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列印文章 ] [ ]
不能把城市建成“一塊水泥板”
中國網 | 時間: 2006-08-02  | 文章來源: 新華報業網

    新華報業網訊 “不能把我們的大地砌得滿滿擠擠像水泥板,它改變了我們的城市氣候!”剛剛在無錫召開的中國城市經濟高層論壇上,包括兩院院士、中國城市經濟學會副會長周幹峙等專家,針對眼下城市裸露地面越來越少、地表呼吸幾近窒息的現象大聲疾呼。

    “城市大地本來有如濕潤的地毯,冷暖調節有致。如今,裸露地面戴上水泥面具,割斷大氣和大地、雨水和地下水的熱迴圈交換和水迴圈交換,是造成短時間內暴冷暴熱、下雨就淹等異常現象的罪魁禍首!”

    周幹峙院士等專家因此提出,在城市規劃裏頭,除了要控制建築密度、建築容積率以外,有必要增加一個新內容,就是控制城市的硬地率,也即水泥地面積。

    周幹峙以建設部周邊環境變遷,説明硬地增多之害。50年代,是街坊設計,中間栽樹,冬天可以溜冰。到60年代,四五層的房子都推倒,原地矗立起二十多層的胖大塔式住宅,所有的裸露地面變成了水泥板,即使有綠化,看上去也是花盆式的點綴。過去家裏都有穿堂風,風扇就能解決問題,但現在,家家都離不開空調了。整個北京都是如此。城市中心總要比郊區高出3到5度。

    現在還有個問題,城市一下大雨就淹。大家都把板子打到市政部門的身上,抱怨排水不暢,但殊不知,硬地增多也是禍根。硬地範圍變大,雨水徑流改變,原先該滲透進地下的,現在都一股腦涌進排水管,如何不淹?

    這還帶來新問題:水都順著水泥板流走了,地下水涵蓄不夠。但現在全國一半以上城市缺水,大家都來開發地下水,挖肉補瘡。歷史上北京的水井水位在地下5-6米,而現在已在負百米之遙。問題又接踵而至:地下水位回落,地表就盛不住水,於是大家又搞防滲,水泥的,膠泥的都來,人為地隔斷了水體和周邊環境的交流,於是水質發臭變味,生物消亡。北京圓明園防滲失敗,根源在此。

    城市裸露地面為何如此重要?形象地説,我們的城市是建在一個多孔而濕潤的“地毯”上,水和熱量因此跟大氣、土地直到相當深的地下形成了一個生態迴圈。地球最冷天氣不是日、地最遠的時候,就是有大地在調節、放熱。

    省社科院研究員田伯平的研究表明,現在城市都在快速“攤大餅”,用的“面”料,無一例外是水泥。2000-2004年4年間,全國城市建成區總面積凈增30%多,達7967平方公里。這樣巨大的“水泥板”,將水迴圈和熱迴圈隔斷不少。看起來城市裏還有大樹,實際上只有少數幾個“坑”跟大地是相通的,相當於只有少數汗毛孔在呼吸。

    難怪有專家深有感觸地説,雖然如今城市耗費鉅資“請大樹進城”,建起“都市森林”,也有成片的綠地和公園,但是,城裏的綠地就是不如鄉間的綠野讓人感覺更有自然氣息。有的人還提到,山東臨沂氣候舒適,一個重要因素,是建築舒朗,有大的水面和地面,城裏城外,大小氣候相差無幾。

    周幹峙在論文中提到,上個世紀50年代,北京城市水泥硬地率不會超過50%,總有一半的土地是天然地面。但是現在,乾坤大扭轉,從建設部拿來圖紙一看,硬地率肯定超過80%,剩下的裸露地面只有百分之幾了。這不光影響到熱迴圈和水迴圈,導致“熱島效應”,還可能影響到生物鏈,影響到蟲子、細菌、病毒。生態鏈被認為是上個世紀人類最大的發現之一,現在千萬不能讓水泥板把認識給遮罩了。

    在德國,就有城市硬地率不得超過45%的硬性規定。不少專家呼籲,城鎮化進程中,應該規定硬地率不能超過多少。一半不行,也可以規定不得超過60%或者70%。“不能把我們的大地砌得像推倒的墻一樣,因為這絕對不符合生態規律。” (來源:新華報業網-新華日報/作者:燕志華)

[ 編輯信箱 ] [ 列印文章 ] [ ] [ 關閉窗口 ]
國內新聞24小時排行
國際新聞24小時排行

Manufacturers, Exporters, Wholesalers - Global trade starts here. 阿里巴巴中國
阿里巴巴公司庫
商業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