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列印文章 ] [ ]
收入分配體制改革——一場“靜悄悄”的革命
中國網 | 時間: 2006-08-09  | 文章來源: 金羊網

    新一輪的收入分配製度改革在某種意義上講就像是一場“靜悄悄”的革命,不事張揚,但一直在有條不紊地進行著。

    新一屆中央領導班子上臺之後首先為社會弱勢群體辦了幾件實事:一是對農民“多予少取”,出臺減免農業稅政策;二是各地陸續提高了(主要針對農民工的)最低工資標準、企業離退休人員基本養老金標準和城市最低生活保障水準,並不斷擴大城市居民低保範圍。然後,政府將視線又轉向了中低收入階層:一是將個人所得稅起徵點由800元大幅提升至1600元;二是頒布並實施《公務員法》,讓政府公務員人員的工資上漲有法可依。現在,有關部門則又開始積極《推進收入分配製度改革的意見》。這一連串的動作脈絡清晰、節奏分明,充分説明瞭一點:當前的收入分配改革並不像以往通常所做的那樣,只是一個技術性的局部調整,而是一個系統性、全方位的大變革。

    事實上,從國際橫向比較看,我國居民收入差距跟巴西、阿根廷這些拉美國家差不多了。而從分佈結構看,收入差距廣泛存在於社會經濟的各主要方面。

    一是城鄉差別。按國際勞工組織發表的1995年36個國家的資料,絕大多數國家的城鄉每人平均收入比都小于1.6,只有三個國家超過了2,中國是其中之一。2004年我國城鄉收入差距擴大到了3.53:1。如果考慮到城鎮居民享有各種補貼、勞保福利和社會保障等隱性收入,以及農民尚需從純收入中扣除柴草等不可能成為消費基金、“三提五統”和用於再生産的部分,我國的城鄉居民收入實際差距約為5:1-6:1。社科院一份研究表明,如果把醫療、教育、失業保障等非貨幣因素考慮進去,中國的城鄉收入差距世界最高。

    二是區域差距。從2000年到2003年,西部與東部地區每人平均GDP的差距已由7548元擴大到了9250元。GDP增長率的差距也由2.54個百分點擴大到8.39個百分點。

    三是行業差距。2004年最高的是證券業,為50529元,最低的是林業,為6718元,兩者相差6.52倍。此外在目前,電力、電信、金融、保險、水電氣供應、煙草等行業職工的平均工資是其他行業職工平均工資的2-3倍,如果再加上工資外收入和福利待遇上的差異,實際收入差距可能在5-10倍之間。

    四是企業差距。即使同為國有控股公企業,2003年,寶鋼股份負責人薪酬最高的前三名平均值為85.34萬元,中石化負責人薪酬最高的前三名平均值為28.4萬元,華能國際負責人薪酬最高的前三名平均值為47.34萬。同為石油行業的國有企業負責人,年收入差距也達5倍以上。

    根據國際經驗,每人平均GDP達到1000美元到3000美元的社會階段,既是可能的經濟騰飛期,也是社會矛盾易發期。有些國家由此出發經濟再上一個臺階,成為了發達國家。而更多的國家則是因為沒有處理好社會矛盾,導致了經濟停滯不前,甚至出現了倒退。造成這兩種不同結果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收入差距是否合理。目前,我國經濟發展目前正處於這一敏感區間,收入分配差距又如此之大,加速推進制度改革刻不容緩!

    (作者高輝清係國家資訊中心發展戰略處處長)

[ 編輯信箱 ] [ 列印文章 ] [ ] [ 關閉窗口 ]
國內新聞24小時排行
國際新聞24小時排行

Manufacturers, Exporters, Wholesalers - Global trade starts here. 阿里巴巴中國
阿里巴巴公司庫
商業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