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 聞字號:
汶川地震工程震害科考隊紀實 專家:為世界領先
中國網 china.com.cn  時間: 2008-06-23  發表評論>>

  汶川大地震發生當天,第一時間趕往災區的各路救援大軍中,有一個特殊、甚少為外界所知的人群——地震科學家和科研人員。隨後這些地震科研人員又在災區現場緊急成立了一支特殊的隊伍——工程震害科考隊(下稱“科考隊”)。

  在地震現場,科考隊員身著統一的、印有CSB(注:中國地震局的英文縮寫)的紅色馬甲,出現在地震重災區各個現場,救援、拍攝、記錄、畫圖……

  這支夾雜在迷彩服、消防服洪流中的“紅衫隊”,其職責不僅是參與救援、指導救援,更要進行地震災害的現場評估、科考,“第一時間蒐集第一手震害資料”,因為“用數萬人生命和鉅額經濟損失換來的工程震害現場,為我們提供了豐富的、寶貴的原型破壞試驗資料。”

  與其他救援部隊一樣,哪災情最嚴重,他們就出現在哪。即使在群眾早已撤離的危樓檐下,甚至在已經“封城”後的北川,科考隊員們依然在調查、蒐集當地典型建築物的結構類型,以及破壞特點。

  目前,災區工作重點已經逐步轉入災後重建,但這支“紅衫隊”依然留守災區,繼續履行他們的特殊使命:開展建築物安全鑒定、災害評估和工程震害科學考察等。這些寶貴的一手資料將為災後重建提供建築物防震抗震的技術依據,為政府部門的決策提供科學參考,並幫助人們更科學地了解地震、更理性地解讀地震災害,並以此建立和完善科學高效的防震抗震設計規範。

  《中國經濟週刊》還從科考隊最新獲悉,在汶川地震現場的科考工作已取得世界級突破。

  “地震後10分鐘接到指示”

  據了解,科考隊的成員來自多家地震有關機構。其中,大部分成員來自中國地震局工程力學研究所(下稱“工力所”)。記者意外發現,隸屬中國地震局領導、以地震工程和安全工程為主要研究方向的工力所,設在黑龍江省哈爾濱市。

  6月中旬,在汶川大地震發生一個月之後,《中國經濟週刊》記者來到了工力所。

  “汶川地震發生僅十分鐘後,工力所便接到中國地震局指示,啟動緊急預案。兩小時後,由孫柏濤副所長帶隊的第一批11人組成的現場工作隊便集結完畢,乘飛機奔赴災區。”工力所辦公室主任孔繁鈺介紹説,“現在所裏的主要領導都在災區,只能我來接待你。”

  孔主任説,作為科學救援和災後重建的重要依據,地震災害評估工作舉足輕重,地震災區不能沒有地震專家。截至5月23日,該所共派遣了六批共69名專業技術人員(內有4位所領導、17名研究員、4名退休老專家)趕赴災區。

  據介紹,中國地震局工程力學研究所原名中國科學院土木建築研究所,于1954年正式成立。此後,為了適應國家建設的需要,研究方向、職能定位和名稱等都作過多次調整。1984年4月,改由國家地震局領導,所名隨之改為國家地震局工程力學研究所,為適應國內外對防震減災工作的迫切需要,確定以地震工程和安全工程為主要研究方向。1998年4月,隨著國家地震局更名為中國地震局,研究所名稱也改為中國地震局工程力學研究所。

  作為我國最早從事地震工程研究的機構,在過去的幾十年裏,工力所對國內幾乎所有破壞性地震都進行了現場考察,在地震工程領域,幾乎所有方面都是國內先驅,取得了一系列重要成果,在國際上贏得很高的學術聲譽。

  孔主任介紹説,1976年唐山地震發生後,受國家基本建設委員會和國家地震局委託,工力所牽頭組織百餘家科研單位對唐山地震災害進行了系統調查和研究,編輯出版了在國內外有重要影響的《唐山大地震震害》,並被美國同行翻譯成英文在國外發佈。

  這次汶川大地震發生後,工力所又與國內多家專業機構聯合組成科考隊。“科考隊在災區不同階段肩負著不同的任務,救援—評估—科考。”孔繁鈺主任對記者説,“無論在哪一階段的表現,隊員們都堪稱英雄。”

  在接受記者採訪時,孔主任接到孫柏濤副所長髮來的“收到問候,謝謝!”的簡短手機短信。原來,孔主任在端午節(6月8號)那天向遠在災區一線的所領導發了問候短信,“過了好幾天后孫柏濤副所長才發來回復,可見他有多麼辛苦!”孔主任眼角有些濕潤。

  冒險獲得第一手科考資料

  孔主任介紹説,工力所所長王自法和其他地震專家在5月15日淩晨三點到達都江堰,負責北部災區生命線系統的災害評估,評估對象包括道路、橋梁、水電煤氣、水庫等。他們面對山村道路不通、滑坡和滾石隨時發生的危險,在5天時間裏,徒步對都江堰、北川、綿陽、德陽、綿竹、什邡等8個縣市的20多個鄉鎮進行了災害評估。,查看並掌握了第一手地震災害資料。

