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列印文章 ] [ ]
安徽阜陽中級法院連續三任院長因腐敗下馬
中國網 | 時間: 2006-09-10  | 文章來源: 民主與法制時報

     - 核心提示:

    近兩年,安徽省阜陽市中級人民法院一直籠罩在“腐敗”的陰影之下,2005年是震驚全國的腐敗窩案,2006年是前後三任院長相繼落馬。

    2006年8月底,曾經擔任阜陽中院院長的尚軍(女)、劉家義、張自民,因涉嫌受賄和鉅額財産來源不明,分別被安徽省檢察院反貪局偵查終結,移送安徽省的安慶市、滁州市、六安市三地檢察院審查起訴。

    尚軍、劉家義、張自民,這三任院長連續主政阜陽中院十幾年。他們的落馬,詮釋了為什麼最近幾年來,阜陽中院會不斷發生震驚全國的腐敗案件。

    阜陽中院三任院長“前腐後繼”

    □《民主與法制時報》記者 戚兆偉 發自安徽阜陽

    “害群之馬不除,法院形象難樹;腐敗法官不清,法院建設難上。”

    這句話出自原阜陽中級人民法院院長張自民之口。但2005年初説這句話的張自民沒有想到的是,一年後,他自己也被“腐敗”侵襲,身陷囹圄。

    2005年,阜陽中院發生了震驚全國的腐敗窩案,中院兩名副院長(王建民、朱亞),十余名庭長、副庭長涉嫌受賄,悉數被判刑;2006年,曾經在這裡擔任過院長職務的尚軍、劉家義、張自民,因為涉嫌受賄、鉅額財産來源不明先後落馬,引起輿論廣泛關注。

    “尚軍(女)、劉家義、張自民,三人目前已經偵查終結,移送起訴。”9月3日,安徽省檢察院反貪局副局長夏育恒對《民主與法制時報》記者説,他們分別被移送安慶市、滁州市、六安市三地檢察院審查起訴。

    尚軍,曾擔任阜陽中院院長、阜陽市副市長、市委常委、政法委書記、市委副書記、安徽省衛生廳副廳長;劉家義,曾擔任阜陽中院院長、阜陽市政協副主席;而張自民則是在阜陽中院院長位子上落馬。

    此前,尚軍曾被安徽省紀委請到“炮院”。位於合肥市黃山路451號的中國人民解放軍炮兵學院本部有一棟小樓(招待所),戒備森嚴,是紀委的辦案點。在合肥,甚至整個安徽,請到“炮院”是民間對“雙規”的一種別稱。

    步尚軍後塵,劉家義、張自民先後被省紀委請到“炮院”。鋻於從阜陽本地提拔起來的三任院長都到了“炮院”,今年6月份,安徽省高級法院“空降”省院研究室主任袁春(省高院審委會委員)到阜陽,擔任阜陽中院黨組書記、院長,另外下派兩名挂職的副院長協助工作。

    三任院長都曾“染指”中院辦公大樓

    2006年4月份,張自民在院長位子上案發;尚軍擔任安徽省衛生廳副廳長不足三個月就案發;而劉家義在阜陽市政協副主席位上還不到一年。

    “劉家義的問題,在他辭去阜陽中院院長職務時就暴露出來了。”阜陽市檢察院一位檢察官對《民主與法制時報》記者説,“當時有幾個案件,阜陽市人大常委會進行質詢,把劉家義搞得很狼狽,最後不得不辭職。”

    劉家義辭職後,被安排進了阜陽市政協,擔任副主席。9個月後,2005年9月28日,阜陽市政協常委會議撤銷了劉的政協委員資格,並免去其政協副主席職務。不久,劉被安徽省檢察院宣佈逮捕。

    導致阜陽中院三位院長落馬的直接因素有兩個:一是去年發生的阜陽中院腐敗窩案,二是原安徽省委副書記王昭耀的落馬。

    2005年5月,阜陽中院腐敗窩案的蓋子被全面揭開:阜陽中院副院長王建民、朱亞,中院執行庭長王春友、副庭長尚傑,經濟審判第一庭庭長陳和平,經濟審判第二庭庭長董炳旭、副庭長薛懿,刑一庭庭長巫繼成,刑二庭副庭長李先義,等等,涉案人員十余人。

    “落馬”的法官為了爭取寬大處理,開始“咬人”。“檢舉的內容包括三個方面,一是內部人士任免收受賄賂,二是干預案件處理收受賄賂,三是建設中院辦公大樓受賄。”一位知情人對記者説,“薛懿為了當副庭長,送給劉家義10萬元,所以劉家義拼命要保薛懿,最後不得不辭職。”

