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列印文章 ] [ ]
守望中華禮儀之邦——兼談人文奧運
中國網 | 時間: 2006-08-21  | 文章來源: 光明日報

    守望中華禮儀之邦——兼談人文奧運 演講人:彭林 

    ■特約主持人開場語

    仲偉民(《清華大學學報》常務副主編):應光明講壇之邀,彭林教授今天給大家做一個演講,演講的題目是“守望中華禮儀之邦”。2008年北京奧運希望做到:世界給我十六天,我給世界五千年。五千年的“禮儀之邦”到底有什麼內涵?奧運會時我們怎樣充分展現五千年禮儀文明?怎樣從傳統文化中吸取營養,真正改善國人的禮儀習慣?我們請彭林教授就這些問題給我們講一講,大家歡迎!(掌聲)

    ▲彭林,1949年10月生於江蘇無錫市。1989年畢業于北京師範大學,獲歷史學博士學位。現為清華大學人文學院歷史系教授、博士生導師,經學研究中心主任,兼任國際儒學聯合會理事、中國社會科學院古代文明研究中心客座研究員、中國人民大學國學研究院兼職教授等。長年從事中國古代史與學術文化的研究,尤其注重對古代禮學以及《周禮》、《儀禮》、《禮記》等禮學經典的研究。

    時間:2006年5月15日 地點:清華大學新齋

    彭林:主持人,各位老師、各位同學,晚上好!眾所週知,禮儀是文明民族的標誌,世界上所有的文明民族都有自己的禮儀。我們中華是千年文明古國,禮儀文明真是粲然大備,“禮儀之邦”這個詞正是對她的讚譽。可是近代以來,由於非常複雜的原因,中華民族的禮受到了過度的批判,甚至被全盤否定,我們的生活中有些人甚至連起碼的禮儀規範都沒有了。正是這種“文化自戕”,動搖了我們民族自信和文化自尊的根基。如今,由於2008年我們要舉辦北京奧運,大家這才發現由於禮的缺失所帶來的問題。但是,“中華禮儀之邦”的內涵,並非只是指點頭哈腰、鞠躬作揖之類的交際禮儀,它的內涵非常之廣泛,我們應該怎樣認識它?在當代它還有沒有價值?這些問題都需要來作深入的探討。今天,我想結合人文奧運,談談自己對這些問題的看法。

    怎樣認識中華禮儀之邦

    2004年雅典奧運的開幕式,沒有向全世界炫耀希臘的現代化,而是展示了一個原汁原味的古希臘文明,這是他們高明和成功的地方。作為有著五千年文明的中國,北京奧運會的開幕式的主題是明確的,就是展現我們中華文明的人文精神。

    中國文化不是西方文明的分店,也不是西方文明的複製品,它是世界上為數很少的幾個原生文明之一,是東方人智慧的結晶,有著鮮明的文化個性。在我看來,北京奧運會的開幕式成功與否的關鍵,是能不能抓準中華文明的核心,並且把它完美地表現出來。有一位著名導演説:“中華文明博大精深,隨便舀一勺都是精彩的。”這話只説對了一半,中華文明確實非常浩瀚,精彩之處,在在多有,但它決不是一鍋粥,無論怎麼舀都一樣。這些年各地的文化熱蔚為大觀,茶文化、酒文化、豆腐文化、小棗文化等等,無所不及。再看書攤上,青樓文化、乞丐文化、流氓文化之類的書觸目皆是。這些當然都是文化,也應該研究。但是,毋庸諱言,它們都不是中華的核心文化。

用禮樂之道教育民眾

    中國傳統文化的核心是禮

    中華文明的核心是什麼?這在學術界是見仁見智的問題,我認為是禮。有人會説,你這是賣什麼吆喝什麼,因為你是研究禮的,所以才會把“禮”抬得這麼高。可是對不起,這一説法的發明權不是我的,而是屬於著名的史學家錢穆先生。早在上世紀六十年代,錢先生就先獲我心。錢先生在台北的素書樓會見一位美國學者時説:“你對中國文化的認識,只是看到了它的手指和腳趾,要了解中國文化必須站到更高來看到中國之心。”錢先生非常明確地説道:“中國的核心思想就是‘禮’”。為什麼可以用“禮”來統領中國傳統文化呢?錢先生強調了以下兩個要點:

    首先,“在西方語言裏沒有‘禮’的同義詞”,“西語中沒有‘禮’這個概念,西方只是用風俗之差異來區分文化”。正因為如此,歐洲國家的地域多“小國寡民”的特徵。而在中國,方言、風俗可以彼此歧異,但是,“無論在哪兒,‘禮’是一樣的”。中國各地的風俗、方言的差別之大,甚至不亞於比如法國與德國的差別。而數千年來,中國雖然歷經磨難,但始終沒有走向分裂,因為彼此在一個更高層次上是認同的,那就是“禮”。