  5月16日14點左右,工力所黨委書記胡春峰、副所長孫柏濤等8位地震專家,乘坐一艘衝鋒舟由都江堰向震中映秀鎮出發,到達汶川縣的漩口鎮後,他們又步行數小時,當日晚上21點左右到達映秀鎮,成為首批到達震中的地震專家。他們一條街、一個建築地巡查地震災害,記錄了第一手地震災害資料,隨後,專家們趕回都江堰趕寫震中的地震災害評估報告,為科學救援和日後重建提供科學依據。

  5月16日上午10點,工力所副所長李小軍等四人組成的災害評估小組從都江堰出發經成都走東線,對江油市的震害情況作了實地察看,隨後又向極震區北川縣行進。途經陳家壩鄉時,鄉內與外界聯繫的唯一的公路橋梁已被徹底毀壞,巨大的山體滑坡掩埋了半個鄉城區,其他鄉城區的房屋也幾乎全部嚴重破壞或倒塌。陳家壩東十公里處的金谷村由於巨大山體滑坡被幾乎全部掩埋。5月20日、21日,李小軍等人又進入彭州市、江油市和錦竹市等災區。對這些災區生命線工程所進行的災害調查,獲得了大量的一手資料,而李小軍副所長在工作時頭部受傷。

  “地震專家們在災區現場察看和蒐集的這些科考資料,將是世界地震工程界研究工作最難得的災害資料。”孔主任對《中國經濟週刊》分析説。

  工力所副所長、研究員孫柏濤是這次前往災區的領隊,同時他也是我國地震應急救援技術協調組副組長兼地震救援技術組組長、中國國際救援隊兼職專家、聯合國災害評估與協調委員會(UNDAC)成員,還是《國家救援基地建設》和《若干城市震害預測和防禦對策研究》項目首席科學家。他曾經作為UNDAC專家和中國國際救援隊專家,多次帶隊赴新加坡、印度、瑞士等國進行國際救援技術演練和參加聯合國及多國災害現場評估、演練,多次赴日本、美國、伊朗、澳大利亞、紐西蘭、香港、泰國等國家和地區進行學術交流與震害考察。

  來到汶川地震災區後,孫柏濤他們最先的工作現場是重災區都江堰。查驗危樓、制定方案、指導救援,因為專業,他在救災現場被救援隊員和災區群眾譽為“煉有火眼金睛的定海神針”。

  “汶川地震是繼1976年唐山大地震後,又一次造成大量建(構)築物和生命線工程破壞、重大人員傷亡和經濟損失的巨災事件。這些用數萬人生命和鉅額經濟損失換來的工程震害現場,為我們提供了豐富的、寶貴的原型破壞試驗資料。系統地收集和整理這些資料,將對我國研究符合現有國情的抗震技術,探討符合地方習俗的抗震房屋結構形式,進而完善我國的抗震設計規範和恢復重建規劃具有重要意義。”6月14日深夜,依然戰鬥在災區的孫柏濤副所長與《中國經濟週刊》記者電話連線時激動地説。

  據介紹,作為一名資深的結構專家,孫柏濤在救援現場工作時,要在保障施救人員和被救人員都安全的前提下,指導如何儘快搶救被埋人員。

  “緊急救援有極大危險,震後的廢墟往往處於不穩定狀態,加之餘震隨時可能發生,必須判斷是否可以進入廢墟安全施救,要提出排除施救障礙的方法,確保成功進行施救。”孔繁鈺主任告訴《中國經濟週刊》,“結構專家在現場經常要對一些關鍵的建築物進行安全鑒定,這是一項需要結構專業知識和豐富經驗的工作,而且有一定風險。但面對災區一些機構和群眾對鑒定房屋的要求,孫柏濤副所長和隊員們只能不分晝夜地工作,根據建築物破壞或受損的狀況,提出可否繼續使用或保障人員安全的措施,由於工作量大,孫所長他們時常一天只能睡三四個小時。”

  在震災發生後,溫家寶總理指派國家救援隊到綿陽的東風汽輪機廠從危樓中搶救被壓埋職工。汽輪機廠的4層專家辦公樓的底層坍塌,只剩上面三層,幾十名職工被壓埋在塌掉的底層中,而兩邊建築向內傾斜,當時余震不斷,救援隊在施救中最擔心是兩側危樓是否坍塌,一旦坍塌將給救援人員的安全帶來極大的危險。

  孫柏濤根據危樓的破壞的情況,明確判斷:這幢樓結構雖然受損,但仍處於暫時穩定狀態,救援人員可以進入現場迫近作業,不會有致命危險。這大大穩定了救援隊員的心理。有了結構專家作後盾,救援隊員沒有後顧之憂,立即行動,接連救出多名受災群眾。

 

文章來源: 中國經濟週刊 責任編輯: 小佳
1   2   下一頁  


[我要糾錯] [推薦]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相關新聞
-震後廢墟中頑強存活36天 堅強肥豬獲名朱堅強(圖)
-台灣慈濟持續援助災區 啟動“三年愛心計劃”
-300斤肥豬廢墟中存活36天獲救 網友被堅強豬感動
-四川地震災區裏的“北京節能屋”[組圖]
-四川災區超75%學校恢復上課 9月1日全面複學復課
網友留言 進入論壇>>
昵 稱 匿名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