    而安徽省委副書記王昭耀的落馬直接帶出了尚軍和張自民。目前,王昭耀案已移送濟南市檢察院審查起訴。

    王昭耀擔任安徽省委副書記時,分管政法。有媒體報道,尚軍與王昭耀關係“密切”,並得到王的不斷提拔和庇護。張自民為了當院長,通過時任阜陽市委副書記的尚軍,找到王昭耀,行賄數萬元。王昭耀落馬後,不僅尚軍和張自民的保護傘沒了,王昭耀還供出了尚軍和張自民。

    一位知情人還告訴記者,三任院長都“染指”阜陽中院辦公大樓。這座投資4000多萬元的辦公大樓,尚軍在位時開始興建,劉家義接任院長後,大樓還沒有完全建好,許多工程款沒有支付,而張自民當時作為副院長,一直分管工程建設。

      張自民主抓反腐食言而肥

    “其實,官場可以改變一個人。”張自民的一位同事告訴記者,“沒當官之前,張自民是一身農民打扮,很樸實。當院長後,首先發生變化的就是外表,穿著打扮變了,不久就有官腔了,見了以前的老同事,有點哼哼哈哈了,對草根朋友,也慢慢疏遠了,對舊友也不再敘舊了。後來,為了陞官,也開始行賄了。”

    目前,張自民被關押在安徽省六安市看守所,省檢察院反貪局認定,張自民涉嫌受賄80多萬元,涉嫌鉅額財産來源不明100多萬元。

    2004年底,張自民才由副院長轉正。這期間,阜陽中院爆發了震驚全國的腐敗窩案,阜陽中院進入了歷史上的冬天,遭遇一場空前的政治“地震”。在應對這一事件中,張自民表現得比較出色,他在阜陽中院掀起了一場反腐風暴。

    2005年初,在張自民的運作下,阜陽市委批准了《關於對市中級人民法院開展的警示教育活動期間主動講清所犯錯誤人員的處理政策》。

    這個政策的目的就是“能挽救的儘量挽救,要給阜陽中院的法官改過自新的機會”。張自民在接受新華社記者採訪時説:“這是最後一次機會。今後對任何單位和個人都不再制定類似政策。”

    張自民在院長的位子上,大部分時間都用在以“害群之馬不除,法院形象難樹;腐敗法官不清,法院建設難上”為核心的反腐風暴上。張在多種場合説:“分析這些人利用審判權、執行權嚴重違法違紀的事實,充分反映出我們的管理監督工作仍存在嚴重的漏洞和薄弱環節,反映出我們少數法官、執行人員的政治思想素質和職業道德品質極為低下。這使全院幹警都蒙受巨大恥辱,感到無臉見人,不是共産黨法官能做出的事!”

    張自民當院長後,一直作為正面形象出現在公眾面前。然而,剛剛一年多,張的正面形象便轟然倒塌。“萬萬沒有想到,張自民親自掀起的反腐風暴還沒有結束,他自己就先‘進去了’。”阜陽市一位官員説,“去年,張自民的兒子在合肥出車禍,對方損失嚴重,張自民花了近10萬元才擺平,當時我就感覺錢的來路不明。”

    一位接近張自民的律師對記者説:“張自民老婆沒工作,三個孩子要上學,自己當官又要面子,花銷很大,他那點工資根本不頂用。”

    劉家義把官位空著等人上鉤

    “劉家義目前關押在蚌埠監獄。”劉家義的辯護律師對《民主與法制時報》記者説,“原來關押在淮南市看守所,因為生病了(高血壓),需要住院治療,而看守所不設醫院,只好換押在蚌埠監獄。”

    “開始,安徽省檢察院指定淮南市檢察院對劉家義涉嫌受賄一案進行審查起訴,起訴書都送給淮南市中院了,但後來安徽省高級法院又指定讓滁州市中院管轄。”辯護律師認為,這樣,訴訟期限又得重新計算,估計判決要等到明年了。

    案子已經進入審判階段了,安徽省高級法院為何突然又改變管轄?

    “從法律上講,高級法院可以指定管轄。”安徽省檢察院公訴處張處長對記者説,當然,法檢兩家會及時溝通。

    “真正的原因有兩條。”省高級法院一位高級法官對記者説,“一是,淮南中院提出,他們不願意審理劉家義一案,因為審理這樣的案子花費很大,而涉案的贓款贓物早在‘雙規’階段都已經上交財政了;二是,淮南中院剛剛審理了滁州市人大常委會原副主任陳兆豐涉嫌受賄一案,陳也是副廳級官員,是省高院指定管轄的。6月27日,淮南中院一審判處陳兆豐無期徒刑(受賄罪)。”

    這位高級法官認為,目前法院系統有個潛規則,就是在審理一些有影響的案件時,中院都要向省院彙報,聽取省院的建設性意見。對劉家義一案來説,他也認為,淮南中院連續審理兩個副廳級官員受賄案件不妥,應該交給滁州中院來審理。至於淮南市檢察院已經將劉家義案件起訴到淮南中院,可能是省檢察院在指定管轄時沒有考慮這個因素,省檢察院和省法院溝通不暢所致。

