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列印文章 ] [ ]
科研“包工頭”折射科研壟斷之弊
中國網 | 時間: 2006-08-24  | 文章來源: 紅網

    64.3%的科技工作者用了“嚴重”一詞來形容現在的學術不端行為,僅有12.3%的人認為學術不端行為僅是個別現象;某些著名學者很容易拿到重要的科研項目,自己根本沒那麼多時間去做具體研究,就會把項目分解發包出去給別人做;個別名氣較大的學者既當裁判員又當運動員——今年負責項目審批和經費發放,明年又會參加項目申請。這樣一來,科研的資金就永遠在幾個人中流轉,這些人幾乎把持了他們所在學術領域的絕大多數科研資金。如果其他人想涉足這一領域,只能給這些著名學者“打工”。北京大學哲學系副教授劉華傑説,國家對科研經費的投入逐年加大,但“包工頭”現象在科學界卻越來越普遍。(8月21日《中國青年報》)

    這則報道,部分地揭開了“第一生産力”疲弱的病灶:在項目資金成為推動科研進步的主要手段的前提下,科研工作的排序嚴重倒置:項目第一,學術第二,由此帶來的,是科研工作的評判尺規也隨之倒置:研究成果不再是首要的考核標準而被迫讓位於拿到項目的能力。在這樣的情境中,名氣和既有地位就成了項目的有效置換物,而科研資源也由適當傾斜變為集中流向學術名人手中,並在資金的輔助下,形成一定程度的科研壟斷。

    經濟學常識告訴我們,壟斷通常會導致資源的低效甚至無效運作,事實告訴我們,這一規律同樣適用於科技界。一個難堪的例證是,在我們作出“科技是第一生産力”這一正確論斷20多年後,科技創新仍感乏力。相反,晚于我們10年開始自主創新的南韓卻比我們擁有更多的自主智慧財産權。相對落後有很多原因,但自主創新的第一鏈條科研領域的落後是不爭的事實,科研壟斷造成的學術浮躁、競爭無序,是重要原因。

    辯證地看,科技界的“包工頭”並非全不可取,一些項目的“外包”更有利於突破。但是,如果“包工頭”成為一種現象,成為事實上的科研壟斷,對我們的科技發展可謂危害多多。首先,科學研究容易異化為項目研究而偏離終級目標;其次,延緩了科學界應有的新陳代謝,創造力強的上不來,創造力弱的下不去,損害的是科技界的生命力,而最終損害的是科學的生命力和建立創新型國家的發展戰略。

    顯然,科研壟斷的形成與資金的不合理分配有關。要真正推動科研進步,除了物質激勵這一“手”,還需要別的“手”,即科研體制創新。改革科研考核體系,讓科研資金流向下移,使基層和中青年科研人員獲得研究權力是應有之義;此外,應植入科研良性競爭機制,除了科技界內部競爭,應切實鼓勵企業成為另一個科研主體。一句話,一個市場化的科研體制,更加透明、公正和有效,也是革除科研弊端的可取途徑。稿源:紅網作者:徐立凡編輯:瀟湘行

[ 編輯信箱 ] [ 列印文章 ] [ ] [ 關閉窗口 ]
國內新聞24小時排行
國際新聞24小時排行

Manufacturers, Exporters, Wholesalers - Global trade starts here. 阿里巴巴中國
阿里巴巴公司庫
商業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