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 聞字號:
追記成都軍區某陸航團邱光華機組
中國網 china.com.cn  時間: 2008-06-10  發表評論>>

折放在書桌一側的紙條上,密密麻麻記了十多個電話號碼。從名字上判斷,前面兩個號碼,顯然是主人兄弟的。

離開前,主人似乎與其中某個號碼聯繫過——或許,那就是他留給親人最後的聲音。

挂在書桌對面的軍裝上,赫然寫著主人的名字:邱光華。

5月31日13時,成都軍區某陸航團51歲的特級飛行員邱光華和他的734機組——27歲的副駕駛李月,47歲的空勤機械師王懷遠,28歲的空勤機械師陳林,23歲的物資裝卸和地面警戒員張鵬,前往理縣執行救災任務。

當日下午,直升機在返航途中,遭遇天氣突變,不幸失事……

6月10日10時55分,直升機殘骸在深山峽谷中找到,機上人員全部遇難。

雄鷹一樣的5位勇士,永遠地匯入到了川西北的青山之中。

戰士,聞令而動

“每一回飛行,都是與死神擦肩而過。”回憶5月12日以來一次次拯救生命的飛行,48歲的陸航團飛行員陳遠康説,拐彎、拉升、降落,飛行員的每個動作只有一次機會。

在峽谷中貼著山峰飛行,在狹窄的江邊尋找降落點,在強烈的氣流中顛簸……所有乘過直升機進入震中的人們,都忘不了視線周圍每過三四百米就拐彎的大山,忘不了視線下方湍急的江水,忘不了山頭之間蜘蛛網一樣的高壓線……

陳遠康記得,部隊投入抗震救災以來,邱光華幾乎每天都要提醒大家:“溝裏風向變化太快,一定要注意高度……”

5月31日12時,接到團長余志榮命令——運送10名防疫專家前往理縣,當天已經執行了2個架次任務的機長邱光華和副駕駛李月、機械師陳林立即作飛行準備。得知機上還缺一名空勤機械師,正在午休的王懷遠一躍而起。快要起飛時,這些天來一直在幫各機組裝卸物資的士官張鵬也蹦上了直升機。

5名聞令而動的戰士,沒有猶豫,就像地震發生時他們的第一反應——請戰,請戰!

震後第3分鐘,陸航團啟動應急預案;

第30分鐘,所有直升機進入待飛狀態;

第118分鐘,2架直升機飛向震中……

那麼多的救災物資,早一分鐘完成裝卸,就能早一點到達災區。戰士張鵬,坐不住了。已被支部列為黨員發展對象的他,提出了一個讓人難以拒絕的請求:請黨組織在抗震救災的戰場上考察我!

接下來的日子裏,這個平時話特別少的戰士,似乎一下子迸發出了全部的熱情:大部分官兵輪班工作,他卻每天從早到晚穿梭在倉庫和直升機、成都和重災區之間;無論多晚歸來,他總不忘提醒值班員,明天一定早點叫他起床,十幾天裏他完成了170個架次物資的裝卸任務;團裏交納特殊黨費,他把兜裏僅有的80元,作為一個非黨員的特殊黨費交了出來……

機長邱光華原本也不在救災人員名單上。按照飛行員管理的有關規定,還有11個月,他就將到齡停飛——而他的老家就在重災區。

邱光華説,這一帶地形複雜,我經驗比較豐富,應該到最前線去,而且,我還能多帶帶年輕同志,讓他們儘快成長起來。

作為我國培養的第一代少數民族飛行員,來自羌寨的邱光華,是茂縣人的驕傲。這次災難中,家中房屋被毀,年近80歲的父母住進了窩棚——這是地震發生5天之後,邱光華才得知的消息。通訊中斷的那些天裏,面對同事們的安慰,邱光華總是喃喃低語:“什麼消息都沒有,估計沒希望了……”

其實,從大地震發生當天起,邱光華就曾多次飛過家鄉上空。一次搶運傷員時,機降點距家不足800米,在等待升空的間隙,他仍然沒有離機回家。

當直升機飛越滿目瘡痍的故鄉,邱光華的眼中是否有淚?當他的機組從災區接出一批又一批傷員,他是否在人群中尋找過白髮的雙親?

