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列印文章 ] [ ]
科研經費分配雖不寡卻不公
中國網 | 時間: 2006-08-24  | 文章來源: 中國新聞網

    【導讀】現行政府科研經費分配機制中存在的主要問題,是造成科技資源和新增投入産出分配低效的源頭。

    15世紀以前,中國是毫無爭議的世界科技強國,但近代中國對世界的科技貢獻卻很少,也許我們不該這樣縱向比較,但即使在現在,中國自然科學獎曾經連續4屆一等獎空缺,國家技術發明一等獎也曾經連續6年空缺。

    不能不説明國內的科學研究缺少原始創新,缺少具有自主智慧財産權的重大發現。究其主要原因,科技管理的行政化是重要問題。政府對科技活動的管理手段,最主要的程式就是“立項—申請—研究—報獎—評獎”。

    科技管理的行政化問題,決定了人才的評價、選拔、流動,同時,由各機構內部的財務人員審批甚至決定專業部門的一些具體項目經費,在很大程度上影響科技發展方向,也影響了一些科研人才的創新信心。事實上,我們國家現在對科研經費的投入著實不少,但如果不解決這些科研經費分配體制上的問題,再多投入也不能達到相應效果。

    增加政府研發投入是提高我國自主創新能力的關鍵環節之一。“十一五”規劃倡導自主創新,將大量增加研發投入。科技資源的分配機制必須作出重大改革。現行政府科研經費分配機制中存在的主要問題,是造成科技資源和新增投入産出分配低效的源頭。

    分配機制缺陷下的資源低效利用

    政府雖已意識到創新是民族的靈魂,政府科技管理體制存在的缺陷仍是自主創新的最大障礙。如各政府部門科研項目立項存在一定盲目性和低水準重復;多個部門多渠道、多頭分配有限資源,科技資源不集中;評價體系不科學,用過於定量化的評價體系來衡量考核不確定的科研活動,導致研究人員規避創新度高、風險大的項目;科技資源配置缺少競爭機制,大量資源用於追逐少數明星科學家,以追求政績,而從年齡上來説應該最有創造力的青年學者卻無人雪中送炭。

    而且,企業還很難參與科研經費分配。一方面國內企業缺乏規避風險的長線投資機制,一般只投資于三年內能賺錢的項目。由於任期的限制,國企主管一般不願向長線項目投入資金,因為失敗要承擔風險,成功是為人作嫁衣。在科技方面配套投入不足,科技人才缺乏。另一方面,政府科研經費面向企業的渠道不多,而且存在暗箱操作等問題。

    從科技部門內部來説,資源分配競爭嚴重不足、運用失當也是一個主要缺陷。舉例來説,1999-2003年間科技經費籌集額名義增長近1.4倍,同期國家技術發明獎和國家科學技術進步獎數量卻大幅下滑。據測算中國學者在生物科學領域高影響力研究論文的産出率只有美國學者的4%。

    2005年國家審計署的審計結果揭示了科研經費管理不規範、轉移挪用擠佔科研經費、研究項目預決算不真實等問題。學術界一定程度上存在著拉幫結派、近親繁殖、賄選院士、道德敗壞等問題。“小項目大評審,中項目中評審,大項目不評審”,是科技領域的“潛規則”,國家的一些重點科技投入計劃,淪為一些小圈子的“瓜分蛋糕”。

    突破口:同行評審系統

    當前科研經費低效配置,與同行評審的重要性被忽略有關。科研創新總是由少數人突破,多數人接受認可,即創新的 “多數服從少數”的基本規律。對於這些“少數”精英,寄望于他們擁有不同尋常的誠實品質不現實,如何推動他們相互競爭就成為提高科技資源産出的關鍵。

    嚴格規範的同行評審,就是科研領域的“市場競爭機制”,是現代科學制度的基石,是科研機構做決定的基礎,是科技活動和專家純潔性的保證,是實現我國科技強國和自主創新戰略的基本保障。同行評審用來發現創造性的科研活動,配備足夠的研究經費來加以支援,發揮科研資源的最大效用;用來選擇最好的學術論文和科研成果,發表在一流學術刊物上;用來評價科研人員的資質及其成果的價值,表彰和選拔優秀的科研人才;使科學研究和成果評判免於誠信問題和學派偏見,保持科研免於政治和社會壓力的干擾。