    淮南市檢察院的起訴書指控,劉家義利用職務之便,在幹部調整、工作安排及工程建設中涉嫌受賄94.35萬元及銀元90枚。

    1997年,劉家義升任阜陽中院院長後,阜陽市水利建築安裝工程公司為了儘快結清工程款和繼續承建中院家屬樓,公司項目經理孫某先後向劉家義行賄15萬元。

    劉家義還多次利用案件審判收受賄賂。1998年,阜陽市中院受理了李剛故意傷害(致死)、非法買賣槍支、彈藥一案。為使李剛得到從輕處理,李剛姐姐兩次到劉家義家中送給劉5000元。後中院審委會在討論該案時,劉家義改變了合議庭對案件的定性和量刑意見,決定以過失致人死亡罪和私藏槍支、彈藥罪判處李剛有期徒刑9年。為表示感謝,李剛姐姐又于1999年春節、中秋節到劉家義家,送去5000元現金。

    中院執行庭長王春友的孩子為了到中院工作,送給劉家義4萬元。薛懿為了當副庭長,送給劉家義10萬元。

    “劉家義在院長位子上,多年不提拔幹部,即使許多職位空缺。”阜陽一位官員對記者説,“劉就是把位子空著,留給送禮的。”

    “目前公佈的劉家義涉嫌受賄數額,只是淮南市檢察院的認定。滁州市檢察院如何認定,現在還不好説。”劉家義的辯護律師説。

    尚軍傍上兩任市委書記官運享通

    尚軍是三位院長中唯一的女性,而且年齡也最小,但卻是三位院長中的首任。她1957年1月出生,安徽省太和縣城關鎮人,初中畢業後到縣城一家食品廠當工人,後調到縣公安局水上派出所成了一名女警察。有媒體報道説,1.68米的尚軍,剛剛當上警察就成了當地有名的“警花”。

    1989年,尚軍開始步入仕途,不斷有“貴人”相助。開始任太和縣法院副院長,1990年與時任阜陽地委書記的王昭耀相識後,不久升任院長。1993年任阜陽中院副院長,1995年升任院長,1997年任阜陽市副市長,1999年任阜陽市委常委、政法委書記,2000年後,任阜陽市委副書記。2005年7月調任安徽省衛生廳副廳長。

    “尚軍的升遷太快了,她從副科到副廳,用了不到6年時間,簡直是坐直升機。”一位熟悉尚軍的法官對記者説,“她才初中學歷,不像劉家義和張自民,他們是科班出身,一個中文一個法律,而尚軍既不中文,也不法律。”

    “民間關於尚軍‘以色謀權’的説法是有根據的。”這位法官分析説,“王昭耀主政阜陽四年多,尚軍從副科一下子升到副廳,如果沒有王的鼎力相助,是不可能發生的。”

    王昭耀高升之後(安徽省委副書記),王懷忠成了新任地委書記。尚軍千方百計接觸王懷忠。很快,尚軍就成了王懷忠在阜陽國際大酒店總統套房住處的常客。

    隨著王懷忠的倒臺,阜陽政壇發生了地震。2004年2月,王懷忠被處決,尚軍雖然害怕,但王昭耀還在省委副書記的位子上。但好景不長,2005年4月22日,王昭耀和他的妻子、兒子都被“雙規”。不久,王昭耀又被移送檢察機關處理。最後一個靠山也倒了,已成驚弓之鳥的她再也經受不起驚嚇,一下子病倒了。

    2005年7月初,尚軍接到通知,省政府要調她任安徽省衛生廳副廳長。沒出3個月,尚軍便被“雙規”。

    安徽省檢察院反貪局的起訴意見書認定,尚軍涉嫌受賄90萬元,涉嫌鉅額財産來源不明90萬元。她的第一筆受賄發生在13年前,一名叫張軍的人將他人打成重傷被逮捕,張軍家人找到尚軍,送給她8萬元。在尚院長的操作下,法院先是以證據不足為由,將案子拖了三年,後來只判了個緩刑了事。

    除了案件受賄,尚軍還利用幹部任免、工程建設等機會撈錢。一位知情人説,中院的辦公大樓,招標和建設都是尚軍在位時搞的,估計至少有幾十萬的進項。“現在還處於補充偵查階段,詳細案情不便透露。”安徽省檢察院反貪局一位檢察官説。

    “坦白的説,這幾起案件互相牽連,加上各種關係網複雜,偵破難度較大。如此的案件在較短的時間內能一挖到底,顯示了中央的反腐決心。”一位長期研究反腐的專家對《民主與法制時報》記者説。

[ 編輯信箱 ] [ 列印文章 ] [ ] [ 關閉窗口 ]
國內新聞24小時排行
國際新聞24小時排行

Manufacturers, Exporters, Wholesalers - Global trade starts here. 阿里巴巴中國
阿里巴巴公司庫
商業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