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訊昨天,青海宣佈于9月1日起調整全省最低工資標準,成為今年第27個確定上調最低工資的省份。

自2月1日江蘇率先上調最低工資,半年已過,全國除港澳臺外的31個省份已有27個調整了最低工資標準,僅甘肅、廣西、貴州、重慶沒有公佈最低工資調整方案。其中,月最低工資標準最高的上海市為1120元,小時最低工資標準最高的北京市為11元,海南最低工資平均增幅達37%,位列全國之首。

海南四川西藏等增幅達30%

根據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2003年通過的《最低工資規定》,最低工資標準每兩年至少調整一次。因2009年全球金融危機影響,人社部2008年11月發出通知稱,根據當前經濟形勢和企業實際,暫緩調整企業最低工資標準。最低工資就此原地“趴”了近兩年。

隨著經濟形勢好轉,江浙滬等沿海經濟較發達地區自今年2月開始陸續調整最低工資。江蘇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廳勞動關係處處長金鑫認為,“民工荒”促使當地加快調整最低工資。

記者據公開資料統計,至少有20個省份漲幅超過20%,這在中西部和東部欠發達地區尤其明顯,而海南、四川、西藏等地增幅達30%。

最低工資金額東部地區領先

從最低工資金額上看,東部地區仍明顯處於領先位置。其中,上海以及廣東廣州、浙江杭州等地的最低工資均在千元以上。

從調整頻率來看,經濟發達地區調整相對頻繁,上海今年已是第17次調整,除2009年外,每年都調整最低工資標準。天津已是14次上調,深圳18次上調,而其他地區基本保持在5至7次間,基本每兩年調整一次。

■分析

上海第17次調整最低工資標準

上海自今年4月1日起,全市月最低工資標準從960元上調為1120元,小時最低工資標準從8元調整為9元。

上海自1993年建立最低工資制度以來,除2009年未作調整外,今年是第17次調整。而今年最低工資標準的調整幅度達到16.7%,漲幅相對較大,增加數額也為歷來之最。

【專家分析】

上海以1120元工資居全國最低工資標準首位,對此,中國勞動學會薪酬專業委員會秘書長孫群義分析認為,上海的每人平均GDP在全國來看都處在較高水準,消費價格水準較高,同時當地的社會平均工資在全國數一數二,根據規定要求,最低工資標準的確定和調整應參考當地就業者及其贍養人口的最低生活費用、城鎮居民消費價格指數、職工平均工資、經濟發展水準、就業狀況等諸多因素,所以上海應該處於前列。

廣東增幅歷年最高吸引工人

廣東省自5月1日起調高該省企業職工最低工資標準,並相應提高非全日制職工最低工資標準,平均增幅超過21.1%,據當地媒體稱,此增幅為歷年最高。

調整後廣東企業職工最低工資標準和非全日制職工最低工資標準均為五個檔次。其中,廣州市執行最高的第一類標準,為1030元/月,增幅19.8%,對應的非全日制職工最低工資標準為9.9元/小時;第二類標準為920元/月,增幅19.5%,執行地區為珠三角地區珠海、佛山、東莞、中山市,對應的非全日制職工最低工資標準為8.8元/小時。

【專家分析】

“由於整個基數較低,所以即便漲了20%,實際上水準相差並不太大,關鍵要看調整以後的水準”,孫群義認為,廣東此次大幅度的調整,也不排除要與江浙等地比拼留住工人的因素,但目前發達地區最低工資標準正逐步趨同,同等經濟發展水準地區的最低工資標準在逐步接近。

而另一方面,中西部地區也在大幅提高工資標準,對此孫群義表示,最低工資標準是雙向的,當地政府需要在勞動者與投資者之間找一個平衡點,既能吸引勞動力,又能留住投資者,這是非常關鍵的。

海南增幅37%位列全國之首

海南省從今年7月1日起將最低工資標準上調200元,具體調整為:一類地區月最低工資標準830元,小時最低工資標準7.2元,適用於海口市、三亞市、洋浦經濟開發區;二類地區月最低工資標準730元,小時最低工資標準6.3元,適用於瓊海市、儋州市;三類地區月最低工資標準680元,小時最低工資標準5.9元,適用於除一、二類地區外的其他市縣。

此次調整後,一類地區增幅31.7%,三類地區增幅高達41.7%,平均增幅達37%,位列全國之首。

【專家分析】

對於海南全國最低工資標準增幅第一的位置,孫群義指出,首先由於此前海南的最低工資標準較低,即便是30%以上的漲幅也才達到830元。

海南如此高增長,中央批復了批准海南國際旅遊島建設計劃,各方面都有較多資本進入,致使物價較快上升,海南此番調整也是綜合這些因素考慮。

但孫群義也表示,由於最低工資標準整體水準並不高,因此,調整後金額的差異並沒有幅度的差異這麼明顯。

大部分地區最低工資漲幅超20%

今年各地陸續對最低工資進行了調整,上海、廣東等多地出現了歷來最大漲幅。

根據已公佈的數據,無論是北京、河北、遼寧、福建、山東、廣東和海南,或是中部的安徽、江西、河南、湖北、湖南,還有四川、雲南、西藏、陜西、寧夏、新疆等地,此次調整的漲幅均在20%以上。

【專家分析】

中國勞動學會薪酬專業委員會秘書長孫群義認為,此前最低工資標準還是2007、2008年的時候調整過的,根據《最低工資》要求,最少兩年之內調整一次,最低工資應當有平均工資的40%到60%。

他認為,由於去年金融危機,企業員工“抱團取暖”,各省份基本都未調整最低工資標準。今年經濟形勢不錯,相對來説,最低工資標準較低,社會上也有很多同樣的聲音希望加快工資調整,今年年初時,胡錦濤主席、溫家寶總理也曾多次提出要提高低收入人群的收入水準。所以這次調整是一次恢復性增長,“也就是把去年沒漲的補回來”。孫群義提到,這也是最低工資較快“歸位”的過程,“達到應該達到的水準”。

對於20%的漲幅,孫群義認為這並不意外,根據文件,最低工資標準增幅也與GDP漲幅較快等因素有關。

孫群義提醒,增長比例固然可以參看,但更重要的是其結果,由於我國最低工資標準一直處於較低水準,所以即便是增長20%,在最後的數額上體現也不會很多。

■記者連線

廣西貴州甘肅重慶尚未調整最低工資標準,四省份均稱:

方案已有均在審批

本報訊目前,尚未正式向社會公佈進行最低工資調整的省市區有廣西、貴州、甘肅、重慶。

記者昨日分別致電廣西、貴州、甘肅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廳,各廳均表示上調方案已出,正在審批中。

廣西壯族自治區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廳勞動工資處工作人員介紹,目前具體調整方案已有,很快就會出來,但未透露此次上調的金額和幅度。

貴州省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廳辦公室羅主任表示,貴州省人保廳已制定好調整方案,目前正在等人保部審批,今年年內能夠出臺。

據《重慶晚報》此前報道,重慶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早在5月份就曾表示,重慶市計劃調整企業職工最低工資標準,具體調整方案已研究制定完成,正在向國家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報批過程中。記者昨日聯繫該局未能接通電話。

甘肅省相關部門也曾在今年5月對媒體表示,該省最低工資標準調整目前當時已在進行前期測算準備工作,年內將出臺具體調整方案。據《蘭州晨報》7月中旬報道,甘肅省最低工資標準調整工作目前正在緊張進行中,全部工作完成後將由省政府批准發佈實施。

本版采寫/本報記者 張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