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 聞字號:
內地富豪香港理財遭遇血洗 知名地産商虧損逾百億
中國網 china.com.cn  時間: 2009-04-24  發表評論>>

知情者稱內地富豪受害者僅露冰山一角

黃明博士是美國康奈爾大學的金融學教授告訴記者,KODA的全稱是Knock Out Discount Accumulator,也被稱為Accumulator,國內翻譯為累計期權,這是一種極其複雜的金融衍生産品,投行是儘量的想兜售這種複雜的衍生産品,他們有很大的激勵機制,在複雜衍生産品上他們賺的越多,這些銷售員的獎金也拿的越多。

面對這麼誘人的理財産品,似乎沒有人能抵擋住誘惑。

賴建平:“所以我們聽了以後,一個個熱血沸騰,這不錯啊,買這個産品,市場上10塊錢東西,我可以8.5元甚至更低8塊就買得到,這不是很好的一個交易嗎?”

當時抱著試一試的心理,賴建平同意荷蘭銀行私人銀行代理購買了這種叫KODA的投資産品。而郝婷則是在星展銀行投資顧問的操作下,購買了同樣的投資産品。後來的對帳單顯示,正是這些叫KODA的産品不僅讓郝婷的8000多萬元血本無歸,而且還倒欠香港星展銀行9000多萬元。

郝婷:“我自己大概算了一下,整個最大合約值,就是他所謂的這個KODA,因為我這個戶口裏邊沒有做過別的東西,他就給我做的這一種東西,那麼最大合約值是6個億。”

記者:“郝婷和賴建平投資這種叫KODA的金融産品,為什麼會遭受這麼大的損失,明明銀行帳戶裏只有8000萬元,為什麼能夠作出6個億的産品,帶著這些問題,我們也聯繫了香港星展銀行,併發去了採訪提綱,但是一直沒有得到他們的回應。那麼這個叫KODA的産品到底是什麼樣的投資理財産品呢?”

美國康奈爾大學教授、長江商學院金融學教授黃明:“Accumulator是一些極其高杠桿的複雜工具。”

黃明博士是美國康奈爾大學的金融學教授,他告訴記者,KODA的全稱是Knock Out Discount Accumulator,也被稱為Accumulator,國內翻譯為累計期權。這是一種極其複雜的金融衍生産品,它可以和外匯、股票、石油期貨等掛鉤,通常和約的期限為一年。

黃明:“一個典型的Accumulator合約,往往是這樣的,投行會跟你説,我這有一隻股票,賣10塊錢一隻,但是你是我的高端客戶,所以我給你打折,8塊錢,每天買個一千股。”

KODA其實是一種與股票掛鉤的期權産品,它設有取消價及行使價,在一年的期限內以低於現時股價的水準為客戶提供股票。KODA有四個特性:1、買入股票的行使價往往比現價低10-20%;2、當股價升過現價3-5%時,合約自行取消;3、當股價跌破行使價時,投資者必須雙倍吸納股票;4、合約期一般為一年,投資者只要有合約金額40%的現金或股票抵押即可購買,因此這一産品往往帶有很高的杠桿性。

黃明:“假如説股票跌到一塊錢了,你還得一年每天買下去,每天得花8塊錢一股來買,雙倍的買,不光雙倍每天買,而且一直要買一年。”

北京大成律師事務所高級合夥人肖金泉:“這個産品設計實際上它這個像一些比較大的金融機構或者銀行他實際上給客戶設計出來,他是和客戶的一個,應該説是一個博弈關係。”

銀行和客戶簽了協議以後,那麼來講實際上在賭,賭這些就是説石油或者期貨的價格或者股票的價格,他們就是説一個增長或者是一個下跌。

肖金泉解釋説,在一般人的概念中,Accumulator就是通過這些私人銀行購買一些優惠打折的股票,同自己在證券市場上操作並無本質區別,然而事實上卻並非如此。這些投資Accumulator的客戶存在帳戶裏的資金,並沒有直接用來購買市場上的股票。

肖金泉:“而客戶他存在銀行裏的錢實際上他已買這個金融衍生産品的保證金了,所以往往就是説你客戶存的兩千萬他根據你的資産狀況他會給你放大,放大就是你購買的數額。”

