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正聿:實踐唯物主義的時代價值和創新意義

發佈時間: 2017-03-20 13:49:14  |  來源: 人民日報  |  作者: 孫正聿  |  責任編輯: 蔣新宇

任何重大理論問題都源於重大現實問題,任何重大現實問題都蘊含著重大理論問題。從重大現實問題中揭示其蘊含的重大理論問題,並把重大理論問題凝煉、昇華為具有標識性的哲學概念,從而彰顯其作為“時代精神精華”的意義,這是每個時代哲學的首要追求。習近平同志在哲學社會科學工作座談會上指出:“要善於提煉標識性概念。”“實踐唯物主義”就是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從當代中國重大現實問題中提煉的標識性哲學概念。深入闡述實踐唯物主義的豐富內涵及其拓展的哲學道路,既是更加自覺地沿著這條哲學道路前進的理論前提,也是事關讓世界了解“哲學中的中國”的重大課題。

實踐唯物主義是對“現實的歷史”的哲學概括

當代中國改革開放的歷史性起點,是1978年召開的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這次全會恢復了我們黨以解放思想、實事求是為鮮明標誌的思想路線。這一思想路線的哲學基礎,是把實踐確立為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這一思想路線的現實意義,是把人們從“左”的思想禁錮中解放出來,為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開闢道路。正是在這場深刻的思想革命和現實變革中,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承擔起相輔相成的雙重使命:在推進社會變革中實現哲學自身的理念創新,在哲學自身的理念創新中推進社會變革。正是在承擔這種雙重使命的理論探索中,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以馬克思“改變世界”的“新世界觀”為立足點,以馬克思、恩格斯提出的“實踐的唯物主義”為靈魂和依據,形成了實踐唯物主義的哲學概念,並以此為基礎拓展了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道路。

以實踐觀點重新理解和闡釋馬克思主義哲學,並以實踐唯物主義概括馬克思主義的哲學革命及其所開闢的哲學道路,不僅關係馬克思主義哲學的解釋路徑問題、關係馬克思主義哲學“如何稱謂”的問題,而且集中體現了對馬克思主義哲學的根本理解,並深刻昭示了應如何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實踐中豐富和發展馬克思主義哲學。從實踐唯物主義的立場出發,就能科學回答一系列重大理論和實際問題:馬克思主義哲學是以實踐的觀點還是以舊唯物主義“客體的或者直觀的形式”和唯心主義“抽象的”“能動的”觀點看待人與世界的關係?馬克思主義哲學是恩格斯所確認的“發展著的理論”,還是恩格斯所否定的“必須背得爛熟並機械地加以重復的教條”?馬克思主義哲學是“在人的實踐中以及對這個實踐的理解中”不斷發展的,還是離開“人的實踐”和“對這個實踐的理解”而得以發展的?中國現代化應建立在中國人民獨立自主的基礎上,還是應照抄照搬現代化的“西方模式”?這些是當代中國和當代世界面臨的重大現實問題,也是當代中國和當代世界必須解決的重大理論問題。這表明,以實踐為核心範疇的實踐唯物主義並不是無的放矢的標新立異,而是對“現實的歷史”的哲學概括,是對時代精神的理論昇華。這就必然要求以實踐觀點重新理解和闡釋馬克思主義哲學,並以此為理論基礎推進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實踐,塑造和引導新的時代精神。

實踐唯物主義實現了哲學觀念和哲學理論變革

實踐唯物主義根本的解釋原則,就是把哲學視為“關於人與世界之間關係”的理論,並由此重新闡釋馬克思主義哲學的“新世界觀”,從而系統而深刻地實現了哲學觀念和哲學理論的變革。

在世界觀意義上,實踐唯物主義以實踐第一的思維方式闡釋人與世界的辯證統一關係以及人類合規律性、合目的性的存在方式,並基於“人生在世”“人在途中”的動態實踐闡釋哲學的世界觀理論,從而構成了以實踐為核心範疇、唯物論與辯證法相統一的世界觀。實踐唯物主義沿著馬克思開闢的哲學道路,推進了對“客體的或者直觀的”舊唯物主義和“抽象能動的”唯心主義世界觀的變革,把追究“世界何以可能”的舊哲學變革為探索“全人類的解放何以可能”的新哲學。