這一切,我們已經無從知曉了。

但我們知道,邱光華所在的陸航團,包括團長在內,7名飛行員的家都在重災區。他們無暇顧及親人,無法顧及危險,因為前方,有戰士必赴的使命。

如同此前的63次飛行一樣,當邱光華機組第64次飛向地震災區時,人們安靜地等待著,等待他們帶回傷員和一大堆替災區群眾報平安的紙條。

然而——這一次,雄鷹卻選擇了在他們熱愛的土地上空,永遠地飛翔……

雄鷹,嚮往藍天

搜救,從直升機失事那一刻就開始了。

在汶川縣城至映秀鎮的山谷間,直升機和地面部隊拉開了一張天地搜救的大網,人們在這條曾創造無數生命奇跡的通道中,再一次期待著奇跡的發生。

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整個中國,都在聚焦那架尾號為734的直升機。

這是一架上個世紀90年代初裝備部隊的米-171直升機。

把這批飛機從廠家接飛回國的,正是邱光華。

在陸航團年輕飛行員眼中,有著5800小時飛行經歷的邱光華不僅是全大隊最年長者,也是經驗最豐富、技術超一流的飛行員。

他們清楚地記得,1999年10月,當接到把遇險臺胞接出貴州山區的命令後,是邱光華冒著細雨在沒有航線的高原上開闢出了一條新航線;

他們清楚地記得,在2000年的一次軍事演習中,是邱光華機組以高難度的戰術動作震驚全場……

王懷遠曾經是殲擊機飛行員,一次身體小恙導致停飛。

或許只有當過飛行員的人,才能理解他們對於藍天的嚮往。從地面機械師到空勤機械師,不放棄的王懷遠重回藍天,帶出了一批為飛行員護航的年輕機械師。

1985年底,西藏墨脫髮生嚴重雪災,部隊派出4架直升機參加搶險。

在這次“黑鷹”首次救災行動中,運輸機把一架“黑鷹”空運到西藏。負責拆卸和組裝工作的王懷遠,和同事們一起僅用了4個小時就完成了直升機的組裝。冰天雪地中,為了保持電瓶的溫度,他把自己的衣服脫下來蓋住設備,邊吸氧邊操作……

先後在直升機修理廠、機務大隊擔任過領導職務的王懷遠,對外場和內場工作都高度熟悉。團裝備處發動機主任閆二虎説,平時他們只要一提起某種故障的情形,王懷遠都能立即説出問題出在哪、怎麼解決。

團裏的年輕人對王懷遠又愛又怕。平時,兄長一般的他喜歡跟大家一起聊天、抽煙。可一到停機坪,誰開個玩笑,他都要干涉。

王懷遠説,我嚴格要求,是對戰友們的生命負責!

28歲的陳林,2001年從軍校畢業後短短4年就通過考核,從地面機械師成為空勤機械師,是同批技術人員中第一個“提空”的。

每一次飛行結束,他都要爬進密不通風的尾梁,仔細檢查每一個部件。他所在的中隊,機務維護水準一直走在全團前列。

還有被列為重點人才培養的李月,駕駛技術出色的張鵬……

若沒有這場不期而至的事故,這該是一個多麼優秀的組合!

戰友們在盤旋的鐵鷹裏焦急地尋找著邱光華機組的一絲絲痕跡。一下機,涌上心頭的,又是昔日共事的點點滴滴。

飛行大隊教導員向守友説,邱光華頭髮都有些花白了,但還總把自己當作“新同志”。點名、集合,他比誰都先到;打掃衛生,他總是第一個拿起工具。當一家直升機公司用豐厚的年薪邀請他加盟時,邱光華拒絕了:“我從山裏走出來不容易,要珍惜黨和人民給的榮譽。”

飛行員王朝勇説,自從2003年畢業分配到陸航團後,李月的每一個除夕都是在值班室度過的;家在駐地的李月,總是把團聚機會讓給兩地分居的戰友……

5月31日下午,汶川縣漩口鎮群益村,一架直升機從天空掠過。3歲的魏佳麗拉著奶奶胡群輝的手:“奶奶,那個直升機要飛到哪去喃?”

