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列印文章 ] [ ]
我們離歐洲有多遠之九:“許願池”邊許個願
中國網 | 時間: 2006-08-22  | 文章來源: 山西新聞網

    中國山西新聞網2月10日電題:“許願池”邊許個願

    9月9日上午,在結束了對聖彼得堡的的遊覽後,我們坐飛機來到德國的杜塞爾多夫。在機場出關時我們這個團的第一個人在出口前被擋住了。窗口內的德國工作人員對著我們這位同志嗚裏哇啦,顯然在訊問什麼。我們這位同事包括我們所有的人都聽得一頭霧水,不明所以。

    好在團內有一年輕人懂英語,上前一問,才知是要驗資,也就是看你到歐洲帶了多少錢。那意思再明白不過了,怕你是個窮光蛋,怕你一文不名回不去,怕你賴在人家國家不走。

    我當時分明上了火,張口就抗議:這是國別歧視。抗議也是白抗議,人家根本就聽不懂我講什麼。其實,臨出國前有關方面就通知,要帶夠兩千歐元,我當時還納悶,帶那麼多錢幹什麼,反正出去絕不買東西。話那麼講,畢竟窮家富路,該帶的錢還是帶上了,不然,今天這一關就過不去。

    德國人向來以辦事刻板毫不通融聞名,在這裡一切潛規則統統無效。問題是為什麼在俄羅斯就沒這一説。讓我尤其不解的是,這個規定也針對其他國家特別是美國這些發達國家嗎?還有,德國公民來我們國家也驗資嗎?如果是倒也罷了,否則,還真得討個説法。原想回來把這個問題搞清楚,回來就回來了,這檔子事也沒顧上再問。沒問是沒問,心中的結一直沒打開,總有一種屈辱感時時繞在心頭。

    想想看,當你站在大庭廣眾之中,不得不將你帶的那點較為羞澀的錢袋放在人家面前時,那是一種什麼樣的感覺?你本來有出國護照,有出國簽證,但是不行,你還得把錢拿出來,這不分明是看不起人嗎?那個德國老頭雖然臉上沒表現出什麼,一幅公事公辦的樣子,但我毫不懷疑我在人家眼裏已經矮了一截。我當下甩出一句氣話:再也不來這個鬼地方了!我很想弄清楚,實行這一破規矩的還有哪些國家。這種困惑與不快幾乎相伴了半個月。

    當然,事後了解到,隨著這些年國內出境人員的增多,確實出現了一些問題。有些人出國原就不打算再回來,飛機一落地似乎就從人間蒸發了,因此才有出國後將所有人的護照全部統一收起來由導遊統一保管一説。那麼出關驗資也大概是出於這一考慮吧?但對這一考慮為什麼不可以在國內完成呢?中國人還驗不了個資?中國的信譽還不足以在這方面説了算?如果國際上真是這麼認為的,如果我們與人家的協議就是這麼簽訂的,那真是一個莫大的悲哀了。

    而真正更大的困惑與不快還在後面。話説這天我們來到義大利,導遊隨便講了一件事。她説,這個國家前不久對入境旅遊的國家排了隊,我國位居末後。原因是,雖然這些年我們國家經濟發展了,自掏腰包出境旅遊的人多了,也不再是出國背上一大袋子速食麵,被老外譏諷為“速食麵”團了,但到義大利的旅遊團,第一不去或很少去博物館,即使去了博物館對一些文物也亂摸一起,以致于在很多地方不得不特別用中文標明“手勿觸摸”之類的字樣。第二全部吃中餐,不吃西餐,而那中餐無一例外都是中國人開的,利潤全叫中國人賺走了。第三是中國去的旅遊團為省錢大都不找地陪,也就是目的地國的導遊賺不了中國人的錢。一個旅遊團隊不找地陪,那叫什麼旅遊,只能叫瞎糊逛,浪費自己的錢還是小事,關鍵是浪費了有限的旅遊資源,讓人家打心眼裏瞧不起。第四是糟蹋旅館的設施和將一些不文明的生活習慣,或者説將我們的許多陋習在異國他鄉肆無忌憚地進行了展示。用房間的床單擦皮鞋,隨地吐痰信手亂扔煙頭,不管在什麼場合,旁若無人地高聲喧嘩或打手機,早上吃自助餐,多拿窮佔吃不完扔下一堆便揚長而去。觀之我們這個團,當然不是人人都這麼丟人顯現,但以上這些問題或多或少都存在。那天在聖彼得堡,算是我們此行的第一站,臨上汽車時就出現了令我們十分尷尬的情況。許多人要上車,便將煙頭丟了一地。我們和申修文同志實在看不過去,只好俯下身來將一個個煙頭揀起。還有,導遊早已很委婉地告訴大家,西方人講究節約,早餐吃多少要多少,就是有人我行我素。我們十分納悶,咋就這麼沒記性呢?

