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 聞字號:
抗震救災中十大爭議話題:地震預測 捐款門 范跑跑
中國網 china.com.cn  時間: 2008-06-26  發表評論>>

評述由頭

近期,災後重建工作已全面鋪開,抗震救災進入了一個新的階段。從地震爆發到現在,社會各界、網民們對地震中發生的事情空前關注,這種關注不僅體現為捐款捐物、獻計獻策,也表現在對一些熱點話題的討論,例如“專家預測地震”、“王石捐款”、“范跑跑”事件等,都成為人們關注爭議的焦點。抗震救災中媒體與公眾關注的爭議話題有哪些?其中表達了公眾怎樣的心態?值得關注,有待評説。

話題一:地震預測

5月12日汶川地震發生後,公眾從震撼中清醒過來的第一反應是,這麼劇烈的地震為什麼沒被預測?隨之而起的是網民揭露出的各類關於地震的傳言,如5月10日,四川某報曾以“數十萬隻蟾蜍跳上岸尋找新的‘家’”為題,進行了報道。事後很多網友説,這是地震的先兆;更有網友揭露某學術論文曾預測出地震發生地將在2008年發生大的地震。隨之而起的是各種猜測和不滿,地震專家成為眾矢之的,地震能否預測成一大爭議話題。這一話題有代表性的觀點有:

地震的先兆沒有得到重視。地震之後網上開始炒作所謂的“蟾蜍搬家”事件。很難説這次蟾蜍遷移到底和地震有沒有關係,因為有多種因素可以導致動物異常。認為動物比人更能準確地預報地震是沒有根據的。

動物反應不能用來預測。 “動物異常預報法”無論從機理上還是從實際應用上都有很大局限性,很難付諸實踐。如果我們從這次地震中吸取的經驗就是用動物來預測,恐怕以後還會吃地震的虧。

地震預報到目前仍是世界難題。專家指出,地震孕育、發生、發展的過程十分複雜,在不同的地理構造環境、不同的時間階段,不同震級的地震都顯示出相當複雜的孕律過程。全球每年都有地震發生,有些還是比較大的地震。但是對於一個地區來説,地震發生的重復性時間是很長的,幾十年、幾百年、上千年,而進行科學研究的話,都有統計樣本。而這個樣本的獲取,在有生之年都非常困難。

編者短評:地震預測是未解難題,只有讓公眾了解了真相,人們才能理性對待。

話題二:王石深陷“捐款門”

汶川大地震三天后,5月15日,中國著名房地産人萬科董事長王石捐款200萬元,並拋出了“捐款不應成為企業的負擔,萬科員工的捐款以10元為限”的言論,立即在社會各界掀起軒然大波。公眾質疑王石為富不仁,其捐款數目跟其收入不成正比,不符合他作為行業領跑者的身份,而其關於捐款的言論更是被批得體無完膚。後來萬科公司面對輿論等各方壓力,宣佈投入1億元進行災後重建工作,網友仍對其不依不撓,一時使王石處於風口浪尖。這一話題有代表性的觀點有:

王石機關算盡太聰明。但是最精於計算的人卻輸給了普通民眾心中的那桿秤:國難當頭,雪亮的還是民眾的眼睛。公眾人物要承擔輿論壓力。萬科和王石有權捐或者不捐,不會有法律上的問題。但是你不能要求別人對你不許有意見。這是一種社會壓力,企業和人都在社會中生活,你可以選擇是無視社會壓力而率性而為,還是協調與社會的關係。既要有性格,又不想承擔性格所帶來的社會影響,那是不可能的。

不要站在道德制高點上批判王石。逼迫王石或萬科非要捐出多少並無必要,慈善捐贈本身是一種個人道德修養層面的自發行為,“任何人都不要站在道德的制高點上去批判旁人”。

編者短評:這是否給名人上了一堂免費課:講話要考慮好後果。

話題三:“史上最牛官腔”

“救救我,我是張書記!”當救援隊來到北川縣委大樓勘察時,北川縣政法委書記張同凱發出了如上呼救。這一簡短的話語被網友評為“史上最牛官腔”,罵聲接踵而來,被救前大喊自己的官銜使張同凱成為爭議焦點。這一話題代表性的觀點有:

官員特權思想的潛意識表達。每一個生命都是平等的。在面對死亡的那一刻,任何的財富、權利、名譽都不再重要,因為那一刻,每一個人是平等的,每一個生命都是平等的。説自己是書記無疑是官員特權思想的潛意識表達。

求生本能無須指責。這一求救呼喊是在生死邊緣,出於求生本能而發出的。如果把這理解為特權,未免有失偏頗。對這種求生的本能,無需太多指責。另據媒體報道,張書記在獲救後,經過簡單救治後,隨即投入救援之中,連續5天沒吃一頓熱飯菜。可見,在還未了解事件始末前就對張同凱大肆描畫,進行“有罪”敲定,實在有失理智。

輿論對官員的苛責已誤入邪門。從“最牛官腔”這一媒體事件中,其實已經折射或暴露出了一個早已浮出水面但卻並未被人關注的大話題:當前,某些輿論在履行監督功能時,無論從運作模式還是從操作手法上來看,對涉事官員尤其是下級官員的苛責,其實已經誤入了虛無的也是荒謬的邪門。

編者短評:透過這一事件,讓人們感受到公眾對官腔是何等的深惡痛絕了吧?

話題四:“范跑跑”事件

“在這種生死抉擇的瞬間,只有為了我的女兒我才可能考慮犧牲自我,其他的人,哪怕是我的母親,在這種情況下我也不會管的。”北大畢業後在四川一所中學教書的教師範美忠在地震開始時,首先衝出教室,他的這番地震後的“表白”掀起軒然大波。這一話題代表性的觀點有:

職責意識有利於社會發展與和諧。學校怎麼監護未成年的學生?靠教職員工。既然選擇了當教師,不言而喻就承擔了一份監護之責。我們這個社會每個人都應該有“職責”意識(即由工作産生的契約意識)。有了職責意識,醫生護士不僅不會在疫情襲來時臨陣脫逃,平時也會善待病患者;有了職責意識,工農兵學商都會各盡職守,做好分內事。

范美忠式的自由和公正。范美忠抬出了自由與公平這樣有分量的詞語,還是引起了大多數網友的反感,只能説明西方文化的侵略還沒有完全侵吞中國百姓內心的傳統良知,這真是一件可喜的事情。范美忠式的自由和公正其實既不是西方的自由和公正,也不是中國的自由和公正,而是被侵略了的、萎縮得只剩下自己的軀殼的自由和公正。

編者短評:如此的“表白”是否顯得太另類了些。

文章來源: 人民網 責任編輯: 梔子花
1   2   下一頁  


[我要糾錯] [推薦]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網友留言 進入論壇>>
昵 稱 匿名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