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 聞字號:
幹部在直升機上寫紙條讓災民鏟出可供降落場地
中國網 china.com.cn  時間: 2008-05-17  發表評論>>

地震發生後,綿竹市金花鎮龍保坪村70多名村民被困山中。該村村主任帶著兩名村民到山外求援。最終,他們找到了解放軍戰士,38名村民被帶出。昨天,直升機為留守的村民投放了食物。隨著這些食物“從天而降”的還有德陽一名幹部在直升機上寫就的“救災指南”。與此同時,與外界失去聯繫的綿竹山區3個鄉鎮的村民翻山越嶺,長時間跋涉,終於自救成功。

山包合併阻斷出山路

綿竹的天池、清平、金花3個鎮地處山區內,有的村子甚至建在半山腰,這3個鎮有兩萬多常住人口。地震發生後,山體移位將山路完全封死,並形成多個懸湖。

龍保坪村為金花鎮最裏側的一個山村,距離地震震中汶川不足30公里,該村房屋幾乎全部被夷為平地。村民李順兵説,地震雖然震塌了房子,因民房的房頂都是木結構,大家自救又比較及時,村內78名村民只有1人死亡。

但地震阻斷了出山的道路,大量的山體滑坡將道路堵死。李順兵説,地震導致多處山包移位,兩處山包合併成一處,簡單繞行根本出不去,他們也根本不敢走因地震而形成的山包。

村主任冒險出山求援

通訊中斷,使這裡成為孤島,山上的食物儲備也不多。衝出去,或是待在山上等待救援,成為擺在村主任徐銘面前的兩難選擇。經過深思熟慮,徐銘作出一個大膽的決定:由他帶領兩名村民摸索著山路出山。如果出去了,他立即做嚮導帶人來營救村民;如果他沒有回來,説明出山的路無法走通,村民們就留在山上固守待援。

徐銘率領村裏10多名未受傷的小夥子從山上接來泉水,又從倒塌的房屋中翻出米麵,安置好全村的男女老少。5月14日早上6點,徐銘將照顧好村民的重擔交給李順兵,自己帶著兩名村民踏上了出山的小路。

李順兵説,徐銘出山時,他感到特別悲壯。徐銘身上,承載著全村人民的希望。

解放軍進山帶出村民

8小時後,徐銘終於走出了山區,找到解放軍求救。15日上午6點,解放軍某部駐渝紅軍師派出62名解放軍戰士,由徐銘做嚮導回山區尋人。

紅軍師多日來一直在尋找山裏百姓的下落,但因地形不熟,救援困難。接到徐銘的求救後,他們從偵察營、工兵營、防化營抽調精兵強將組建了由62人組成的特種偵察小分隊,進山救人,並偵察後山的地質狀況。

6小時急行軍後,解放軍戰士在徐銘的帶領下回到村子。經過簡單休整,解放軍帶領38名未受傷的村民踏上出山的路程。這一次,徐銘和另外3名解放軍戰士選擇了留下照顧受傷的村民。當晚11點多,38名村民被成功帶出山區,並被安置在設立在綿竹體育場的臨時帳篷內。

直升機定點空投食品

徐銘冒著生命危險用8小時探尋出的到底是怎樣的一條路?

昨天,記者隨成都軍區陸航團的直升機從空中查看了受災後的山區。下午兩點,記者隨解放軍戰士從綿竹市玉泉鎮登機出發,進入天池、清平、金花3個鎮上空。原本一片綠色的山體上出現一塊塊因山體滑坡而形成的黃色裸露地帶,大批樹木損毀,唯一的山間公路損毀嚴重。兩處山包合圍到一起,山包的上方是被截斷的河流,已經形成“懸湖”。

隨著直升機的行進,破敗的村莊一一齣現,村莊內到處是坍塌成廢墟的房屋。看見直升機,村民紛紛追著直升機跑,邊搖晃手中的衣服邊呼喊。“他們就在我們身下,我們卻無能為力。”一名女軍醫哭著説。

傳單留字鼓勵老百姓

原綿竹市副市長、現任德陽市駐京辦事處主任的高紅梅也隨機前往觀察災情。從飛機上看,村民們拼出“SOS”的求救符號清晰可見。含著熱淚,高紅梅用筆在抗震救災傳單上匆匆寫字:“把SOS旁邊的房子剷平,大樹撤掉,電線清理,場地擴大!明天再來”。

