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 聞字號:
湖北隨州大部制改革歷經七年之癢 科長成光桿司令
中國網 china.com.cn  時間: 2008-02-20  發表評論>>

編制比周邊城市少三分之一

當時,改革“先鋒試驗”一發不可收地“燃”起來了。

“因為隨州經濟差,底子薄,當時想著必須控制機構數量。我們本著三大原則:職能基本相近的單位能合併的儘量合併設置,職能銜接較緊的單位採取掛牌設置,職能交叉的單位,能不單設的盡可能不單設。不搞上下對口,不搞橫向看齊。”夏明元告訴記者。

“蓋好房子再住人。”在所有的機構進行整合後,開始在原有曾都區和後劃歸入的廣水市公務員系統內公開選調。所以,很多單位都是幾塊牌子,一套班子。

“隨州市編制總量從5569名減少到5134名,精簡率達8%。當時市本級只有行政編制860名,跟周邊地市相比少了三分之一左右。後來一直堅持在2~3年內只允許暫按定編數的80%選調工作人員,留下20%的編制逐年用來招考公務員和接收軍轉幹部。市直機關可用行政編制1076名,實有在編在崗行政人員878名,節余編制198名。”夏明元説認為,嚴格控制編制,才能較好地抑制住機構及人員的臃腫膨脹。

改革後的隨州市黨委、人大、政府、政協四大系統減少的機構都在2個以上,直屬事業單位減少的更多。據統計,全市行政人員也比原隨州市減少近250人。

夏明元的賬算得很“精”:按每人每年工資2.5萬元,此項一年就節省開支近700萬元,這還沒考慮辦公或行政成本。

催生獨特“小氣候”

“可以説,隨州的機關編制是除了西藏之外最苗條的。別的地方,一個部門都有3~5個編制,這裡一個部門只有一個。多數時候都是一人多崗。”隨州市政法委一位負責人有些自豪地説。

“局長當科長用,科長當科員用,女人當男人用。”這是當年暗諷隨州“苗條”政府人手不夠,辦事捉襟見肘的一句話。連夏明元的司機都身兼三職,既是司機,又是通訊員和打字員。他説:“人都以為我平時不開車時很輕鬆,實際上,還得坐辦公室打文件。”

夏明元的“老摳”,在隨州出了名。

隨州檔案局的負責人笑著告訴記者:“隨州市檔案局與市檔案館、市黨史辦、市地方誌編纂辦公室四塊牌子、一套班子,僅有12個編制,卻還有2個沒有到位。”

有的部門事業單位最多加挂了7塊牌子,七個單位只有12個編制。

人員緊缺催生了一套獨特的辦事“氣候”。

“人手少了,但資源整合得更好了。很多時候需要幾個部門互相合作,因此設置了一個獨特職位——辦公室秘書長。一個部門忙不完時,他就負責統一調配,讓其他部門的人過來協助;加班成了家常便飯;幾個部門是一套班子的,就要學會統籌安排,避輕就重,慢慢養成了"不該開的會不開,可以不下鄉的就不下鄉,不用發的文件就不下"這些好習慣。”夏明元説,剛開始大家都很不適應,慢慢才好了。

“苗條”政府“身材”變形?

有冷眼旁觀的人“笑話”隨州的7年改革:7年時間不減反增9個部門。

夏明元告訴記者:最初“分離”的是科協,2000年科協被並到科技局,但2005年市科協換屆選舉,在向省主管單位遞交方案後不予批准,理由是隨州科協不是個獨立單位。後來,只好將科協與科技局重新單獨設置。

此後,市殘聯、規劃局、宗教局、法制辦等也因類似原因而單設出來。機構由最初的55個退回到64個。比起周邊城市,隨州仍少10個左右,“隨州仍然稱"瘦"”夏明元説,這也算是一種安慰。

“比起深圳、三亞等地的地方機構改革來講,隨州還算沒有退回原點。我們一直在掙脫"精簡-膨脹-再精簡-再膨脹"的宿命。”夏明元有些沉重。

為了保持政府機構的“苗條”身材,隨州市不僅在“飲食結構”上不斷改進,還要抓住每一次機會去省裏做溝通“運動”,多請示,多彙報。有時候還會採取一些靈活的策略,譬如玩一些文字遊戲,改合併為合署辦公等等。

拿最近的一件事來説,市農村能源推廣中心,省裏要求作為一個副處級機構設置,目前,該市正是作為農業局的一個科級單位內設機構。省在安排新農村沼氣改造計劃時就因“機構未按他們的要求設立”,2006年,將原擬下達給該市的10000口沼氣改造目標削減為5500口。相應減少經費投入450萬元。這時就需要有人去那邊溝通解釋,花費不少口舌。

還有些時候,要頂著“批評”帽子,低頭做人。省裏要求作為單獨設立的副處級機構,後來隨州這邊仍然將移民工作職責賦予民政局,但民政局每次到省裏參加會議,都會遭遇批評。

“隨州模式”路在何方?

