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賬追收師的前世今生
首頁| 新聞薈萃 | 專題庫

 

 
        近期,關於商賬追收師培訓並頒發證書一事成為媒體關注的焦點。這項培訓業務的負責人表示,商賬追收師培訓出臺意味著這一行業有了規範的開始。而勞動部聲稱,討債人還不是國家承認的職業。一方面是國家的明令禁止,一方面是民間的激流暗涌,追債公司、商賬追收師們的命運是否會柳暗花明”呢?>>>>
首批百餘商賬追收師頒證
         國家勞動和社會保障部就業培訓技術指導中心今年4月發佈了商賬追收職業培訓的新項目;商賬追收師的首批培訓6月在北京開班。現在已經有100多名學員獲得勞動部頒發的《全國統一職業崗位證書》,四名參加首期培訓班的學員上月20日回到西安,成為第一批持證的商賬追收師。>>>>
勞動部稱討債人不是國家承認職業
         “商賬追收師培訓並不涉及個人的民間討債,也不會將職業討債人合法化。”頂著“國”字頭的培訓似乎讓討債公司有了合法身份,但北京市工商部門明確表示,目前不會給討債公司、討債人註冊辦照,所以,無論此類從業人員經過何種培訓,一旦從事催債業務就屬“黑戶”。>>>>
追賬師合法不等於追債公司合法
        “商賬追收師”持證並不等於“商賬追收師”合法;就算“商賬追收師”合法,也不等於“討債公司”合法。國家勞動和社會保障部下屬的一個培訓技術指導中心開展“商賬追收”職業培訓併為學員發證,是這家“培訓技術指導中心”的單方行為,並無否定有關這個行當的相關法律禁令的功能。 >>>>
“商賬追收師”是“頒證經濟”的産物?
        勞動部此番搞"商賬追收師"培訓,紛紛被媒體解讀為"解禁"的標誌。培訓班負責人亦曾表示,他們正在向國家有關部門申請將"商賬追收師"列為一項正式職業。
        培訓頒證都是要收費的,這不禁讓人想起時下流行的"考試經濟"與"頒證經濟"。培訓中心負責人李文偉説:"前兩期培訓班只是一個試點,每位學員收培訓費2360元。從第三期開始我們要提高收費標準,因為我們對自己的培訓前景非常樂觀。">>>>
 
我國的相關政策
        1993年,國家工商總局發佈《關於停止辦理公、檢、法、司所屬的機關申辦的“討債公司”登記註冊問題的通知》中明確提出,要求停止為公、檢、法、司機關申辦的“討債公司”及類似企業登記註冊。
        1995年,公安部、國家工商總局也發文禁止這類企業的註冊。
        2000年,國家經貿委、公安部、國家工商總局又聯合下發了關於取締各種名義討債公司的文件,再一次明令取締各類追債公司,禁止任何單位和個人開辦任何形式的討債公司。
        2002年,國家工商總局商標局調整了商標分類註冊範圍,“偵探公司”“私人保鏢”提供社交陪伴的“人員服務”等社會服務,出現在新頒布的“商品和服務商標註冊區分表”中,但追債公司仍在禁止之列。
面對“商賬追收師”的困惑
        據統計,我國每年的經濟合同為40億份,履約率不足30%,每年因逃債造成的直接損失約1800億元。正是如此背景,才使職業討債人應運而生,並在“地下”頑強生存20餘年。既然杜絕不了,既然該行業也有可能是守法的,那麼,將其納入規範化管理是必要的,培訓其一些技巧也是可行的。所以,雖然培訓尚難稱完善,甚至有“賣證”之嫌,筆者認為對此舉措並不宜“一棍子打死”。>>>>
 

 

 
        追債公司,一個在大多數人眼中與“暴力”相聯的行業。也正是因為暴力,自2000年相關部門發文取締之後,追債公司便一直未被允許合法身份。但在實際中,隨著經濟社會的發展,類似的追債公司一直存在。據估算,目前僅北京市便有300余家追債公司,每年追賬金額數以億計。>>>>
只憑手機號就能找到欠債人
         "只要你提供對方的手機號,我們就能找到他。"一追債公司負責人稱,只要欠債方開機,只要在中國,他們就可對其定位,誤差不超過百米。>>>>
收費標準 30%佣金是基本行規
         由於缺乏行業管理,他們的收費標準各有不同。對於相同的債務委託,有的人要價是8%的佣金,有的人卻要15%-20%。有公司表示,收30%的佣金是基本行規。>>>>
對付“老賴”歪點子多
         首先,追債公司成員的外表,包括衣著、言談舉止等,在"老賴"眼裏都顯得"怪異"而"可怕",心理上易産生畏懼心理。其次,很多追債公司對付"老賴"軟硬兼施卻又"不出格",既搞得"老賴"心神不寧每天畏懼,卻又從法律上對他們“毫無辦法”。>>>>
四川討債公司調查:以誠信取勝成功率超90%
        一家追債公司的董事長告訴記者,該公司在業界歷來以“誠信”取勝,業務繁忙,僅今年以來,該公司先後接受了債權人的158件委託,追回了2815萬多元的欠款,債務追回率超過90%。>>>>
北京300家追債公司期待合法化 年追賬數以億計
        北京市一金融單位負責人稱,2004年前後,個別銀行出現了大量的不良資産,而通過法院執行以及銀行內部清欠組的追償,效果都很不理想。比如説法院,一件案子經過審理、判決到執行少説也要幾個月,如果對方上訴,那時間就會拖得更長,甚至有些案子幾年也執行不完。北京的銀行和追債公司在04年前後出現正規的合作。>>>>
 