為什麼這樣一種理財産品會讓許多投資者趨之若騖?專家分析説,一個原因是有些投資者確實偏好高風險高利潤的理財産品,另一個原因是牛市行情中部分投資者盲目相信股市只漲不跌;另外還有一個原因是,許多投資者對這種金融衍生産品的風險並不了解。北京大成律師事務所的肖金泉告訴記者,他所代理的一些案件中,很多投資者就表示當時根本不了解這些金融衍生産品,大部分人僅僅知道這種産品的收益,而不知道它的巨大風險。在杠桿的作用下,假設你的帳戶裏有1000萬元,那麼你的合約數值就會高達五六千萬,在收益放大的同時,風險也隨之放大。

肖金泉:“那麼以至於很多客戶,很多千萬富翁億萬富翁掉進去以後,就是10年,甚至一生的積蓄,由於購買了這個産品不僅血本無歸,而且就是説變成了一個需要重新創業了。”

金融衍生品=富豪殺手?

通過專家的解釋,我們知道了,郝婷和賴建平購買的不是收益豐厚的投資寶物,而是一種風險極高的金融衍生品。一些香港媒體估計,僅在2007年,整個香港金融市場成交的累積期權合約總值就在1000億美元以上,涉及到包括星展銀行、渣打銀行、荷蘭銀行、匯豐銀行等多家金融機構。而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爆發後,這些産品積聚的風險隨著股票市場、期貨市場暴跌,急劇放大,把投資者的財富席捲一空。

獨立經濟學家謝國忠,曾經在摩根士丹利擔任了9年的亞太區經濟學家,他對國際投行設計的這些金融衍生品有著深入的了解,按照他的推測,國內投資Accumulator的人數遠遠超過香港。

獨立經濟學家謝國忠:“中國這次做這個衍生産品人的話,是成千成萬的人做衍生産品的,這個規模是非常大,可能中國大部分有錢人都做了這個。”

黃明博士告訴記者,他在長江商學院的數十個學生都購買了和郝婷一樣的KODA産品,這些人絕大部分都是國內的民營企業家。

美國康奈爾大學教授、長江商學院金融學教授黃明:“其實對國有企業來説,這也是一個非常普遍的現象,我們注意到了最近有一批國有企業蒙受了鉅額的衍生産品的虧損,也是做的非常複雜的衍生産品和郝婷做的這種複雜衍生産品非常相似。”

香港保障投資者協會會長呂志華:“我覺得在內地的受害者只是冰山一角,實際上可能是有很多還沒有暴露出來,而且有一些受害者也是可能涉及到他們不想給人知道,他自己是受害者,可能也是涉及到金錢上的問題他不想別人知道,他為什麼會有那麼大量的金錢投資在這種衍生工具方面。”

呂志華作為香港保障投資者協會的會長,已經陸續接到幾十名投資者的投訴。他曾經是香港著名的證券分析師,從事證券及傳媒業超過15年。他為了接受記者的採訪,專程從香港趕到了深圳。

呂志華:“這種衍生工具産品,我們叫做Accumulator,那我們是有一個很特別的名字叫I kill you later,那又是翻譯成中文就是説,我會遲些殺死你,那真的是這種合約,到最後全都是殺掉所有那些有錢的投資者了。”

在呂志華看來,內地投資金融衍生品的人數要多的多,特別是那些在香港開有帳戶的富裕階層和民營公司,基本上都參與了金融衍生品的投資。

呂志華:“整個市場來説,累股期權在2007年最高峰的時候,大概是涉及的金額有6千億港元,但是當時來説,我們還沒有評估內地人士受害的情況,那所以我覺得實際上那整個累股期權合約金額在高峰的時候,應該是超過6千億的。”

記者:“在採訪獨立經濟學家謝國忠的時候,他告訴我,2007年,香港的GDP總量也才1600億美元,但是這些國際投行出售的累股期權值就高達1000多億美元,那麼為什麼這些國際投行會做出這麼大的金融衍生品呢?”