當記者問道隨州的大部制改革究竟讓老百姓得到多少“實惠”,夏明元實實在在地回答,也許老百姓沒有感受到特別之處。“因為隨州下轄一個區一市,曾都區就是以前縣級隨州城的全部範圍,老百姓多與曾都區打交道,不會有直觀的感受。”

堪稱“第一大區”的曾都還陷入該不該拆分的爭論當中。曾都區政府也並沒跟上隨州市政府的機構改革的步伐。夏明元把隨州市政府形容成一個“孤島”,它不僅左右不對路,上下亦沒對口。

走在大街上的夏明元,非常豁朗。他説,大家從一開始“不理解”,到現在“交口稱讚”,這是一個漫長的過程。之前,曾有內部官員對媒體説“隨州改革沒有傷筋動骨,只是小打小鬧,這是誤解。”

“下改上不改,改了又回來”,夏明元説,隨州差點被陷入“宿命”。國家這一輪“大部制改革”的推進,為他們驟然點亮了一盞明燈。

他認為,隨州的機構架構還沒有達到理想效果。“例如組織部和人事局、組織部和統戰能否重新統籌還需要慎重思量。如果能夠把黨委、人大、政府、政協四大系統按照需要整合,在劃分原則上有一個大的突破就好了。”

有專家認為:大部門體制要成功,必須自上而下改革,上下級步調一致。夏明元仍然對未來充滿期待,他希望國家的步伐來得再快一點。他告訴記者,隨州的改革路很長,現在等待兩會召開後,隨州還會隨之有大動作。

何為大部制改革

大部門體制,就是指把業務相似、職能相近的部門進行合併,集中由一個大部門統一行使。一方面可以精簡政府機構,減少部門之間的職能交叉和許可權衝突,簡化公務手續;另一方面也可減少橫向協調困難,裁撤議事協調機構,有利於建立統一、精簡、高效的符合市場經濟和民主法治要求的現代化政府體制。

據透露,與此前五次行政體制改革最大的不同是,“大部制”方案中加入了“決策、執行、監督”分立的意圖。即對三種權力進行厘清、分立歸屬,並使其相互制約,形成良好的權力制衡與監督的運作機制。

我國部門職能交叉,導致行政成本偏高,效率偏低。2006年,我國行政管理費為7571.05億元,佔政府財政支出的18.73%(其中還不包括預算外行政事業費),佔GDP的3.59%。這一比例超過國際水準。目前,世界各國行政管理支出佔財政支出的比重平均為15.6%左右,高收入國家為9.5%左右。

據悉,由中央高層任組長的兩組“人馬”,正在制訂兩套方案——機構改革方案和行政管理體制改革總體方案。兩個方案的初稿已于春節前完成,並由討論階段進入具體決策階段。相關方案的內部小範圍討論從2006年就已開始。

黨的十七大報告指出,加大機構整合力度,探索實行職能有機統一的大部門體制,健全部門間協調配合機制。精簡和規範各類議事協調機構及其辦事機構,減少行政層次,降低行政成本,著力解決機構重疊、職責交叉、政出多門問題。統籌黨委、政府和人大、政協機構設置,減少領導職數,嚴格控制編制。

文章來源: 廣州日報 責任編輯: 梔子花
   上一頁   1   2  


[我要糾錯] [推薦]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相關新聞
-王樂泉談新疆90年代反恐 曾被列入暗殺名單頭號人物
-霍英東之子霍震宇由粵赴京 轉任北京市政協委員
-溫家寶與布朗通電話 英方堅決反對抵制北京奧運會
-昆明規定所公佈的領導電話工作時間必須有人接聽
-中國空軍2008年招飛工作開始 取消文科生比例限制
-《城市低保條例》今年將修訂 專家建議重罰騙保者
-國家擬對烈士遺屬發褒揚金 烈士遺屬優先被錄為公務員
-鐵道部:春運是個歷史現象 2020年緊張狀態不復存在
-王光亞就科索沃宣佈獨立闡述中方立場
-我國第二項環境經濟政策出臺 重點推進四項工作
-劉建超就台灣可能"承認"科索沃獨立一事答記者問
-甘肅:貪官限期自首 坦白交代積極退贓將減輕處罰
網友留言 進入論壇>>
昵 稱 匿名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