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 聞>>中國觀察字號:
流淚的日記 白衣天使的記錄
中國網 china.com.cn  時間: 2008-05-18  發表評論>>

5月17日,在異常緊張繁忙的綿陽市人民醫院,記者無意中發現了一本淚痕斑斑的日記。記者了解到,日記的主人叫姚雨,現年47歲,綿陽市人民醫院一位普通的工作人員。地震以來,她在病區內搬運病人、病床、設備、物資等,參與幫助北川的親人尋找親屬。這期間她聽見、看見許多感人的事。每天,她在工作勞頓之後,將自己的所見所聞所感所想寫下來。經過選擇整理,記者將這些白衣天使戰地救護的感人事跡告訴大家。

2008年5月12日

地震了,所有的病人都驚恐不已,因為他們多數無法走動,更不能馬上躲到安全的平地,這時首先站出來的是白衣天使。12日下午14時28分大地震,15時15分住院部所有病區的病人在醫護人員的組織和幫助下開始陸續撤離病房,此時不管他們心裏多麼牽掛自己的親人,都堅定地留在了自己的工作崗位上,醫務人員無一人離開。15時30分醫院接到本地第一批震後受傷病人,16時所有病每人平均撤離病房,來到了較安全的地方。

16時工人開始搭建第一個簡易帳篷,18時所有病每人平均按病種病區劃分安置妥當,19時臨時手術室和搶救藥品設備到位。

天黑了,醫務人員和病人開始了震後第一夜的艱難生活。輕病人被家屬接走了不少,約有病人總數的一半,給地震受傷病人預留了一些空位置,重病人仍留在地震蓬內接受救治。

22時左右從北川擂鼓鎮運來第一批地震受傷病人13人,主要受傷是頭、四肢、胸、腹等部位,醫務人員開始了緊張、忙碌而有秩序的救治工作。得宜於外地病人到來前,臨時手術室和應急發電機準備就緒,醫護人員能對受傷病人及時進行手術治療。13日淩晨2時許第二批外地地震受傷病人被搬運到醫院有16人。4時許第三批外地受傷病人被搬運到醫院只有一位病人,她是北川中學的一名17歲高中生,被救護人員從北川送到安縣,又被省醫院救護隊從安縣送到綿陽,因傷勢過重在到達醫院前已永遠停止了呼吸。此時在場的十余名醫護人員、司機和隨車護士都忍不住落下了眼淚,為了便於震後統計傷亡人員,司機和隨車護士又將她拉回安縣。

2008年5月13日

地震的第二天下午醫院出現了第一個抗震救災志願者,之後志願者陸續來到醫院,他們中有企業管理人員、工人、在校大學生、高中生、初中生,還有醫務人員的親屬和退休人員。

下午醫院搭起了第二個臨時救治蓬,然而由於工人人手有限,往帳篷內搬運床、床墊和被褥成了一個難題,這時我們想到了志願者,我們將數十名男女老少志願者組織起來,經過簡單動員和部署後,志願者開始搬運原住院大樓內的醫療救治設備,多數災區病人也就在這時被陸續運到醫院。於是志願者搭好病床,就馬上安排了受傷病人。一個男孩叫路遙是北川來的較重病人之一,頭、胸、腎、腳都有傷,最要緊的是腎挫傷。

今天所有的醫生、護士都堅守在崗位上沒有回家,他們不停地接收病人做檢查清創傷口做手術,他們臉上寫滿了焦慮和疲憊。

我做為醫院的一位非醫護人員,能做的除了搬設備,就是搬病人,我腦子裏反映的就是搬、搬、搬。

晚上,病人更多了,我動員家人,搬出地震篷,因為傷員越來越多。我們住在內科住院大樓過道上,感到了幾次余震。

2008年5月14日

天亮了,我放心不下路遙,去看了他。他今天狀態好多了,眼光有神了,嘴角出現了紅色,儘管臉色還有點蒼白。鄭旭主任説13日下午給他做了血透,今天狀況馬上有了改善。他不知父母的情況,沒有親人照顧,我給他安排了二個志願者做陪護。

北川的電話打來又要有二車的重病人拉來,可是地震蓬裏的床不夠。

我們發動了大部分志願者到住院大樓內搬床、床墊和部分設備,幾乎搬下床的同時,病人就到了第一車,我們所有的人幾乎是含著淚把他們從車上抬下來的,傷員的痛苦叫喊聲把我的心都撕碎了。登記來院傷員是我的新任務,一個叫周荃的物理老師是北一中的,傷勢較重。

任務最重的是醫生和護士,我們的醫生基本上沒回家,從地震後到現在他們都戰鬥在崗位上,護士也一樣,他們在搶救病人的間隙換班閉了一下眼睛,我想他們根本沒睡著,不過休息一下也好啊。

今天自願者發揮了很大作用,工人和自願者一起把地震大篷內需要的床等物品從樓內搬了出來,基本滿足了需要,他們真可愛。

一個不知姓名的信佛大姐也來到了醫院捐了衣服和蔬菜,她想住在醫院幫忙,我讓她明天再來。因為我擔心她的身體,她的頭髮蒼白了,看樣子有50多歲。

晚上我們仍睡在內科大樓一樓的過道上。

2008年5月15日

我想看看昨天來的病人,一大早就去了大篷,看見他們抬出了一具女性屍體,一打聽是周荃老師,她只有21歲啊!

今天我把信佛的大姐安排到路遙的床邊,讓她照顧路遙,她還給病人買了這幾天見不著的草莓。大姐也可愛。

今天來的自願者也有100多人,其中綿陽中學30多人,是學生會主席羅雲輝同學倡議並組織的,其中高二.14班的一個男同學因勞累過度而虛脫,中午我們把同學們都勸回去了。

今天兒科小病人的家長來到了醫院,大家懸著的心放下了,家長抱著兒子放聲大哭,我們看著也流下了眼淚,是骨肉再次團聚的幸福淚。

大家都擔心再發生余震,不敢回家。我動員家人,咱們勇敢一次吧,今晚都回家住,我相信這種因害怕而觀望的心態會慢慢過去的。

晚9時左右明顯感到有餘震,晚11時我們全家人睡覺了。

2008年5月16日

早上我不自覺地來到了路遙的床邊,床是空的,心裏有一種不祥的感覺,我問了一下身邊的護士,她説剛接班,不太清楚。

今天我能有更多的時間在帳篷病房裏親身體驗醫生、護士救治傷員的情景,感受她們的堅定、鎮靜、果敢、責任和愛心。

昨天開始,遼寧省抗震救災醫療隊一行33人來到我院,今晚他們的醫生參加了夜值班。夜幕就要降臨,我拖著疲憊的雙腿,再一次來到骨科帳篷病房,路遙的床前。床上有人,臉型與路遙似像非像,都是雙眼青腫,面部嚴重擦傷,腿上纏著繃帶。我走上前問“是路遙嗎?”回答是否定的。這時正好遇上骨科主治醫師魏剛,他告訴我路遙已死亡,時間是在16日淩晨4時許。淚水再一次從我的臉上滑落。

這幾天我們都流了太多的淚。我相信,我們的眼淚不會白流,我們一定會戰勝這次大地震,重建幸福的家園。

文章來源: 人民網 責任編輯: 李東
[我要糾錯] [推薦]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相關新聞
-白衣天使用愛心為災民撐起溫暖保護傘(組圖)
-白衣天使:我們不會走,病人在我們就在(圖)
-“震”撼畫面——救死扶傷的白衣天使[組圖]
-感謝白衣天使!驚險地震時分寶寶順利出生
網友留言 進入論壇>>
昵 稱 匿名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