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 聞字號:
邱光華機組:我們曾多少次在災區同行
中國網 china.com.cn  時間: 2008-06-10  發表評論>>

新華網成都6月10日電 照片上的他抿著嘴,仿佛攝影師説了什麼逗樂的話。他有沒有女朋友?他平時有什麼愛好?遠在山東的父母是否知道他一次次飛往災區?

當我向陸航團的官兵們詢問張鵬生前事時,幾乎沒有人,能講出一個完整的故事。

這個23歲的戰士,遇難機組中最年輕的一員,實在是太普通了。

戰友們説,張鵬不愛説話,碰上年輕人之間磕磕碰碰的事,總是扭頭就走。家在農村的他,花錢特別“摳”,去年過年的時候上街買回一雙新皮鞋,興奮得像個小孩。

在基層部隊,小車駕駛員是個惹人羨慕的活。但原本不在救災人員名單上的駕駛員張鵬,硬是要求去一線——不開車了,用肩膀和雙手,一趟趟往災區搬運物資。

我在腦海裏,拼湊著一個並不高大的、蹦蹦跳跳的身影:他沒有固定的崗位,而是在忙碌的鳳凰山機場滿場地跑。看到哪需要人手就去幫忙,看到哪架滿載物資的直升機即將起飛,就一個箭步跳上去。他是那麼不起眼,以至於直到飛機失事消息傳來、部隊清點人數,人們才知道,張鵬上了那架再也沒有回來的734直升機。

這位自山東滕州來到天府之國從軍的戰士一定知道,從地震發生的那一刻起,全中國的心,都和四川連在了一起……

一次次的講述,讓我認識了小戰士張鵬,認識了還有11個月就停飛的機長邱光華,認識了沒有來得及辦婚禮的副駕駛李月,認識了工作上鐵面無私的老機械師王懷忠和女兒才1歲的機械師陳林。

在災區採訪的幾十天裏,我和我的同事們,不知曾多少次登上他們的直升機,或是在機場和塔臺上與他們擦肩而過。在直升機並不寬敞的空間裏,我們本該記住他們。但我們顧不上了——我們膽戰心驚地盯著窗外的群山和湍急的岷江水,我們惦記著早一點到達災區的廢墟與帳篷、早一點直擊發生在那裏的一切一切……

無法彌補的遺憾。曾無數次與他們同行的我們,竟然也只能在遺像中瞻仰他們的面容,在戰友們的追憶中走進他們的世界!

站在邱光華的房間裏,我翻看著他的書桌上一摞墨綠色封皮的飛行日記,凝視著那張寫滿了親朋電話號碼的紙條。坐在王懷遠的辦公桌前,我聽同事們靜靜地回憶他們與“王大爺”的最後一面……

我想面對他們的愛人、父母和未成年的兒女。我想知道,挽救了無數個生命和家庭的他們,有著一個怎樣溫馨的、付出許多的家庭。我更想知道,當直升機一次次盤旋在茂縣的天空,住在窩棚裏的白髮雙親是否想過,他們的兒子邱光華,為什麼不停下來,把他們接出災區……

記者變成了一個殘酷的職業,如果你清楚獲取資訊的代價——增添他們的悲傷,或是打破他們明知渺茫卻仍存一線的希望。

最終,我還是沒有採訪烈士們的親人。

烈士遺體找到的消息傳來,昨天採訪過的一位盲人的話,猛地在耳邊響起。

——“在天上飛的人,要保重啊!”

在北川縣擂鼓鎮人聲鼎沸的帳篷村裏,趙福仁專注地聆聽著直升機從頭頂掠過的聲音。他甚至能準確地説出每天在這裡來來回回的,有多少架飛機。

失明已經20年的他沒有見過直升機。但他認為,直升機應該有蝴蝶一樣的大翅膀、蜻蜓一樣的翹尾巴。他還知道,這些直升機從他家鄉的廢墟裏,救出了好多好多的生命……(記者白瑞雪)

文章來源: 新華網 責任編輯: 羅琪
[我要糾錯] [推薦]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網友留言 進入論壇>>
昵 稱 匿名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