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聞薈萃 | 專題庫

 

 
 
一封求救信 縣委書記關閉全城網吧
       在山西方山縣縣城圪洞,現在所有網吧已被全部取締。被取締的原因要追溯到一個網癮少年寫給縣委書記的一封信。這封信直接推動並産生了全國絕無僅有的開通了網路卻沒有網吧的縣城——山西方山縣城。 >>>>
關網吧 開網班,養成網癮到底該“怪”誰?
        9月底,廣西大化瑤族自治縣對待網癮少年的做法也引起了人們的爭議:當地一所民辦中學通過開辦“網癮引導班”來引導有網癮的學生有節制地上網、玩遊戲。不同的手段,一樣的目的,對待網癮少年是“堵”是“疏”再次成了社會的焦點。>>>>
 

 

 
    從“藍極速”事件開始,網吧就一掃以前的輝煌,一舉進入了蕭條期。
我國現有網吧11萬餘家
        報告顯示,目前我國共有網吧112264家,其中6424家屬於連鎖網吧。網吧電腦總臺數608.6萬台,網吧從業人員78.6萬人,2004年營業收入170.9億元,為國家交納稅收44.5億元,截至2005年12月31日,我國網民人數達到1.1億人,其中1460萬網民經常到網吧上網。>>>>
網吧産業仍未過時
        網吧曾經是中國網際網路應用的啟蒙地,如果沒有網吧,中國的網民群體將很難成長到現在這樣的規模。但是中國網吧産業的發展卻是一波三折,充滿坎坷。>>>>
網民流入黑網吧 黑白網吧冰火兩重天
        “網吧一倒,黑吧吃飽!”這是福州網吧業內近段時間來流傳的一句順口溜。網吧的業主説,自今年5月底福州市政府針對網吧業的新一輪專項行動以來,昔日被視為暴利行業的網吧從“微利時代”進入了“賠本時代”,大家紛紛叫著活不下去了。據統計,僅鼓樓區130多家網吧在整頓行動中,就有29家因賠本而關門歇業。不少網民流入那些地下網吧,給“黑吧”帶來了“黃金時代”。>>>>
網吧:退出還是生存?
        回首網吧在國內十來年的發展,可以用辛酸來形容,從“藍極速”事件開始,網吧就一掃以前的輝煌,一舉進行了蕭條期,再到今年聯通和鐵通因為網間結算問題先後退出網吧市場,使這個本來計劃追求品牌和連鎖路線的網吧經營模式又開始出現了變數。再加上整個輿論媒體對網吧事件,尤其是因為沉溺于網路遊戲而産生的網吧負面報道不斷增多,網吧這個本來僅僅是文化娛樂的場所承載了太多的沉重,一時難以扭轉。>>>>
 
        從2002年“藍極速”事件後,管理部門下決心清理整頓網吧行業的不規範行為,持續到2004年初開始的網吧專項整治工作,一直強調以“打”為主,其間治理了一萬多家黑網吧,使網吧市場秩序得到明顯好轉。但由此也對正常網吧經營帶來相當程度的負面影響,尤其是一些“妖魔化”網吧的報道,使這個行業幾乎成為一個遭人“嫌惡”的行業。
        到2003年,政府又將網吧劃歸“娛樂行業”,徵收20%左右的稅率,在營業時間上也開始限制,加大了網吧的生存成本。同時,新推出的連鎖網吧政策,無疑又增大了原有網吧的加盟成本。文化部一位負責網吧行業的相關負責人介紹,2004年大多數網吧業主的經營狀態也就是在維持“基本生存”,根本談不上什麼發展。
        2005年7月,文化部文化市場發展中心正式成立了網吧産業提升計劃辦公室,並正式推出了網吧産業提升計劃。據網吧産業提升計劃辦公室主任李偉透露,在7月8日召開的“建立網吧管理長效機制試點工作會議”上,分管文化事業的國務委員陳至立強調了兩點:一是網吧長效管理機制的建立,另一方面就是通過市場機制改造提升網吧産業。 >>>>
 

 

 
    作為公共上網場所,網吧在網際網路的普及過程中有著不可替代的作用。
綠色網吧的現實困境
        顯然,綠色網吧面臨巨大的生存壓力:文化部門資金極其有限,很難再進行投入,對此,政府應該積極支援,予以專項資金用於綠色網吧的發展;其次,綠色網吧的內容很可能由於過於單調和簡單遠遠有別於精彩刺激的網路遊戲,誕生之初就面臨被徹底拋棄的危險。>>>>
五大難題困擾網吧發展
        首先,是網吧形象。由於之前一些“黑”網吧的不正當經營在許多消費者心目中留下了不良的印象,使得人們一提到網吧便“深惡痛決”。
        其次,是市場定位。隨著人們需求的水漲船高,傳統的一間屋子、幾臺電腦的經營模式已很難吸引到顧客的青睞。
        第三、是資金投入。要想轉變原有的“小作坊”式的經營模式,則需要大量的資金。上百台電腦的投入,少輒數十萬,多輒幾百萬。
        第四、是經營管理。産品設備的維護、軟硬體的升級,配件的安全防盜等等,對於許多網吧業主而言都是十分頭疼的問題。
        最後是營利。隨著網吧微利時代的來臨,如何確保一定的收益,確保可持續發展更是網吧業主們面臨的最大的問題。>>>>
連鎖網吧被網間結算再度擊倒 鐵通關停全國1300家
        網間結算,是指不同的電信運營商之間的語音和網際網路業務,要通過與其他運營商網路的交換才能完成,運營商之間因而産生了結算費用。按照1999年制定的標準,移動運營商需要單方面向固網運營商付結算費用,其中語音業務為0.06元/分鐘。由於網際網路業務的迅速發展,雙方在此方面業務産生的結算費用則是運營商自己談判的結果,按流量付費。>>>>
 
