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中心轉播到騰訊微網志字號:

崔吉俊

新聞中心-中國網 news.china.com.cn  時間: 2011-10-28  發表評論>>

就在神舟七號發射前兩個月,時任發射場系統副總指揮的崔吉俊接過指揮棒,出任總指揮。

對於這個突然的任命,多年從事航太發射的崔吉俊並不感到壓力,因為他胸有成竹。"神舟"一號、"神舟"二號發射成功後,崔吉俊擔任了發射場系統副總指揮,指導了一線單位針對航太測試發射十幾個階段、一百多個節點的技術安全控制過程,先後建立完善了各級各類人員的崗位責任制、操作規程和方案預案,編印了成套試驗正規化文書,形成了文件管理、過程式控制制、狀態確認、節點把關的品質管理新體系,實現了發射場品質管理由傳統經驗型向科學化、規範化、精細化的轉變。"神五"發射成功後,他又主編了數百萬字的《921工程首次載人飛行任務重要文書彙編》、《載人航太測試發射總體技術文匯》。原載人航太工程總設計師王永志看了這些資料後説:"太珍貴了,這對今後的載人航太發射任務具有重要意義。"

對於中國載人航太工程,神舟七號任務是第二步的開端,至關重要;而對於剛剛出任總指揮的崔吉俊,也在他的航太征程中,再次迎來一次新的挑戰。

溫飛:這次出任總指揮,是在神舟七號任務之前的兩個月吧?

崔吉俊:就是7月份。

溫飛:那時候一下子接到這樣的任命,第一反應是什麼?是不是覺得挺突然的?

崔吉俊:也不突然,因為我過去一直當副總指揮,對一些具體工作也比較熟悉。所以這種變化,對我來講有思想準備,也有技術儲備。

溫飛:當時接到這個任命的時候,您並沒有感覺太多的壓力和擔心?

崔吉俊:對。因為這個工作,這種事業,靠大家來幹,你只不過在關鍵的一些結點上,在一些重要的問題上做出決策,具體各部門的工作都是由各級指揮員和各個崗位的操作手來完成,實際上他們最清楚了。毛主席不是説過,從某種意義上説,最聰明,最有才幹的,是最有實戰經驗的戰士。

溫飛:從副總指揮變成總指揮,在離發射時間很短的情況下,您怎麼樣去迅速完成這個角色的轉換?

崔吉俊:我覺得是迅速轉換,也是非常自然地轉換。沒有感覺很突然。

溫飛:在這次神七飛行中,發射場的主要任務是什麼?

崔吉俊:主要有幾下幾方面:一是負責發射場區各項工作的統一組織指揮,比如説承擔火箭的組裝、測試、加注發射的一崗操作;為艙外航太服、伴隨衛星、飛船的組裝、測試和發射提供保障。二是完成火箭、飛船的跟蹤測量和控制,待發段、上升段逃逸救生的判定、控制以及指揮,上升段陸上應急搜救,副著陸場返回艙搜索回收和航太員救援等。三是參加運作段、返回段和伴飛段跟蹤測量,以及參加運作段應急搜救任務。四是提供發射場區通信、氣象、計量、推進劑化驗等技術勤務保障。

溫飛:發射場承擔的任務之一就是要對發射前的所有問題進行測試和排除,這個過程是不是特別複雜?

崔吉俊:對。比如説艙外航太服,相當複雜。它有專門的技術人員進行研製、進行測試,發射中心只是提供技術支援和保障,出了問題要組織進行處理。因為艙外航太服關係到航太員出艙活動成功與否甚至直接影響到我們航太員的生命安全,決定我們整個任務的成敗,所以我們要求非常嚴格,任何技術細節都不能出現問題,出現任何問題都必須嚴格進行歸零處理,應該説難度是很大的。

溫飛:我們都知道,這次神七任務與前兩次完全不同,也是我國航太計劃第二步的開端。從任務的角度,您覺得這次神七任務的壓力和挑戰是什麼?或者它的難點是什麼?

崔吉俊:這次神七任務的最大亮點,是航太員出艙,還要釋放一顆伴飛衛星。這兩者對我們發射場也帶來一定的難度。比如説,艙外航太服這次首次進入發射場,我們在制定整個任務的測試發射流程時,就要考慮到艙外服在發射中心的測試安排。艙外服是由航太醫學研究所他們具體測試,我們提供技術保障,這裡面就有科學地進行安排和計劃調度的問題。

這次在測試當中,艙外服還出現了兩個故障,一個是俄羅斯進口的海鷹號艙外服,它的氣液組合插座液路閥滲水。由於這個設備是俄羅斯進口的,我們就不能私自處理,儘管有備份的氣液組合插座,我們換起來也比較方便,但是對我們航太産品來講,是嚴格控制品質,就不能私自換,而且俄羅斯方面規定,出了問題要讓人家來處理。這樣我們和俄羅斯方面用傳真,用國際長途電話多次進行溝通,最後俄羅斯專家同意由我們來更換,備件包裏就有這個插座的備件。還有我們國産的飛天艙外服的備份,供電的一個開關發生了一些問題,在焊接的時候發生了虛焊,導致了故障,最後也徹底歸零,處理好了。所以,這些問題都是我們原來所沒有遇到的。在任務實施的過程當中,確實我們也調整了好幾次計劃,比較科學地進行了調度和控制,應該説取得了好的效果

溫飛:看來我們的檢查是非常嚴格和仔細,這樣一些小毛病,都沒有逃過我們專業人員的眼睛。

崔吉俊:對,我歸納我們發射中心的職責,一個是控制計劃,另一個是控制品質。因為進入發射場之後,這七大系統,都是由發射場進行統一的組織指揮協調,制定計劃,制定品質控制措施,嚴格地按照規範去實施。所以我們的責任重大在於,要把好進度和品質兩道關口,既要保證進度,更要保證品質。

溫飛:這次執行神七任務,對您個人而言,您覺得最大的壓力和挑戰是什麼?

崔吉俊:對於執行這個任務,我感到胸有成竹,很有把握,因為我們進行了兩年多的準備,從去年7月份總裝開了神舟七號任務動員部署會後,我們就開始對發射場各個系統的設施設備進行檢修檢測和改造,今年4月份又進行了第二輪的檢修檢測,應該説不管是從設施設備,具體操作,還有我們的人員隊伍,準備都是比較充分的。再加上我們酒泉發射中心已經成功發射了6艘飛船,包括2艘載人飛船,各級指揮員和操作人員都積累了比較豐富的經驗。只要我們認真按照胡主席"三個精心,兩個確保"的指示去做,我覺得我們能夠很從容地去應對,沒有大問題。

我較大的壓力是媒體的接待和安排。媒體來了200多人,都是主流媒體,都要直播,都在現場爭設備,爭人員,爭時間,爭資源。媒體對我們操作手,各級指揮員,採訪的很多,我真怕影響我們工作的精力。另外,他們還要佔有一定的資源,要用電,要用電話,要開通國際互連網,光電話就開通了60多部,國際長途,國內長途,還有軍線直播,我們酒泉發射中心這兩年寬頻網際網路是關閉的。這一系列的事情,給我帶來的壓力,可能比我執行任務本身還要大。但是,人家宣傳載人航太,宣傳我們酒泉發射中心,是服務於全國人民的,所以我們應當也必須要配合,需要在時間上,精力上都要合理進行分配。

1   2   3   4   下一頁  


文章來源: 新華網 責任編輯: 夢炫
官方微網志
[我要糾錯] [推薦]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
網友留言 進入論壇>>
用戶名 密碼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