    其次,“(禮)是整個中國人世界裏一切習俗行為的準則,標誌著中國的特殊性。”傳世文獻裏可以為錢先生的説法提供佐證的地方可謂比比皆是,比如《左傳》中講到,禮是“天之經,地之義,人之行”,是為政者“經國家、定社稷、立民人”的依據。《左傳》和《禮記》裏還多次講到禮是“國之幹也”、“人之幹也”,“政之輿也”之類的話,禮無論是對於國家還是對於個人,都猶如一棵樹的軀幹,而不是枝杈。沒有它就挺立不起來,因為它是中國人立國安身的準則;禮還是推行政令的車輿,沒有它,再好的政令也不可能通達于四方。可見“禮”在中國傳統文化中的地位之重要,於此可見一斑!

    錢先生的見解,高屋建瓴,非常精闢,不如此認識,就不足以把握“中華禮儀之邦”的本質,我本人非常的贊同。可惜不知什麼原因,學術界似乎很少有人注意到錢先生的這個談話,所以我必須在一開頭就特別提到,希望引起大家的關注。

    “禮”是什麼

    看似簡單的行為,都包含著尊敬父母、文明進餐等道理

    那麼,具體來説,禮包括哪些內容呢?限於時間,我不能面面俱到的介紹,只能著重介紹下面幾個要點。

    首先,禮是以道德為核心的國家典制。任何國家都有典章制度,而在中國古代,十分強調典制的制訂,一定要符合禮的原則。為什麼呢?因為古人是把禮作為道德和客觀規律的代名詞的。所以《禮記》中寫道:“禮者,理之不可易者也。”“易”是改易、移易的意思。禮體現的是不能改易的道理,具有最大的合理性。

    國家典制是行政管理的規範,對於國家的長治久安至關重要,所以歷代政治家和執政者都非常重視,因而有許多的作品。其中最值得向大家介紹的是《周禮》這部書,不知諸位讀過沒有?清代學者孫詒讓稱讚它“體大思精”,是黃帝、堯、舜、禹、湯、文王六代治國智慧的整合。《周禮》是一部理想國的藍圖,建立一個美好的國家所需要的綱領和政策,書中幾乎全部涉及到了。例如:中央和地方的格局應該怎樣劃分?兩者的關係怎麼協調?如何教育民眾?如何考核各級官員?部門之間如何制約?豐歉之年的稅率怎麼確定?司法制度如何保證公平合理?等等,非常豐富,而貫穿于其中的則是“理”。

    下面我們舉一個例子。《周禮》裏的秋官是主管司法的部門,但這絕不是一個濫用刑罰的機構,因為嚴刑酷法不能徹底解決問題。刑是一種在迫於無奈的時候才使用的教育手段,目的是為了最終不用刑。因此,秋官裏面有許多合於“理”的規定。例如,在判定罪名時,先要確認是故意犯罪還是過失犯罪、是初犯還是屢犯?如果屬於初犯,罪行較輕,就不要關進監獄,讓他站在一塊稱為“嘉石”的石頭上,把罪名牌挂在他胸前,讓他感到羞恥,決心改過自新。這樣雖然沒有用刑,但已經達到了教育的目的。再如,為了保證下情上達,民眾有冤屈要申訴,有關官員必須受理。如果拒絕受理,申訴者可以站在一塊叫做“肺石”的石頭上,這時監察部門的官員就會出來聽取申訴,如果情況屬實,拒絕受理申訴的官員要受到懲處。

    類似的制度,也見於其他禮書。例如,《儀禮》中的《覲禮》記載的是古代諸侯國之間派使者相互聘問的儀節。在主賓見面的時候,使者要致送“國禮”——“圭”,一種非常珍貴的玉器,這是必須要有的外交禮節。但是,在使者要歸國的時候,主人要舉行一個稱為“還玉”的禮節,就是把對方致送的“圭”鄭重其事地奉還給使者。各位可能要説,這不是開玩笑吧?既然接受了,為什麼還要退回去?這裡面是含有深意的。國家與國家交往,借助於禮物來表達自己一方的敬重,這是在情理之中的。直到今天,我們去見客人都是不好意思空著手。可是,如果彼此交往的注意力集中在禮物的貴重與否上面,那麼,這個禮就成了行賄和受賄,味道就完全變了。所以,“還玉”禮節的設計非常重要,是為了不讓禮物沖淡禮的真意,表示君子之交淡如水。

