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 聞字號:
東航已有11名飛行員因返航事件停飛[祖圖]
中國網 china.com.cn  時間: 2008-04-17  發表評論>>
2008年4月14日下午,東航雲南分公司辭職飛行員鄭志宏和東航雲南分公司的索賠案,在昆明中院二審再次開庭。鄭志宏案因其去年被索賠1257萬,而備受關注。鄭志宏拖著一行李箱的材料來到法庭。 圖片作者:晏蓬


2008年4月14日下午,東航雲南分公司辭職飛行員鄭志宏和東航雲南分公司的索賠案,在昆明中院二審再次開庭。鄭志宏案因其去年被索賠1257萬,而備受關注。鄭志宏拖著一行李箱的材料來到法庭。 圖片作者:晏蓬

2008年4月7日,昆明,東航雲南分公司機場服務台前走過的保安。 晏蓬/圖


2008年4月7日,昆明,東航雲南分公司機場服務台前走過的保安。 晏蓬/圖

距離3月31日“返航事件”已過去兩周,南方週末記者調查發現,東方航空公司雲南分公司的相關飛行員還在焦灼不安地等待著處理結果。可靠內部消息稱,目前已有11名飛行員暫時停飛接受調查。

返航致旅客滯留

“不全部是人為原因返航,”雲南分公司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領導説,“除了飛行數據,從地面多種通訊紀錄和調度紀錄可以看出,有些是機械故障和天氣原因,有的直接就是地面指揮返航的。”

“如果處理不公平、草率,我們就會講話,把當時最真實的情況通報給你,我們最清楚,因為我們就是操縱飛機的人。”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機長在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則強調説,“這些事情,都是公司管理造成的。”

另一位自稱沒有參與返航的飛行員李波(化名)證實説:“返航就是一種抗議行為,類似于靜坐絕食。”

東航雲南公司在樓梯口加派保安,防止記者進入。“新聞發言人”先是拒接電話,在本報記者發送短信提出採訪要求後,再撥打該電話,則只能聽到佔線音。這家公司在事後組建了一個“網路輿情控制小組”,組織專人在網路上發帖,勸誡工作人員抵制媒體採訪。

在公司的嚴厲限制之下,幾乎所有飛行員和工作人員都沉默不語。但是,南方週末記者還是獲悉了東航“返航事件”的來龍去脈。

“拉郎配”造成企地矛盾

“雲南飛行員上繳個稅要突然增加20%-30%”一事,是此次返航事件的導火索。正是在3月31日這天——飛行員們申報2007年飛行小時費的最後一天——飛行員們選擇了返航。

《南方都市報》拿到的東航雲南分公司黨委給民航雲南安監辦的報告説,此前,雲南分公司空勤人員的飛行小時費是按8%的稅率核定計算繳納的,2006年,雲南地稅局開始要求公司“必須將飛行小時費併入工資薪金一併計算個稅,並3次下達整改通知”,後經雙方協調,2006年不再補稅,但是,2007年的空勤人員小時費則要求在2008年3月31日前申報,4月7日前補繳。

“事情發生之前,中隊開會,宣佈了關於稅收的問題,當時飛行員就感到不公平。”李波透露説,“同樣是東航,為什麼雲南的要上20%-30%,而上海的卻少得多?”“大家都覺得是領導和稅務沒有協調好,”他説,“雲南分公司的老總是從上海總部調來的,他們的稅在上海上。他們就像下鄉挂職一樣,在其位不謀其政。”

但補稅事件並非如此簡單——與東航和雲南航空這樁“拉郎配”婚姻以及其後東航與雲南地方政府關係緊張都大有關聯。

從單純效益來看,這場聯姻一開始就“不平等”。因為雲南特殊的旅遊經濟地位,當時處於航空壟斷地位的雲南航空公司(下稱“雲航”)一直盈利甚豐,而東航效益卻遠低於雲航。一位熟知內情的雲南分公司員工陳群安(化名)説:“雲航是強行被東航整合的,這也是雲航人不服氣的原因。”

據《中國經營報》報道,東航內部人士説,合併後這幾年,每年東航雲南分公司的人到總部就必談雲航獨立的話題,試圖成為財務獨立核算的子公司,“但這與東航的全盤發展思路完全相反。”

雲航的“獨立”想法似乎也得到了雲南省地方政府的支援。一個普遍流傳的説法是,張藝謀在北京舉行《印象·麗江》的新聞發佈會時,雲南省省長、副省長和宣傳部長都前往出席,等返回昆明時,3個人卻被分開安排到了東航的3架飛機上。

2006年3月,雲南一位副省長曾帶隊到東航上海總部談判,拿出雲南省政府和東航聯合持股雲南航空的具體方案,希望飛機能重新挂回“孔雀”航徽。但是,東航似乎對這一方案毫無興趣。

“東航高層領導從頭到尾面都沒有露,你想,去的是堂堂一個省領導,結果吃‘閉門羹’,滋味可想而知。”陳群安向本報記者分析説,“補稅,也可以説是地方上點了火。”

這樁“拉郎配”婚姻似乎從一開始就已經出現了巨大的裂痕。

為了確保上海基地公司的地位,東航在2004年發起了“上海保衛戰”,調集了全國14家分公司的1500名機組人員雲集上海。儘管當年上海的客運市場佔有率從31%提升到了36%,但業界一個普遍看法是,這一戰役導致了東航內部各個分公司和總部的嚴重利益衝突。

原來只在雲南省內飛行的CRJ-200型50座小飛機被總部調往包頭。在雲南分公司,這被認為是導致2004年“包頭空難”的重要原因之一。陳群安分析説:“總公司指揮調度不科學,我們的飛機以前都在南方飛,從沒有在冰天雪地的北方過夜,飛行員根本就沒有經驗。”

文章來源: 紅網 責任編輯: 一言
1   2   下一頁  


[我要糾錯] [推薦]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相關新聞
-民航總局將嚴厲處罰東航罷飛者 最高可至終身停飛
-東航注資幸福航空獲民航總局批准籌建
-東航與一航秘密籌備幸福航空 難獲民航總局批准
-國航東航回應民航總局局長談3大航整合為時尚早
-民航總局:國航、東航、南航再次整合為時尚早
-新加坡航空入股東航獲批 民航總局醞釀支線新政
-國航、東航、南航合併? 民航總局回應從未聽説
-民航總局副局長李軍將空降東航集團(圖)
網友留言 進入論壇>>
昵 稱 匿名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