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列印文章 ] [ ]
“科研老闆”與“制度的淪陷”
中國網 | 時間: 2006-08-24  | 文章來源: 中青網

    8月21日《中國青年報》消息:在普通人眼中,科技工作者是讓人羨慕的--國家重視、社會地位高。“但實際上,科學界的貧富差距也很大。”北京大學哲學系副教授劉華傑説,國家對科研經費的投入逐年加大,但“包工頭”現象在科學界卻越來越普遍。

    不知道這算不算新版天方夜譚--“老闆,轉包一份科研多少錢?”當2004年上海交大九名博士生不甘為導師做廉價勞動力、集體炒掉該博導時、當2005年首都師範大學一研究生不滿為導師“打小工”退學回家時……這些個案式不和諧音符並沒有影響科研老闆們的發財之路。有人説,對於當下的中國科研事業而言,缺的怕不僅僅是金錢,更缺“科學合理的科研資源分配政策”這一筋骨。當科研項目弄得跟“包工頭”般層級尋租,我們能指望這樣的“科研老闆”給我們的“科技創新”帶來怎樣的新氣象呢?“一批科研老闆”背後必然有“一群制度的淪陷”。

    一是“提成式”科研資金分配製度的妖艷蠱惑。一討伐“科研提成”,就總有人拿科研人員的物質窘境説事兒,但問題是:造成眼下“科研經費不科研”之怪狀的,恰恰是“提成式”分配的混亂。當某些教授連牙膏肥皂都納入“提成”範疇、成了“提成富翁”的時候,“提成”到底是養人還是害民的呢?歷史上看,百廢待興年代,“提成”有合理性,但時到今日,科研人員早不是農民工,不需要打一天工過一天日子,放棄建立健全合理的薪資激勵機制、而死守計劃行政色彩濃厚的“提成”似乎匪夷所思。

    二是科研管理制度“泛行政化”的無度裁量--即政府配置科研資源的權利太集中太大、而分蛋糕的技術又太次,給了“老闆”去“集中批發”的真實幻覺。我們的科研經費和科技項目支援資金主要來自政府財政,科技部門及主管人員擁有太大的資源分配權及項目審批權,而科研經費的申報與撥付又被嵌入封閉的資訊管道中,於是科研資源配置在資訊不對等下出現了的道德風險和逆向淘汰--臉皮越厚的越得到項目、政策和資金,內斂者難解“溫飽”,科研走向“壟斷集團化”、“研究單維化”;甚至某些專家既當裁判員又做運動員,科研資金就在行政裁量中成了圈子裏的金錢遊戲。

    中國社科院金周英教授慨嘆説,“上世紀六七十年代,‘兩彈一星’上天才花了多少錢?”再觀照一下此間白紙黑字的學術垃圾,如同快餐店裏的漢堡--蒸得快,吃得爽--這就是我們連自然科學的研究都能屢屢獲“實質性進展”、讓世界持續吃驚之搞笑現狀。“一批科研老闆”必然有“一群制度的淪陷”,當科研資源分配權和項目審批權過分集中、偏偏監管又曖昧失聲的時候,我們有必要呼籲將科研立項和經費投入納入公共監督,弱化政府主管部門及其相關人員的資源分配權及項目審批權,公開透明審批程式,讓老百姓有渠道了解科研經費的使用及收益,真正賦予納稅人對科研經費流向監管的能力和質疑的權力;此外,凡是各級財政支出的科研經費,應納入財政監管體系,引入第三方獨立會計事務所,對科研機構實行規範的會計審計管理,承擔財務審計和監督……不能再任由科技資源壟斷下的“科研老闆”這一隻只“金絲雀”,繼續帶來科研領域暗潮洶湧的“禽流感”了。(戴微微)

   

[ 編輯信箱 ] [ 列印文章 ] [ ] [ 關閉窗口 ]
國內新聞24小時排行
國際新聞24小時排行

Manufacturers, Exporters, Wholesalers - Global trade starts here. 阿里巴巴中國
阿里巴巴公司庫
商業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