    《左傳》一書以敘述史事為主,中間常常夾雜“君子曰”的評語,評判的標準是“禮也”還是“非禮也”,就看你的言行是否站在“禮”上。比如魯隱公五年春,魯隱公忽發奇想,打算到一個非常遙遠的、叫做“棠”的地方去看人家捕魚。臧僖伯勸阻説:根據自古相傳的禮制,國君是為民眾樹立法度的人,應該專心去做國家的大事。執行亂政,那是要亡國的。魯隱公堅持要去,臧僖伯“稱疾不從”。由於隱公的做法“非禮也”,不符合禮,所以史官將它寫進了魯國的史書,以警示後人。所以説古代的禮,包含了一套以道德為核心的制度。類似的例子,《左傳》裏非常之多,如果大家有興趣,不妨一讀,相信收穫一定會很多。

    

    在戰國時代,臨淄人就已經盛行玩“蹴鞠”了

    禮是對人性合理的制約

    西方文化是以神為中心的宗教文化,人的靈魂是要靠上帝來管理的。中國文化不然,它是以人為中心的,人的靈魂是要靠自己來管理的。這是東西方文化的重要區別之一。

    那麼,人怎樣管理自己的靈魂呢?時下有一個時髦的説法,叫做“要學會管理自己的情感”。情感、情緒能夠左右人的行為,情感偏頗、情緒失控就會出亂子。我這裡有一張北京晚報,上面有一篇報道,題目是《2/3的命案屬於激情犯罪》。

    《中庸》開頭説的“天命之謂性,率性之謂道,修道之謂教”,是全篇的核心之所在。“天命之謂性”,是説人的喜怒哀樂之情,是與生俱來的天性。“四海之內其性一也”,尊重人性,具有普世的意義。“率性之謂道”,“率”就是沿著,沿著尊重人性的理路來治理老百姓,充分考慮到民眾的喜怒哀樂之情。那麼,幾乎就是治國之道了。可是,人性有天然的弱點,我們每個人都是如此,除非你是聖人。如果過分張揚人性,肆意放縱它,那麼人性與獸性就沒有什麼區別了。因此,需要通過教育來引導民眾,讓他們懂得修正自己的情感,這就是“修道之謂教”。朱熹在《四書集注》裏説,修道的“教”,就是指禮樂教化。

    《中庸》接著説:“喜怒哀樂之未發謂之中,發而皆中節謂之和”。人的喜怒哀樂之情在沒有外發的時候,是處於“中”的位置,既不過分,也沒有不足的問題。當人在受到外界的影響,情感的外發就不是這麼一回事了,往往不是太過,就是不足。要想做到“發而皆中節”,就是恰到好處,就像孔子評價《詩經》的時候所講的,“樂而不淫、哀而不傷”,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了。一旦進入“和”的境界,在任何時候都能波瀾不驚,從容面對一切,情緒不會大起大落,不會大喜大悲、狂怒暴躁,“舉世譽之而不私悅,舉世毀之而不加沮”,這是一種很高的修養,需要長期的學習。

    《中庸》又説:“中也者,天下之大本也。和也者,天下之達道也”。民眾原本就有中正的本性,這是我們得以治國的最大的“本”。通過禮的方式,把民眾引導到“和”的境界,把殘留在人性中的動物性轉變為理性,這是治國平天下的最大的道。《中庸》之道,就是追求“和”的道理。“禮之用,和為貴”,禮的終極目的,就是造就和諧的人以及和諧的社會。現在西方有人説中國的發展方向不清楚,其實中華民族從古代就是講“和”的民族,最有資格談“和諧”。我們今天提出建立“和諧社會”,要走“和平發展”的道路,絕不是應付海外輿論的權宜、粉飾之詞,而是我們千年傳統的自然延續。

    儒家認為,人修身需要在“質”和“文”兩個方面下工夫。“質”是人之所以為人的品德,比如質樸、誠信、正直、敬讓,這是做人的底色。“文”,説得簡單一點就是一個文明人的典雅的“文采”。孔子的一個學生對此非常不理解,認為“質”就行了,幹嗎要“文”?孔子説,虎豹與犬羊的重要區別是在於它們的皮毛上面的“文”不一樣,如果把它們的皮毛統統剃掉,還能區分虎豹和犬羊嗎?“質”是“文”的依據,“文”是“質”的表露,《樂記》裏有一句非常經典的話,叫做“德Q動於內”,“禮發諸外”。所以,中國人的禮,非常強調內在的德性,把它當做學習禮的起點。

上一頁  1   2   3   4   下一頁


[ 編輯信箱 ] [ 列印文章 ] [ ] [ 關閉窗口 ]
國內新聞24小時排行
國際新聞24小時排行

Manufacturers, Exporters, Wholesalers - Global trade starts here. 阿里巴巴中國
阿里巴巴公司庫
商業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