在認識論意義上,實踐唯物主義以實踐第一的思維方式闡釋建立在主客體實踐關係基礎上的認知關係、價值關係和審美關係,揭示了思維與存在、主觀與客觀、感性與理性、真理與價值、自由與必然之間錯綜複雜的矛盾關係,突出了主體認識活動選擇、反思、批判、建構的能動作用,不僅豐富了馬克思主義“能動的反映論”,而且在實踐基礎上實現了認識論與辯證法、真理論與價值論的有機統一。

在辯證法意義上,實踐唯物主義以實踐第一的思維方式揭示和闡釋人與自然、人與社會、人的身與心無限豐富的矛盾關係,並以當代人類實踐活動中的發展問題為主題深入揭示和闡釋人與世界的矛盾關係,不僅凸顯了辯證法的批判本質和實踐智慧,而且深刻體現了列寧關於“辯證法也就是認識論”的辯證法、認識論和邏輯學“三者一致”的哲學思想。在對馬克思《資本論》一書中哲學思想的當代闡釋中,實踐唯物主義進一步推動了馬克思主義辯證法研究。

在歷史觀意義上,實踐唯物主義強調從人的歷史活動出發理解人類歷史發展規律,從人作為歷史“前提”和歷史“結果”的辯證運動中闡述人類歷史發展規律,從人的歷史活動“歷史”地看待人與環境、人與文化、歷史人物與歷史結果等錯綜複雜的矛盾關係。這從根本上改變了把歷史規律視為超越於人的歷史活動的“自在之物”的看法,實現了歷史唯物主義與歷史辯證法的統一,凸顯了馬克思主義哲學對“現實的歷史”的深刻洞察力和解釋力。

在哲學史研究意義上,實踐唯物主義以實踐第一的思維方式闡釋人類性與民族性、歷史性與時代性、群體性與個體性的辯證關係,闡釋中外哲學的“同中之異”與“異中之同”,揭示哲學發展進程中“歷史性的思想”“思想性的歷史”的時代價值和實踐意義,從而深化了真正的哲學作為“時代精神的精華”和“文明的活的靈魂”的理論自覺,推進了實踐基礎上的馬克思主義哲學史、中國哲學史、外國哲學史研究。

在部門哲學意義上,實踐唯物主義作為以實踐為核心範疇的存在論、真理論和價值論相統一的“新世界觀”,為倫理學、美學、邏輯學和宗教學等哲學二級學科提供了新的解釋原則,並引領這些二級學科以實踐第一的思維方式把握和闡釋倫理關係、審美關係、思維規律和信仰問題,推進了馬克思主義倫理學、美學、邏輯學和宗教學的繁榮發展。同時,作為“新世界觀”的實踐唯物主義還以實踐第一的思維方式對當代經濟學、政治學、社會學、人類學、語言學、心理學等進行哲學層面的概括和總結,並在與當代西方科學哲學、政治哲學、社會哲學、文化哲學等的對話中,特別是在與西方馬克思主義的對話中,推進了馬克思主義部門哲學的構建與發展。

在哲學基本問題意義上,實踐唯物主義深刻揭示了思維與存在關係問題的實踐內涵,進而闡發了這個基本問題所蘊含的理論與實踐的關係問題。馬克思、恩格斯所創建的“現代唯物主義”,與他們所批評的“舊哲學”的本質區別就在於,後者不是“在人的實踐中以及對這個實踐的理解中”去解決思維與存在的關係問題,因而只能是“解釋世界”的哲學,並且是“把理論引向神秘主義的神秘東西”。與之相反,“現代唯物主義”是從“全部社會生活在本質上是實踐的”這一根本理念出發,“在實踐中證明自己思維的真理性”。實踐唯物主義正是秉持這一根本理念,以實踐第一的思維方式看待人與世界、思維與存在、理想與現實、理論與實踐的辯證關係,突出探討哲學基本問題中所蘊含的理論與實踐的關係問題,致力於用現實活化理論、用理論照亮現實,把馬克思主義哲學的理論力量轉化為“改變世界”的現實力量。

