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聞薈萃 | 專題庫
    易中天,廈門大學人文學院教授。因在央視“百家講壇”憑藉“大話三國”紅透大江南北。他被冠以 “中國學術超男”、“麻辣教授”的名號,給自己贏得一大批狂熱追捧者“意粉”“乙醚”,出版的《品讀漢代風雲人物》、《品三國》在當前的圖書市場更是風靡一時。可謂如日中天。
    在風光的背後,他的學術風格也受到學界和傳媒的指責。易教授在帶領讀者品讀歷史的同時,讀者也在品讀著“易中天”。
    易中天怎麼就成了一種文化現象?
‹現象:教授也“瘋狂”
        參與成都城市規劃、主講百家講壇、做感動中國、魅力城市評選的評委等,頻頻出頭露面,易中天給人的感覺和傳統意義上的教授有很大不同,瘋狂教授、超級教授等詞彙成為不少人給他的稱謂。 >>>>
易中天:像超女一樣紅的博導
        如果像評選“超級女聲”那樣,讓老百姓發短信選舉心目中的“超級教授”,恐怕易中天當仁不讓地要入選。甚至,他的粉絲們也跟超女的粉絲一樣,給自己起了“意粉”、“乙醚”這樣的綽號。“他們還説我講的是麻辣史學,我又不吃花椒,怎麼可能麻辣?要我説,我明明是生猛海鮮,怎麼會是麻辣火鍋?”他沒想到自己在《百家講壇》一露臉就這麼有觀眾緣,更沒想到自己的語言方式會被人作為樣本研究揣摩。 >>>>
“意粉”:“嫁人就嫁易中天”
        妙語連珠的説史風格,讓易中天擁有一批忠實的擁躉,他們自稱“意粉”、“乙醚”,更有好事者總結出易中天的精彩語錄,冠以“超級教授”的大名,在各種文化論壇流傳,其中有七成以上的“意粉”是13-25歲的年輕人。易中天講演時聲情並茂、舉手投足間透出自信,俘虜了無數“易粉”的心。女孩還發出了“嫁人就嫁易中天”的口號。 >>>>
 
“瘋狂”語錄
“司馬懿自己打馬上前,大為驚詫,説牛鼻子老道搞什麼搞?城門大開,他開Party啊。於是撤軍。”
“估計(曹操的)老丈人也不敢嫁,丁夫人也不肯嫁,也沒人敢娶,你説誰敢娶閻王的前妻?”
“(曹操)長期行軍打仗,對女人也不能講究,只能將就!”
“劉邦呢,這時候正由兩個女孩子一左一右侍候著洗腳。可能和我們現代人一樣,還搞點足底按摩什麼的。”
 
 
‹爭議:歷史能否被娛樂化解讀
葛劍雄:活潑説史又何妨
        易中天做的節目有人聽,書有人買,能擁有那麼多“易迷”,説明社會需要他,至少社會中這一部分人需要他。社會需要各種角色,億萬民眾有各種興趣愛好,完全可以各得其所,各尋其樂,不必強求一致。易中天找到一個合適的角色,既是改革開放提供的機遇,也是他自己的本領和努力,大家應該樂觀其成。 >>>>
學者走向大眾 拉近觀眾和歷史距離
        易中天的講座沒有專業術語和文言,他用自己的語言“翻譯”正史。他告訴記者,講述歷史,除了“正説”,還有“戲説”、“大話”等,而他探索出的方法是“趣説”。因此,他將古典人物、事件幾乎都“現代化”了。 >>>>
學術明星是文化最好的市場翻譯
        學術的一貫特點是以高深莫測做“圍墻”,這就有意無意地遮罩了市場的監測。自然科學領域的典型例子是,一方面是學術論文層出不窮,學術投入逐年遞增; 一方面是能轉化為生産力的微乎其微。在人文領域,一邊是學者的等身著作; 一邊是青歌大賽選手近乎滑稽的應答……無論哪種都是對資源和資本的浪費。 >>>>
 
易中天的歷史觀有問題
        “如果讓民眾産生‘重義輕利’看法的話,那麼易中天是成功的;如果易中天的講解在民眾中造成的是‘真小人’比‘偽君子’可愛的話,我想易中天肯定是失敗了。” 張光芒博士説:“歸根到底是他把生存的智慧抬高到了比生命終極意義還高的高度,把三國演義中本屬於‘大道’的東西,都妙讀為實利和技巧,你説他宣揚的價值觀對嗎?” >>>>
從余秋雨到易中天 知識分子的"媚俗"
        從余秋雨到易中天,其實正好是近10多年間,隨著電視和網路媒體的漸顯強勢,中國的知識分子精神與整個社會價值觀念上,從“媚雅” 即追求精英文化,逐漸走向了“媚俗”即張揚草根需求、順從大眾品位的過程。 >>>>
易中天亂嚼三國 將核心內容庸俗化
        葛紅兵部落格中有一篇約2000字的《如此易中天,可以休矣》的文章。在文章中他舉例説:“易中天説‘大家都認為袁紹是績優股時,郭嘉卻看出那是垃圾股;而在大家都以為劉備是垃圾股時,諸葛亮卻把他看作績優股。’但諸葛亮選擇劉備,是有政治信念和人生信念的,易中天對諸葛亮的這個解釋完全是庸俗化了諸葛亮。” >>>>
‹困惑:學術傳播的大眾化路徑
三問易中天:要給大眾怎樣的學術?
        廈門大學教授易中天因在電視上品讀漢代和三國歷史成為公眾人物。其著作版權拍出高價,眾多“粉絲”為之癡狂。同時,也招來一些質疑:學術如何走向大眾?學者如何自我定位?學者如何看待名利? >>>>
專家“喊冤”:替你讀書,何錯之有?
        江南大學影視研究室的趙翌認為,對大多數觀眾來説,在工作繁忙的情況下再去翻書實在是件苦差事,但如果有人把可讀的替你找好了,還領著你讀,把書裏枯燥的東西掰開揉碎了,還加上調料再喂給你吃,那還不好嗎? >>>>
易中天:實踐和時間是最好裁判
        易中天説,批評、關注、回應是人的權利。我對批評有三條原則:一、指出硬傷──立即改正;二、學術問題──從長計議;三、講述方式──不爭論。有些事情,將來討論比現在討論好;大家討論比個別人討論好;讓事實説話比主觀臆斷好。 >>>>
啟示
文化傳播者通達比精專更重要
        中國古代學術研究的傳統是文史哲不分家,現代學術也主張跨學科、跨領域的研究,因此沒有必要畫地為牢。只不過,這樣做很難,弄不好也會“兩頭不討好”。易中天自我評價説,自己的學術不是頂尖那類,屬於雜家,但正所謂多通則松。松歸松,好在能通,通而融、而匯,對一個知識傳播與學術的引導者來説,“通達”也許比“精專”更重要。 >>>>
責任編輯:陳方 陳維松
用戶名 密碼 匿名
 
*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有關法律、法規,尊重網路道德,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而直接或間接引起的法 律責任。
*中國網擁有管理筆名和留言的一切權利。
*中國網新聞留言板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
*您在中國網留言板發表的言論,中國網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
*如您對管理有意見請向留言板管理員反映。
*參與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經閱讀並接受上述條款。
*文明辦網文明上網舉報電話:010-68993056 舉報郵箱:jubao@china.org.cn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china.org.cn 電話: 86-10-68326688
京ICP證 040089號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0105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