    當然,話説回來,在西歐的半個月,總的講是很愉快的,但有這麼些不和諧的因素,多少令人掃興。我們這些同胞們難道不懂得,由於自己的不檢點,是多麼丟人。其實,丟自己的臉還是小事。一個中國人到了國外,不管你願意不願意,你就代表中國。你任何的不檢點不得體,丟得都是中國的臉,中國人的臉。誰有權力去這麼做呢?説到這裡,不能不提到一件事。那是我們在法國的巴黎,晚上去著名的瑪克西姆餐廳吃法國大餐。人真多,多到我們還沒正經享受美味,一條等待用餐的長龍排了起來。這天是星期日,週末出城到鄉下度假的本地人都回來了。浪漫的巴黎人當然不會風塵僕僕回家就下廚房,都來了。

    我們抬頭一看,只見他們靜靜地按順序排著隊,沒人加塞,沒人説話,似乎從他們臉上看不出不耐煩的表情。餐廳內倒是人聲鼎沸,放眼一望,那聲音全是與我們同一種膚色製造出來的。這就是我們看到的西方人:文明、禮貌、多數堪稱謙謙君子。

    西方發達國家人們的文明禮貌絕不是裝出來的,而是早就融化在血液中,體現在一言一行一舉一動中。在西歐的半個月裏,我們看到,無論是街衢鬧市還是旅遊景點,無論是商場超市還是餐廳書店,看不到西方人亂扔垃圾,聽不到西方人高聲喧嘩。大街小巷雖然車水馬龍,但只要有人橫穿馬路,那大多數當然是我們同胞,前行的車都仿佛是遇見了皇帝,一律早早地慢慢停了下來,直到你安全通過方才開動。早上也曾同西方人一起用過自助餐,我們專門留心觀察了一下,沒見有一個西方人多要東西吃剩下丟在餐桌上。那天下午,我們去羅馬的一處名勝,叫“許願池”。

    當時因為內急馬上要上衛生間。有人指了旁邊的一處小商店,説那裏面有。有是有,人家讓不讓,心中沒數。那也得去呀,我進去了。又怕人家看出來拒絕,於是便假模假樣裝出一副買東西的樣子。店裏只有一個年輕人,他仿佛知道我要來幹啥,咬著生硬的漢字,很客氣的對我説,廁所在裏邊,順便用手指了指。我也放下假面具,徑直後去。如廁出來,才發現在這窄窄的過道裏堆放了許多小商品。證之國內的經驗,我大受感動。我出門在外很少參與許願一類的事情,但在這裡,在“許願池”旁,我認真的許了一個願:願這個小店生意興隆,願這位年輕人萬事如意,更願我們中華民族繁榮昌盛,老百姓都早早富起來,在出國時再也沒有被驗資的尷尬,更沒有偷渡或出國就想著滯留他國的現象;尤其願我們全體中國人的文明道德素質達到相當的水準,大家都做一個堂堂正正的中國人,在國外不再遭人白眼。

    順便講清楚,也不是西方什麼都好。比如荷蘭的阿姆斯特丹,是我們在西歐惟一見到的自行車最多的城市,號稱自行車王國。這個城市70萬人口,就有80萬輛自行車。在這麼一個相當富裕的城市,自行車卻丟得人人頭疼。於是該市決定由公家出錢,購置兩萬輛自行車,一律漆成黃色,投放到街上供不方便者使用。只是你用罷再放到街頭,以備他人使用。

    沒想到的是,這兩萬輛自行車頭一天放到街上,只過一夜,第二天全部丟光。在這個國家,一輛自行車20個荷蘭盾,一把自行車鎖30個荷蘭盾,算是鞍比馬貴吧,沒辦法,也得買。於是,在這個城市街頭,自行車只要一停下,全部上鎖。就這也不保險,撬鎖偷車之事時有發生。在這個城市,竟有這樣的事情發生:小偷撬不開自行車鎖,發了狠,竟然花了比買一輛自行車還貴的錢另買了一把鎖再加到這輛偷不走的車子上,聽了讓人忍俊不禁。於是在這裡,常有銹跡斑斑的自行車上加了好幾把鎖,那大概都是樑上君子所為吧?還是在這個城市,更有紅燈區,身著三點式裝的妓女站在臨街的玻璃窗後面,搔首弄姿,招來客人,更是對西方文明的一大諷刺,自不在話下。而在法國巴黎,那吉樸賽人;光天化日之下,明偷暗搶,圍追堵截,讓你不得不時時加以小心。

    所以,西方有西方的問題,發達國家也不是世外桃源,不是人間凈土。但不管怎麼講,終究瑕不掩瑜,況且我們也不是檢查團,專門去挑人家毛病,對不?以人之長比己之短,人應如此,國家和民族之間似乎也應這般。(作者 段協平 樊清平 王全民)

[ 編輯信箱 ] [ 列印文章 ] [ ] [ 關閉窗口 ]
國內新聞24小時排行
國際新聞24小時排行

Manufacturers, Exporters, Wholesalers - Global trade starts here. 阿里巴巴中國
阿里巴巴公司庫
商業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