老人看了看空中鐵鷹行進的方向:“直升機怕是要回家了。”

“那它還回不回來?”孫女又問。

“吉祥鳥每天都來。你喜歡看,我就每天都帶你來看……”

胡群輝堅持認為,她們所看到的,就是那架尾號為734的直升機。

勇士,還在身邊

張鵬的房間原封未動。從直升機失事到現在,戰友們仍然相信,他會回來的。

房間的外墻上,挂著一部紅色的電話機。

出發時,張鵬是否就是站在這裡,給遠在山東滕州農村的父母去了最後一個電話?

陸航團管理股管理員高躍説,參加抗震救災以來,張鵬的話突然多了起來。睡在車裏、走在路上,時不時跟戰友們説説在災區看到的人和事。

“我想收養一個孤兒。”一個晚上,張鵬突然冒出這麼一句。

高躍啞然失笑:“小屁孩兒,你自己還沒長大呢!”

“長沒長大不在於年齡,而在於是否懂得了責任,是否勇於去擔當責任。”

張鵬一字一頓的回答,讓高躍怔住了。

災難,讓這個長著一張娃娃臉、幾天前還在為沒能跟明星合上影而沮喪的男孩,長大了。

惦念著災區孤兒的張鵬走了,734號機組走了……留下的是一串用生命寫成的數字:大地震以來,734號機組連續執行複雜地理、氣象環境條件地區搶運受傷群眾和運送救災物資任務,飛行63架次,運送物資25.8噸,運送救災人員87名,轉移受災群眾234名……

“一架直升機,裝不下多少傷員啊。”李月好幾次跟同事們説,“直升機要是能不休息就好了,我願意從早到晚不停歇地飛。”

李月是家中的獨子。今年初,剛剛領了結婚證的他還沒有來得及舉辦婚禮,就投入了抗雪救災工作。隨後紛至而來的任務,讓婚禮一次又一次推遲。

旅遊結婚,是李月最初的想法。熱愛攝影的他,電腦裏存滿了花草、動物的照片。他想用鏡頭,在名山大川的背景裏留下最美的蜜月記憶。

新郎和攝影師,卻永遠缺席了。

陳林曾向戰友們描述他唸唸不忘的一幕:一對受傷的映秀夫婦被送上飛機後,一直緊緊地擁抱在一起。機組人員安慰他們説,沒事,沒事,咱們已經安全了,但兩人還是不分開。

不知陳林是否在某一次報平安的電話中,把這個故事告訴了妻子?如今痛失丈夫的妻子,是否會在憶起這一幕時,責怪丈夫沒有多留些團聚的時間?

地震發生後,陸航團在操場為飛行員家屬搭建了避災帳篷。陳林卻堅決不讓妻子來隊:“團裏這麼忙,不要添麻煩了!”

5月30日11時,當妻子帶著剛滿周歲的女兒來隊看望已經半個多月沒有見面的陳林,誰也沒有想到,這就是夫妻、父女的最後一面……

邱光華的妻子,至今沒有工作。戰友們小心翼翼地説出飛機失事的消息後,她説:“我能接受這個事實,我為他們的英勇行為感到光榮和自豪……”

此言,讓一屋慟哭。

或許王懷遠再也無法兌現自己的承諾了——就在直升機失事前幾天,他對患有腿疾的弟弟説,執行完這次任務,就帶他到大醫院做假肢。

繁忙的工作,讓王懷遠無暇顧家。妻子先是隨軍,後來又不得不辭去教師工作,全力照顧丈夫和明年就要參加高考的女兒。經濟適用房剛剛裝修完,現在每月還著一筆數目不小的貸款……

還有幾年就能退休的王懷遠,早已替自己的退休生活做好了安排——回四川瀘縣的老家,種橘子。

他常常説,農民的兒子,不能離開土地……

正是為了這片摯愛的土地,734機組獻出了一切。

正是為了這片摯愛的土地,他們的戰友又駕駛著雄鷹飛向了藍天……

青山作證,在這片飽經災難的土地上,一度荒蕪的田間已插滿秧苗,昨日的廢墟上正在升起嫋嫋炊煙……(記者曹智、劉永華、白瑞雪、李宣良)

文章來源: 新華網 責任編輯: 羅琪
[我要糾錯] [推薦]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網友留言 進入論壇>>
昵 稱 匿名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