謝國忠:“Accumulator當時的話是毛利最好的,當時可能有5個百分點,如果你做一般的衍生品交易的話,也不可能有這麼大的毛利率。”

知情者稱內地富豪受害者僅露冰山一角

曾經在摩根士丹利擔任了9年的亞太區經濟學家,獨立經濟學家謝國忠告訴記者,是Accumulator在2007年養活了在香港的國際投行,當時香港最有錢的員工就是那些歐美銀行的私人銀行家們,當投資者損失慘重欲哭無淚的時候,這些拼命推銷Accumulator的私人銀行家,卻在享受著天堂般的生活。

謝國忠曾經在世界銀行擔任了5年的經濟分析員,之後又在摩根士丹利,擔任了9年的亞太區經濟學家,對於這些國際投行有著深入的了解。在當時這種金融衍生品不僅對投資者有巨大的吸引力,同樣也吸引著發行這些産品的國際投行的銀行家們。

謝國忠:“比如説你有一千萬美金,我讓你買一億美金面值的Accumulator,我的投行那邊的收入的話是5%,那就是500萬美金,500萬美金我個人收入的話,一般是30%,那就是150萬美金。”

黃明:“投行是儘量的想兜售這種複雜的衍生産品,他們有很大的激勵機制,尤其他們的衍生産品銷售員,他的獎金和銀行的利潤掛鉤,在複雜衍生産品上他們賺的越多,這些銷售員的獎金也拿的越多。”

如此高的利益驅動,使得這些投資銀行和他們的員工將複雜金融衍生品的規模越做越大。2007年美國的GDP總量是13萬億美元,但是華爾街的金融衍生産品的市場就達到了60萬億美元,是實體經濟的4倍多。與金融衍生産品同步急劇增長的是華爾街金融從業人員的獎金和分紅,2007年華爾街僅高管層的獎金總額就高達400億美元。但盛宴的狂歡不可能永遠維持下去,正是因為這種貪婪和瘋狂導致了2008年年底的華爾街風暴。

謝國忠:“所以這個激勵機制到了一定的份上,他可以把朋友賣了,連朋友都可以賣了。”

謝國忠告訴記者,是Accumulator在2007年養活了在香港的國際投行,當時香港最有錢的員工就是那些歐美銀行的私人銀行家們,當投資者損失慘重欲哭無淚的時候,這些拼命推銷Accumulator的私人銀行家,卻在享受著天堂般的生活。

謝國忠:“當時分獎金的話,幾千萬美金的獎金的人有不少,那幾百萬美金的更是多如牛毛,所以出現了就是那個排隊買法拉利的概念,所以到了07年的時候,法拉利排隊有兩年以上了,所以現在雖説經濟那麼簫條,那些人口袋裏錢還在,所以法拉利排隊還是這兩年。”

半小時觀察:警惕“富豪殺手”

碧桂園(2.59,0.06,2.37%)在年報中曝出投資金融衍生品出現巨虧12億人民幣,而令碧桂園慘輸的是去年與國際投行美林簽訂的一紙股價對賭合約,作為擁有碧桂園59.12%股權的大股東、曾當選中國女首富的楊惠妍其身價也因此而大幅縮水。這樣的事情並非個案,此前67歲的中信泰富(12.14,-0.22,-1.78%)董事局主席榮智健在辭職函上簽下自己的名字,擊垮這位商界奇人的是一種對賭澳元的外匯累計認購期權,中信泰富在這種金融衍生品上的巨虧超過150億港元,而且根據杠桿合約,這些損失還在繼續擴大。更近一段時間,國資委下文約束央企投資金融衍生品,有多少央企參與了其中?又出現了多大虧損,目前還是個未知數。

曾在摩根斯坦利任職的謝國忠在接受我們採訪時透露,國內一著名企業家因為accumulator巨虧10多億美元,他的很多朋友都因為accumulator遭遇重創,當中國的眾多民營企業家和國營企業在海外一次又一次、一個又一個遭遇金融衍生品血洗的時候,我們認識到這樣一個問題,那就是我們還遠遠不熟悉金融衍生品,我們對金融衍生品背後巨大的風險認識還遠遠不夠,對金融一知半解,又手握鉅額資金的內地投資者,在用小錢賺大錢的利益誘惑下,他們很容易就被高風險的金融衍生品吞噬掉。

前不久國內三大航空公司被曝投資航油套期保值這種金融衍生品出現巨虧,其實航油套期保值幾乎是歐美所有航空公司的都普遍參與的一個投資項目,但歐美航空公司並沒有出現大的虧損,這説明我們在投資金融衍生品方面確實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新手,大國企尚如此,個人投資者對此更應該謹慎、謹慎再謹慎。(主編:孟慶海 記者:康敬鋒 攝像:李慧、樊金峰、李培)

文章來源: CCTV經濟半小時 責任編輯: 郭晉
   上一頁   1   2  


[我要糾錯] [推薦]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網友留言 進入論壇>>
昵 稱 匿名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