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 聞字號:
災區的天空,將永遠銘刻他們不朽的名字
中國網 china.com.cn  時間: 2008-06-10  發表評論>>

“92734——”

這架自5月12日以來早已為災區天空所熟悉的直升機,從5月31日那一刻,已永遠地隕落,再也不能忙碌地搶運傷員和物資了,再也不能為祖國而飛翔了。

邱光華、李月、王懷遠、陳林、張鵬,這5位不知為多少災區人民運去了急需的食品、藥品、水和其他物資,並從道路阻斷的災區搶運出不知多少危重傷員的機組人員,他們生命,從此定格成為永恒。

早在失事消息傳來那一刻,我就意識到了這是一個幾乎沒有生還可能的噩耗,但,10天來,我仍然以一種執著的僥倖心理,期待著奇跡的發生——在參加抗震救災報道期間,我幾乎每天都要乘坐他們駕駛的直升機在災區奔波。

他們,是我的採訪和報道對象,更是我生死與共的戰友。

僅734號機組,就在這次抗震救災中執行飛行任務63架次,運送物資25.8噸,運送救災人員87名,轉移受災群眾234名。

他們用自己的勇氣和努力,為災區人民創造了數不清的生命奇跡。這一次,他們難道就不能為自己創造一個生還的奇跡?

我們有太多的理由期待啊——

51歲的邱光華,共和國第一代少數民族飛行員。再有11個月,他就要告別藍天,為自己一生的航跡畫上光榮的句號。在他5800小時的飛行經歷中,他曾無數次地在沒有航線的高原、山區開闢航線,作為一名軍人,他能駕駛直升機把高難度的戰術動作演繹得如行雲流水。

在整個陸航團,他是經驗最豐富的飛行員之一。他也是我國第一批駕駛米-171直升機的飛行員之一,他對自己駕駛的直升機的熟悉勝過對自己身體的熟悉。在機場上,記者曾不止一次地看到他提醒年輕的同事們,如何在山區飛行中規避風險。

從驚險的飛行中安全歸來,于邱光華來説,實在是太尋常了。

與邱光華相比,1980年出生的李月的飛行生涯才剛剛開始。但,在他僅僅560小時的飛行中,李月已經歷過了神舟六號返回艙回收、中印聯合軍演和抗擊冰雪飛行任務,在這次抗震救災的飛行中,他年輕的雙翼,托起了不知多少生命的希望。

因為抗擊冰雪、軍事訓練以及抗震救災,今年1月就領了結婚證的李月一直沒來得及辦婚禮。他和他年輕的妻子旅遊結婚的心願還沒有實現……

47歲的空中機械師王懷遠,也曾是一位飛行員。在因身體原因停飛後,離不開藍天的他又輾轉走上了空中機械師的崗位。戰友們都知道,他是停機坪上的“老大”,他甚至不允許戰友們在工作中開玩笑。

對這樣一位對戰友生命負責、對直升機嚴格負責的人,對一位“愛軍精武標兵”來説,有什麼奇跡是不可能的?

還有28歲的空中機械師陳林。就在失事的前一天,妻子還帶著剛滿周歲的女兒來看望已經半個多月沒有見面的他……

1984年出生的張鵬,是5人中唯一一位士官。作為一名黨員發展對象,他還在期待著黨組織考察他的表現……

他們,是一群如此優秀的軍人。然而,第64次飛行中,他們卻沒返回——

他們救出的人數十上百,他們帶給了無數人生的希望,卻唯獨沒有給自己在最後關頭爭取出一線生機。

地震發生以來,有多少重災區斷路、斷電、斷水、斷通訊,全靠他們駕駛的直升機帶去生的希望和資訊?

正是他們所在的部隊,第一個從空中抵達汶川、茂縣、映秀、北川等重災區,第一個將食品、藥品等救災物資送到災區群眾手中,第一個從災區運回傷員,第一個搭載通信小分隊飛抵汶川,第一個將通信設備運抵災區……

從地震發生幾十分鐘後第一架直升機起飛以來,這些雄鷹就一刻也沒有停止過飛翔。

他們因此被災區人民譽為“吉祥鳥”,但,災區人民所不知道的是,這些為他們帶來生存希望的“吉祥鳥”,自身卻始終冒著巨大的風險——

數千米高山間陡峭的峽谷,湍急多變的氣流,常年籠罩的雲霧……而這些重災區,不管是映秀鎮還是汶川、茂縣縣城,全都坐落在岷江邊狹長的山谷裏,幾乎沒有直升機盤旋和降落的空間,飛行員,完全要靠肉眼目視操作、完全要靠經驗完成一次次驚險的起降。

他們完全知道在這條山谷中飛行的風險,然而,他們卻毫不猶豫地選擇了更頻繁的飛行,以維護這條“空中生命線”的暢通。

然而,5月31日14時56分,當低雲大霧和強氣流突然同時來襲,這架連續征戰在災區天空上的雄鷹終於折翼隕落……

雄鷹折翼,鷹魂卻將永遠高翔。英雄遠去,英雄的名字,必將被災區人民永遠牢記,必將被培養了他們的人民軍隊永遠牢記,也必將被祖國和民族永遠牢記。

無論過去多久,人們都將在2008年汶川大地震黑色的記錄中,在這方被撕裂的土地上和受傷的天空中,看到這些英雄的名字。(記者徐壯志)

文章來源: 新華網 責任編輯: 羅琪
[我要糾錯] [推薦]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網友留言 進入論壇>>
昵 稱 匿名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