實踐唯物主義面對和努力回答的時代問題

實踐唯物主義的突出特徵在於強烈的問題意識、鮮明的問題導向。從這個意義上説,實踐唯物主義就是以理論方式面向現實並回答現實問題的哲學。從當代中國和當代世界發展的大背景出發,實踐唯物主義需要著力回答一系列重大時代問題。

理論與實踐的關係問題。源於實踐的理論不只是對實踐經驗的概括、總結和昇華,而且是對實踐經驗的反思、規範和引導。實踐活動作為追求自己目的的人類歷史過程,本身就是人類不斷超越自我的過程。理論首先是作為實踐活動的新的世界圖景,反思、規範和引導人類的實踐活動。正如馬克思所指出的:“光是思想力求成為現實是不夠的,現實本身應當力求趨向思想。”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創建人類文明新形態,既要求我們面向現實、深入實際、大膽實踐,又要求我們不斷概括和總結實踐經驗、加強頂層設計、制定規劃藍圖,推進人的全面發展和社會全面進步。

發展問題。“發展才是硬道理”,這是中國改革開放和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基本理念。當前,中國正站在新的歷史起點上,這不僅標誌著中國社會的巨大進步,而且意味著中國發展面臨新的問題和挑戰。實踐唯物主義以哲學方式面對現實,首先關注的是發展觀問題。發展觀並不只是對人和社會的存在狀態、發展過程的描述,更是對人和社會存在狀態、發展過程的評價。它要著力回答何謂發展、實現怎樣的發展、怎樣實現發展,以及發展中合目的性與合規律性、進步與代價、理想與現實等一系列哲學層面的問題。只有在發展觀上實現哲學理念創新,才能真正做到“審大小而圖之,酌緩急而布之,連上下而通之,衡內外而施之”,為解決錯綜複雜的矛盾和問題、推進社會實踐作出制度性安排。黨的十八屆五中全會提出創新、協調、綠色、開放、共用的發展理念,集中回答了“實現什麼樣的發展、怎樣發展”這個根本問題,既是當今中國的發展之道,又為創建人類文明新形態提供了具有世界意義的新發展理念。以新發展理念探索和回答發展中的重大理論問題和重大實踐問題,為實踐唯物主義開闢了廣闊的理論空間,要求我們深入研究新發展理念的內在邏輯與方法論意義,明晰貫徹落實新發展理念與體現社會主義本質要求、培育和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促進人的全面發展、創建人類文明新形態之間的內在關係。

現代化問題。實踐唯物主義對發展的哲學研究,是同它對現代化的哲學思考密切相關並且相輔相成的。現代化是世界性的歷史過程,也就是馬克思、恩格斯所闡述的“歷史”變為“世界歷史”的過程。當代中國在現代化進程中所面對的問題,並不只是中國自身存在的問題,更是人類共同面對的問題。實踐唯物主義以“面向世界,面向現代化,面向未來”的時代目光和世界視野,在對發展的哲學研究中思考現代化問題,又在對現代化問題的思考中深化對發展的哲學研究,集中探索了關乎人類命運與人類未來的三大問題:一是推進現代化所面臨的嚴峻而緊迫的可持續發展問題,二是在發展現代市場經濟的過程中如何揚棄“以物的依賴性為基礎的人的獨立性”問題,三是現代化進程中出現的關乎人的生存意義和精神家園的文化危機問題。正是在探索當代人類所面對的這些重大現實問題的過程中,實踐唯物主義推進和引領了當代中國的哲學研究:一是重新解讀馬克思主義哲學經典著作,從人的存在方式和人的歷史形態出發,深化對人類歷史發展規律的探索,特別是在對《資本論》哲學思想的當代闡釋中深入揭示“物和物的關係”所掩蓋的“人和人的關係”,從而更加深刻地認識“現實的歷史”,回答“現實的歷史”所提出的重大現實問題及其所隱含的重大理論問題;二是以“不忘本來、吸收外來、面向未來”的視野和胸懷,在馬克思主義哲學與中國哲學、西方哲學的對話中,批判地繼承和吸納中國哲學、西方哲學的“知識智慧和理性思辨”,讓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為人類提供正確精神指引”;三是以發展問題為聚焦點,系統總結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實踐經驗,深入探索“歷史”變為“世界歷史”的人類文明發展進程,讓實踐唯物主義哲學理念成為推動創建人類文明新形態的哲學智慧和實踐智慧。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