政的歷史定力和文化遠見。文化是民族生存和發展的重要力量。習近平總書記指出,“一個國家、一個民族的強盛,總是以文化興盛為支撐的,中華民族偉大復興需要以中華文化發展繁榮為條件。”以文化為魂,鑄就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的遠見卓識,錘鍊了鋼鐵般的意志和洞穿亂象的定力。“每到重大歷史關頭,文化都能感國運之變化、立時代之潮頭、發時代之先聲,為億萬人民、為偉大祖國鼓與呼。中華文化既堅守本根又不斷與時俱進,使中華民族保持了堅定的民族自信和強大的修復能力,培育了共同的情感和價值、共同的理想和精神。”以文化為經緯的歷史觀源自從優秀傳統文化中尋求民族復興的精神支撐,2017年初,兩辦印發的《關於實施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傳承發展工程的意見》指出,在5000多年文明發展中孕育的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是中華民族生生不息、發展壯大的豐厚滋養,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植根的文化沃土,是當代中國發展的突出優勢。從優秀文化傳統中獲得歷史定力和文化遠見,濃墨重彩了習近平總書記治國理政的精神底色。

歷史啟示我們,一定意義上,是文化,讓我們在世界民族之林贏得尊嚴和敬意。正如英國前首相丘吉爾曾講過的,寧願丟掉印度也不願失去莎士比亞。只有文化的全面繁榮才能讓中華民族的復興之路走得遠走得好。試想,如果英國少了莎士比亞,義大利缺失了但丁,法國缺少了雨果和巴爾扎克,德國沒有了歌德和貝多芬,西班牙沒有了塞萬提斯,古希臘沒有了《荷馬史詩》,中國沒有了《紅樓夢》,人類的文明會暗淡多少?各民族的光榮和夢想如何展現?“博大精深的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是我們在世界文化激蕩中站穩腳跟的根基。”現代中國是古代中國的延續,從歷史深處走來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有著深厚的文化積澱,有著數不盡的文藝經典,這些既是黨中央治國理政的精神滋養,又是中華民族賡續不絕的精神命脈。習近平總書記善於用典、推陳出新,勤於創造性轉化和創新性發展,使中華優秀文化思想內化為治國理政的智慧。“中國優秀傳統文化的豐富哲學思想、人文精神、教化思想、道德理念等,可以為人們認識和改造世界提供有益啟迪,可以為治國理政提供有益啟示,也可以為道德建設提供有益啟發。”從《百家講壇》、《漢字聽寫大會》、《中國詩詞大會》等傳統文化的火爆中,可以洞悉優秀傳統文化並未遠離當代人的日常生活,它已成為民眾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在歷史敘事中凝練“文以載道”的價值觀,增強了治國理政的價值感召力。文藝是時代前進的號角,最能代表一個時代的風貌,最能引領一個時代的風氣。魯迅先生説,要改造國人的精神世界,首推文藝,文藝被先生視為國民精神的燈火。“舉精神之旗、立精神支柱、建精神家園,都離不開文藝。”因此,習近平總書記要求“作家藝術家應該成為時代風氣的先覺者、先行者、先倡者”。中華民族在歷史上是一個詩性的樂感的民族,有著豐富的詩書禮樂思想,由此形成了影響深遠的詩教傳統,詩文在國家治理中發揮著不可替代的作用。歷史的中國向來注重文的明道功能,形成了豐富的“詩教”“樂教”思想。早在西周時期就有“採詩觀風”以“補察時政”的舉措,孔子于春秋之際就提出了“興觀群怨”説,在漢代有“美刺諷諫”説,曹丕在《典論.論文》中指出, “蓋文章,經國之大業,不朽之盛事。”劉勰在《文心雕龍.原道》中指出,“辭之所以能鼓天下者,乃道之文也。”唐代文學家韓愈更是強調文道合一、以道為主的文藝思想,而被蘇軾譽之謂:“文起八代之衰,而道濟天下之溺”,被歷代文人視為楷模。

牢牢掌握文化領導權是習近平總書記治國理政的鮮明特色。文化是民族生存和發展的重要力量。列寧在《黨的組織與黨的出版物》中提出,“寫作事業應成為整個無産階級事業的一部分,成為由整個工人階級整個覺悟的先鋒隊所開動的一部巨大的社會民主主義機器的‘齒輪和螺絲釘’。”今天文化領導權顯現於民眾對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基本遵循。文藝是鑄造靈魂的工程,靈魂需要價值觀的滋養,通常文藝所承載的道就是社會核心價值觀。習總書記指出,“核心價值觀是一個民族賴以維繫的精神紐帶,是一個國家共同的思想道德基礎。如果沒有共同的核心價值觀,一個民族、一個國家就會魂無定所、行無依歸。”核心價值觀的共同遵循需要全社會成員的自覺踐履,乃至生命的全身心投入,使之像空氣一樣無所不在、無時不有,成為全體人民的共同價值追求,成為我們生而為中國人的獨特精神支柱,成為百姓日用而不覺的行為準則。文藝作為大眾的精神食糧,其價值取向和訴求顯得愈發重要。惟此,黨中央下發了《中共中央關於繁榮發展社會主義文藝的意見》,提出“充分運用文藝引領時代風尚、鼓舞人民前進、推動社會進步”的倡議。十八大以來,文藝界涌現出一大批諸如《湄公河行動》、《醫者仁心》、《海棠依舊》、《最憶是江南》等文藝精品。在“我們前所未有地靠近世界舞台中心,前所未有地拉近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目標,前所未有地具有實現這個目標的能力和信心”的拐點時刻,中國當代文藝要為世界貢獻特殊的聲響和色彩,要在與時代同頻共振中發出洪鍾大呂。

以文明互鑒的大文化觀,增強了中華民族的文化自覺、文化自信和文化自強。文明互鑒是建設文化強國的視野,重構中華文化主體性是建設文化強國的前提,增強文化自信是建設文化強國的底氣,弘揚中國精神、凝聚中國力量、彰顯中國價值是建設文化強國的內涵,為世界貢獻智慧和中國方案是建設文化強國的溢出。習近平總書記強調,文化自信是更基本、更深沉、更持久的力量,是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和制度自信的基礎,也是進一步推進文化強國建設進程中最基本和最持久的力量來源。在全球競爭博弈的舞臺上,文藝拉近了世界距離,走進了彼此的心靈,促進了世界人民的情感共鳴和思想共識,為中國躋身世界舞台中心提供了助力。全球化舞臺上的文化經典是世界文明互鑒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智慧源泉。習近平總書記在重要講話中指出,“文藝工作者要講好中國故事、傳播好中國聲音、闡發中國精神、展現中國風貌,讓外國民眾通過欣賞中國作家藝術家的作品來深化對中國的認識、增進對中國的了解。”

當下,中華民族正在靠近世界舞台中心,為實現“兩個一百年”目標和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而矢志奮鬥,需要當代文藝為世界貢獻特殊的聲響和色彩,需要文化中國的世界傳播,需要文化藝術的自我表徵,需要以文化自豪感增強做中國人的骨氣和底氣。習近平治國理政的文化強國指向,有力地增強了國家文化軟實力,已成為提高中國現代化治理結構和治理能力的清晰目標,這在深層次上回應了中國的文明型崛起和建構“人類命運共同體”的重大命題,當代中國形象的建構與傳播開啟了世界歷史的新紀元。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