    當前妨礙我國科研能力和科技資源配置效率提高的因素,大多與同行評審系統有關,現行的系統與國際上公認的基本原則相違背。

    一個原則是同行評審必須回避含義十分廣泛的利益衝突,即凡是評審者的個人利益會影響評審結果,或評審結果會影響評審者個人利益的一切可能都必須避免。現實中是利益關係壓倒一切,被評審對象常常是評審者的朋友、同學、學生、導師、同事等,甚至是“同夥”。 這妨害了青年學者這一最缺社會關係的弱勢群體的成長。

    另外,評審人員必須是同行,對評審項目擁有足夠的前沿知識(current knowledge),才能提出建設性的評審意見。目前科技分類評價制度很難包容新學科和跨學科領域。評審機構往往採用如候選人的官銜、職稱、資歷、學術組織成員等與專業水準無關的標準。沒有前沿的知識,評審人員不可能做出準確公正的判斷,會忽視處於萌芽狀態的新理論、新思想和新方法,助長學術領域的壟斷。這會讓研究人員逐漸失去判斷科研水準和研究方向的能力,失去從事前沿研究的視野。當前一個不容忽視的現象是,歸國學者“淮南為橘,淮北為枳”。許多留學生特別是有成就的學者,歸國後科研水準逐年下降,與國際一流漸行漸遠。

    並且,評審人員在評選過程中不能考慮一切與科研水準無關的因素。現實中評審人員在評審中被評審對象的所在單位、職稱、關係、競爭對手等非科研因素所左右。泛行政化過程導致評審結果不正確不公正。

    還要求多個評審人員對評審對象做出獨立評審,評審機構綜合所有評審人員的意見再得出最終評審結果。當前被評審對象常用各種辦法來阻撓評審人員作出獨立的評審意見。

    規範同行評審系統對策

    當務之急,應該儘快將《科研同行評審條例》列入國務院、全國人大甚至全國人大常委會的立法計劃。

    立法是個長期性的問題,更務實一些的做法,可以在非常設的聯席會議性質的國家科教領導小組下面,建立常設的科技規劃、協調、評審監管機構。主要負責協調各政府部門的科研規劃,避免低水準重復投資;負責完善條例,監督條例的實施,處理違反條例的行為;對有關同行評審的爭議具有最終裁決權。

    在學術氛圍上,應該鼓勵嚴肅學術批評,利用網際網路和數據庫等技術手段,在不違背保密原則的前提下,推動研究結果、同行評審過程和評審意見的透明化,防止小圈子的壟斷,提高同行評審的嚴肅性和公正性。

    還是要強調,對青年學者這一最具創造性的群體要有格外的重視,鼓勵科研機構重視招聘和培養剛獲博士學位的青年學者,推動各政府部門建立如青年研究基金、青年事業發展基金、啟明星計劃、非共識項目等,促使青年學者在一些領域涌現出世界權威。

    另外要提到一點,近年獲得諾貝爾經濟學獎的學術成果,基本都發表在非主流雜誌上,所以,學術期刊多樣化,能保證各種創新成果的發表渠道。放鬆對專業學會和學術期刊的限制,調整專業學會的管理模式,用以解決同行難於界定和尋找的問題。專業學會應是同行的組織載體,是學術人才冒尖的組織保障,其相關學術活動是學術科研競爭的重要方式。減少專業學會的行政色彩,提高專業協會的獨立性,縮小與國外在職能方面的巨大差距。

    最後,在制定出《科研同行評審條例》以前,對回避利益衝突提出幾條具體建議。一是由評審機構提供評審過程和評審人員的所有費用,杜絕評審人員和被評審對象的利益來往。二是評審人員以簽署法律文件的形式保證自己與被評審對象之間排除任何利益關係。三是推動行政退出同行評審,大幅減少政府部門的評審、評比、驗收活動。四是利用網上評審的方式,保證評審人員獨立作出評審。五是加強科研經費的管理和審計。(鄭元芳係美國俄亥俄州立大學電氣與電腦工程系博士;李志能係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企業研究所研究員)。

    

[ 編輯信箱 ] [ 列印文章 ] [ ] [ 關閉窗口 ]
國內新聞24小時排行
國際新聞24小時排行

Manufacturers, Exporters, Wholesalers - Global trade starts here. 阿里巴巴中國
阿里巴巴公司庫
商業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