高紅梅將寫好字的傳單別在空投的食物上扔下,然後繼續寫下一張。在通訊中斷的情況下,這種原始的傳遞方式,凝聚著無限的牽掛。

直升機原打算將龍保坪村的老百姓接出。據李順兵説,村前的河灘上有處開闊地,直升機可以降落。飛臨龍保坪村後,預定降落的河灘鵝卵石過多,直升機駕駛員多次嘗試降落不成功。直升機只得將所有食品投下,被迫返航。

大批村民從山中走出

與此同時,1000多名解放軍戰士帶著乾糧繼續進山搜尋,北京市紅十字會和999急救中心的救援醫生徒步兩個多小時進山搜尋。

這些付出在昨天下午得到回報,部分解放軍戰士在山中遇到多批來自綿竹天池、清平等鎮的村民。這些村民大多走了七八個小時山路,因山體時有滑坡,20多名村民和解放軍戰士受傷。幸好,999急救中心的人員趕到,為傷員進行包紮。

據記者不完全統計,僅昨天一天,就有近千名村民冒險從山中走出。

掩埋死者尊重當地習俗

16日清晨,在重災區綿竹市金花鎮,空軍空降兵某團教導員許虎仍在率領官兵進行挖救。在一片破碎的瓦礫堆,一具男屍露了出來。現場的官兵,迅速拿來消毒液對屍體進行消毒,並找來一塊門板準備做擔架。大家招呼著,從地上扯起一塊深紅色的絨窗簾,自動在現場拉出一個屏擋。許虎説:“挽救死者,也要尊重死者。”他們在救援中比較注意救援的細節,比如:掩埋屍體時,要給屍體下面墊塊木板,按照當地風俗,家屬怕死者受寒。

在屍體露出來後,地上又突然出現了一次強烈的余震,傾倒的房屋隨時可能再次坍塌。死者妻子胡慧英哭著提醒救援官兵:“你們解放軍要注意安全啊。他已經死了,你們不能再受傷了。”

許虎將胡慧英勸到一邊,怕她受不了打擊。許虎説:“來現場之前,我對士兵説,只要你盡力去救,就能給別人一次新的生命。看到這樣的悲劇,我覺得自己很無力。”

為了尊重遇難者,救援部隊沒有選擇挖掘機,而堅持用手挖掘。許虎説:“因為發現時,就已經停止呼吸了,時間就不是最重要的問題,用挖掘機,會把屍體弄得很難看,家屬就在一邊等著,我們不忍心。雖然用手挖慢一些,但家屬心裏會好受一些。”

許虎説,救援隊的另一個重要工作,就是對遇難者家屬進行勸解,“這裡的老百姓都很善良,對我們的工作都很理解,也不上來比比劃劃,就安靜的在一邊等”。

三天來,許虎率領官兵已從廢墟中已救出了幾十條生命。許虎説,他到現場,就是想挖出更多的活人,而不是屍體,“一直想著多救一些人,總想多救一些”。

對於有家屬來認領的屍體,他們還要幫助老鄉,把屍體掩埋。士兵們把屍體抬到離廢墟500米遠的一片菜地中,挖坑掩埋。許虎説:“為了防止疫情的發生,我們要先在地上鋪一層石灰,放入屍體後,要再撒一層石灰,進行充分的殺菌。”

為了去除異味和消毒,挖掘每進行半個小時,就要給屍體噴灑一次消毒液。每個負責挖掘的士兵,手上都戴著特製的膠皮手套,戴著口罩。

對於沒有人認領的屍體,則由當地政府負責掩埋。對於這樣的無名墓群,23歲的救援兵張家偉説:“希望這場災難過後,政府能給這些無名墓群,立個碑。”

文章來源: 京華時報 責任編輯: 悠悠
1   2   下一頁  


[我要糾錯] [推薦]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相關新聞
-5月16日10時20分 甘肅受災的所有國省幹線公路全部搶通
-90多小時後 河南消防在鎣華鎮探測出2條生命
-映秀鎮災區目擊:每隔十來分鐘,就有直升機降落
-災區17日和19日將有降雨 今明兩天開始一段晴好天氣
-中國解放軍在地震災區緊急部署兩所野戰機動醫院
網友留言 進入論壇>>
昵 稱 匿名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