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 聞字號:
台灣同胞向地震災區捐款獻策 臺也曾有校舍之痛
中國網 china.com.cn  時間: 2008-07-02  發表評論>>

她並不認為自己做的是一件多麼了不起的事情。“地震産生了很多缺口,讓一些人的生命經驗可以卡上去,做一些事。”而像這般的心理種子,從台灣上世紀80年代“解嚴”後,便在社會裏萌動。9·21地震中,它們發芽了。

9·21地震後,鄉扮演了重建的基本單位。“之前的規劃權力,在中央和縣,只有這一次下放到了鄉。”全程參與了重建規劃的台灣規劃師張興傑介紹説。

他把這視為一種積極的變革。儘管作為規劃師,和鄉一級的基層幹部對話起來“會比較困難”,而且工作繁雜了不少。他曾遇到一個鄉長,滿腦子想著“現代化”,要把山區剷平,重建規劃中便想借地震做以前做不到的事情。這讓張興傑很頭疼,“幸好後來被環境部門卡下來,要不我就成破壞自然的罪人了”。

依據台灣“行政院”的災後重建計劃工作綱要,重建工作分為4大部分,其中公共建設重建、産業重建和生活重建這3項,由“中央”主導,民間支援,地方配合。至於最複雜也最困難的社區重建計劃,主要靠地方主導,民間參與,“中央政府”則提供人力與經費上的支援。

主導權的下放,其實反映了對重建的理解。所謂“重建”,是個什麼概念,包含哪些範疇?重建建什麼,光是倒掉的房子嗎?張興傑以為不然。“重建,當然包括家園意識、社區意識、部落意識的重建。”他強調道。

作為重建計劃的重要一環,張興傑還專門提到了震後不足一個月就成立的“財團法人9·21震災重建基金會”。成立這個基金會的目的,主要是管理政府收到的捐贈善款。各界善款除一部分流向慈濟會等民間團體外,其餘流向政府,數額超過150億元。基金會便是對這筆善款的走向負責。

不要讓他們坐等救濟金

在台灣,曾有評論分析災後重建:受災居民若能儘快進入重建工作,將越能由受災的心理衝擊中恢復平靜。因此,將受災民眾的重建能力釋放,是第一優先要務。

謝英俊認同這樣的觀點。但他坦言,9·21震後重建恰恰是在這一點上,教訓遠多於經驗。“其實重建本身就是一個生産活動。這裡頭需要多少勞動力,能提供多少就業機會,災民自己是否有機會參與在其中?在台灣,重建多半被大的承包商、包工頭給壟斷了,災民只是等著接收房子。只有我們是讓災民能夠參與到重建的生産過程。”他説。

謝英俊所説的,是他和他的團隊在日月潭邵族部落組織村民集體自力建房造村的獨特實踐。他設計出一種造價低廉但堅固耐用的輕鋼結構房屋,並且配合一整套非常簡單的施工法。這樣,邵族部落裏所有人,只要“有手有腳有勞動意願的”,都能參與進來。

面對此次四川地震,謝英俊的考量是:“如果四川災區的重建施工過程讓災民可以參與,那他們至少有一兩年的工作收入與生活來源,這可以作為他們農業損失的過渡期,而不是讓他們坐等救濟金。”

研討會上,來自台灣世新大學的黃德北介紹的經驗正是災民集體自力造村。他説,這本該由謝英俊親自闡述,但“這兩個星期謝英俊一直在北京和成都之間像無頭蒼蠅一樣亂忙,希望找到一個管道,在災區推行他的方法”。

黃德北指出,謝英俊這套方法還有更深的內涵:借由集體勞作凝聚強化部落族群意識,使村落不至解體,甚至能加強和維持村落即將消失的各項原有功能與結構。

他的判斷是,謝英俊的經驗特別適用於破壞大的地區、貧困地區、少數民族地區、社區認同和文化傳承比較強的地區。此言一齣,不少與會的大陸學者均會心一笑,有人甚至輕聲念出“汶川、北川”。

謝英俊在台灣碰到的困難,有一部分來自土地高度私有化,這樣,自力造村中會有一些矛盾很難協調。黃德北認為,大陸的土地尤其是農村土地,私有化程度不高,所以在推進自力造村上可能青出於藍,“我相信如果謝英俊有機會,他會做得比在台灣好”。

文章來源: 中國青年報 責任編輯: 一言
   上一頁   1   2  


[我要糾錯] [推薦]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相關新聞
-英國片警騎車180公里遞交地震捐款[組圖]
-地震捐款不"到位"調查:冀全程監督使用等成理由
-民政部首次收集地震捐款人地址 電話或網上提交
-民政部發佈關於汶川地震捐款收據寄送事宜的公告
-抗震救災中十大爭議話題:地震預測 捐款門 范跑跑
-愛心偉大 美華裔退伍軍人第3次為四川地震災區捐款
-全軍和武警部隊4.27億元捐款全部轉贈到地震災區
-美國一公司捐款20萬元 助少林收養四川地震孤兒
-四川地震致69170人遇難17427人失蹤 捐款456.54億
-西班牙華僑華人繼續踴躍為四川地震災區捐款
網友留言 進入論壇>>
昵 稱 匿名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