   因討債引發暴力衝突的報道
■2004年9月15日,青島市福州路立交橋上,一輛追債三菱越野車撞向與其有債務關係的賓士500轎車,導致車禍。(青島早報)
■2006年8月10日,惠州市惠城區水口鎮,一三菱越野車為追債與欠債人駕駛的天籟轎車相撞,天籟車接近報廢。(南方都市報)
■2006年4月13日晚6時,北京市民李先生,駕駛朋友的奧迪車在京通快速路主路上行駛時,被一輛無牌照的帕薩特車撞擊。李先生停車後,遭到帕薩特車上三名光頭男子襲擊後,奧迪車被對方開走。(新京報)
■2006年7月26日,陳某是成都市一家工程公司的小包工頭,與生意夥伴張先生發生了債務糾紛,一直沒有收到欠款的張先生找到一家自稱“包成功”的收債公司幫忙收欠款。於是,陳某被收債公司的人“請”了去。由於陳某無法籌集5萬元現金,一直被拘禁起來。7月25日晚上,陳某趁人不備跳窗逃走。這夥人於是想到綁架陳某的侄兒李斌,所以7月26日深夜,出現了李斌和楊勇被綁架的事情。(成都晚報)
追債公司老闆:如在刀口舔食
         “老賴要麼向你‘哭窮’,博取同情;要麼稱‘哥們’,和你稱兄道弟;要麼和你逞兇,用‘黑道’的手段和你拼……”開了三年追債公司的陳竟經過多次“生與死”的考驗後,遣散了員工,轉行做了物管。>>>>
 

 

 
        欠債還錢,天經地義。但在現實中,偏偏有很多“老賴”,甚至連法院都不能讓他們履行義務。近年來,經常可見債務糾紛中勝訴一方公開拍賣法院判決書的新聞。這顯示了整個社會的信用困局。>>>>
討債公司火爆説明瞭什麼?
        一是這裡面有大量的市場,可以得到高額的利潤。因為經濟活動很活躍,債務糾紛也會隨之增多。資料顯示,僅北京市某區級法院在2004年受理的個人之間、公司之間、個人與公司之間的債務糾紛案件佔到經濟案件總量的70%以上,但是由於各種原因,判決後的債務清欠仍存在著執行難等問題。
        二是許多討債公司打著法律服務的名義,註冊了相應的諮詢公司或者資訊公司或者法律服務所等,以這些公司的名義進行追債。而現行的監督機制卻難以監督它們,自然法律對它們也就失去了約束。
        討債公司火爆還説明瞭社會誠信體系的脆弱。人與人的交往特別是經濟交往有著不誠信的因子。同時,討債公司火爆更説明瞭法律在打擊非誠信方面缺少鋼性的東西,對欠債人往往無可奈何。>>>>
持證追債令人嘆息
        討債公司首先是我國法制不完善的一個“怪胎”。“商機”的背後是司法途徑不暢。債權人如果能通過法律途徑,那麼就不會選擇中間人,即追收公司。因為選擇中間人,要付出債務的10%甚至50%作為代價。但在執行難普遍存在的今天,通過司法途徑,債權人不但費時費力費錢,到頭可能還一無所獲。可以説,商債追收公司的出現正是債權人對司法途徑不信任的結果。>>>>
他山之石:國外關於"追債"的相關規定
        以信用體系建設較發達完善的美國為例,其不僅有著權責分明、運作規範的商賬追收局,還同時匹配著覆蓋範圍更廣的民間商賬追收協會,而為其充當後援、提供強有力制度支撐的是一整套社會信用體系。由完善、精密法律體系為信用經濟、信用社會的有機運作提供了根本保障。>>>>
 
        債主為什麼放著法律不用,卻要找一個討債公司來幫忙維權呢?更進一步講,如果他們信賴的討債公司也不能幫其追回債務的話呢?
        其一是使得公眾能有機會減少自身的損失,使社會保持相應的穩定。其二是可以對現有的地下追債公司進行有效地規範。
        我們現在要做的,是思考怎樣將商債追收公司的行為規範到法律範疇之內,怎樣提高商賬追收師的職業素質和業務水準,而不是一味指責。
        追債公司是民間一種無奈的信用自治和自救———如果法律拒絕認同追債公司,則只會使自身陷入雙重被動:既然法律許多時候不能幫公眾追債,為何不允許民間進行自助;既然民間追債公司蘊藏極大風險,不將其納入法律框架風險只會更大。
 
更多新聞眼策劃請進入中國觀察欄目
責任編輯:李東
用戶名 密碼 匿名
 
*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有關法律、法規,尊重網路道德,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而直接或間接引起的法 律責任。
*中國網擁有管理筆名和留言的一切權利。
*中國網新聞留言板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
*您在中國網留言板發表的言論,中國網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
*如您對管理有意見請向留言板管理員反映。
*參與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經閱讀並接受上述條款。
*文明辦網文明上網舉報電話:010-68993056 舉報郵箱:jubao@china.org.cn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china.org.cn 電話: 86-10-68326688
京ICP證 040089號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0105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