中國網吧業發展經歷的幾種形態:
        小網吧——在1999-2001之前開始經營。這些網吧的管理並不規範,主要表現為散、亂、差。而這種狀況是因為網吧最初作為一種服務性場所出現時,業主目的單一、政府引導不到位造成的。目前這種網吧主要分佈在國內中小型城市和政府管制不夠嚴格的地區。
        準網吧——在2001-2004年開始經營。這些網吧在環境和規模上都較第一種網吧有很大改善,主要體現為規模大、管理相對專業、上網環境適中。這些網吧主要分佈在高校區附近和上網群體相對密集的各大省會城市,主要的上網群體以在校大學生和寫字樓職員為主,其主要提供遊戲、網頁瀏覽服務。
        概念網吧——主要出現在2003年以後新開業的綜合型網吧。這種網吧不能用傳統意義上的網吧來定義,他們往往獨樹一幟,是集咖啡吧、網吧、多功能包間、數字影視等於一身的全方位數字娛樂場所,同時也是IT業界軟、硬體産品展示的窗口,專業電子競技的舞臺,網吧在功能上的多元化發展成為趨勢。
 

 

 
    國內的網吧市場在經歷了多年的"蹉跎歲月"之後,留下了許多"後遺症"。
網吧難題和價值平衡
        文化部表示要在加強監管的同時允許單體網吧的建立,這是對於近年來已經面臨困境的“網吧”産業和“黑網吧”局面的一個必要的反應,也是對於當下現實的一個必要的回應。 >>>>
網吧牌照:誰在為難誰?
        媒體和網吧業者猜測,實行近3年的網吧連鎖政策,可能會引起政府有關部門的重新評估。決策部門是否會給網吧業鋪開一條健康發展之路?是否只是簡單的政策調頭?“浮想聯翩”之後,沉寂近3年之久的“網吧牌照”再次成為熱門話題,牌照背後的衝突與碰撞也漸露端倪。>>>>
        我們為孩子設置的精神樂園在哪?如果意識不到這一點並努力加以改變的話,那麼縱然取締網吧又有何用,終歸是治標難治本!未成年人無“枝”可依的精神家園只能一再荒蕪。
        網吧服務具有特殊性。首先是特殊的消費品,消費具有成癮性。其次是特殊的消費者,未成年人心智未熟難以判別服務的品質。如同吸煙有害健康、夜總會影響家庭和睦一樣,這些市場的特徵,並不應該成為政府只“破”不“立”的理由。
 
        其實關於網吧管理政策,最根本的問題是在於網吧發揮了什麼樣的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也就是説,從經濟發展的角度考慮理應放寬,而從社會穩定的觀念出發則須收緊。兩者之間的均衡取捨,無疑是政策制定上所面臨的最大難題。
        國內的網吧市場在經歷了多年的“蹉跎歲月”之後,也留下了許多嚴重的“後遺症”。業內人士認為,根治網吧産業的頑疾不僅需要有關政府部門的監管,更需要多方合作構建和諧網吧生態鏈,而這也是網吧産業發展的必然趨勢。
 
對未成年人迷失網吧的思考
        眾所週知,在我國目前的社會體系中,網吧已經如娛樂場所一樣,在某種程度上成為了一種公開場所,成為了社會人口相對集中的場所。特別是,對於廣大青少年而言,除了學校之外,很難再找到一個能夠進行娛樂活動的場所,在這種情況下,網吧自然成為了一種公共場所,網吧的問題與其説是由網吧和網路引起的,不如説網吧是當下許多社會問題表現和集中爆發的場所。網吧的這種定位和作用,至少在目前還很難被突破,連鎖網吧也概莫能外。>>>>
網癮為何找上中國孩子
        國外網路成癮的人群集中在20-30歲,中國卻集中在15-20歲;國外網路成癮的內容比較分散,而中國80%-90%集中在網路遊戲;當許多家長控訴“網路害了孩子”時,高文斌博士對國內外網路成癮現象所做的比較卻不得不讓我們思考:為什麼這麼多中國孩子會迷戀網路?為什麼網癮會找上中國孩子?幫助網路成癮的孩子該從哪下手?>>>>
 
更多新聞眼策劃請進入中國觀察欄目
編輯:李東
用戶名 密碼 匿名
 
*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有關法律、法規,尊重網路道德,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而直接或間接引起的法 律責任。
*中國網擁有管理筆名和留言的一切權利。
*中國網新聞留言板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
*您在中國網留言板發表的言論,中國網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
*如您對管理有意見請向留言板管理員反映。
*參與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經閱讀並接受上述條款。
*文明辦網文明上網舉報電話:010-68993056 舉報郵箱:jubao@china.org.cn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china.org.cn 電話: 86-10-68326688
京ICP證 040089號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0105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