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列印文章 ] [ ]
我們需要什麼樣的"城市名片"
中國網 | 時間: 2006-08-02  | 文章來源: 新華網

    在北京市政協會議上,北京市副市長張茅認為,北京市在國家首都、國際城市、文化名城、宜居城市四個發展定位中,宜居是最大的難點。城市應當宜居,是一種撥亂反正,也是恢復常識,回歸城市自身的邏輯。哪一個城市不應當首先是宜居的呢?面對不斷增加的人口和環境壓力,實現北京的宜居目標固然困難重重,但我認為對於北京的城市定位而言,也許它還不是最難的,因為宜居環境是可以慢慢建設、逐漸改善的。最難的,還是“文化名城”。

    作為世界上獨具魅力的歷史文化名城,北京的古都風貌、城市文脈能否保存下來,至今並沒有很好解決。它難就難在不能像宜居環境那樣可以逐漸建設,而是消失了就沒有了。在近20年的城市化進程中,北京的歷史文化面貌遭到很大破壞,衚同、四合院和歷史文化街區已經所剩不多,仍然每天都在流失。因為,它不僅要為國家首都的政治任務讓路,要為國際城市的建設目標犧牲,也在為“宜居城市”獻身。然而,當國家首都、國際城市、宜居城市的目標都實現了,而歷史文化名城不存時,她還能再叫“北京”嗎?

    時至今日,關於北京獨特的城市定位、文化魅力,我們還沒有形成共識。現在經常説“核心競爭力”,它是指一個城市或企業難以模倣和複製的資源、價值和優勢。那麼北京市的“核心競爭力”究竟是什麼?是金寶街、CBD、汽車産業、中關村,還是800年古都文化?在很長的時間內,北京一直在追求香港、紐約那樣高樓林立、車水馬龍的“震撼人心”的“現代化景象”,甚至直言要打造“中國的曼哈頓”,作為北京新的“城市名片”!其後果是北京作為國家首都的功能逐漸雜亂,作為“國際城市”的魅力正在減退。

    如一個外國記者評價:隨著中國爭取成為世界第一旅遊目的地的努力,中國可看的東西卻越來越少。前幾年在北京召開的世界建築師大會上,來自各國的優秀建築家沒有掩飾他們對新北京的失望——他們以為還有一個“唐詩一般美麗的北京”!他們不能理解,為什麼擁有5000多年文明的北京,卻像十幾歲孩子般莽撞行事,穿上一身俗氣的洋裝?

    北京仍然在樂此不疲地“變臉”。關於舊城改造,從上個世紀50年代拆城墻起,我們已經付出了過於沉痛的代價。2003年,在歷史文化保護街區南池子拆舊建新的“保護”工程,曾引致世界文化遺産委員會的黃牌警告。在大柵欄重演的在古老歷史街區開闢通衢大道、大規模拆舊建新、造“假古董”的“保護”模式,仍然是以房地産為本的“建設性破壞”的老路。其實,通過明晰産權、居民參與、政府提供小額貸款的方式進行自助式的修繕,對舊城、老街採取微迴圈方式逐漸更新,已經有現成的方法和經驗,是可以實踐和推廣的。在舊城保護方面,北京實在應該改弦易轍,有所長進,建立“首善之區”的良好形象。

    順便説到“城市名片”。在中甸搶先改名香格里拉之後,許多城市都坐不住了。珠海和四川的雅安都把自己定義為“浪漫之城”。雅號“蓉城”,以“美食之都”、“休閒之都”聞名的成都也不滿意這一名聲的“檔次”,它為自己的新命名是“東方伊甸園”!然而,龍應臺去年實地遊訪之後,卻感到她失去了成都——她一直幻想著如《花間詞》中萬種風情的蜀中。她認為“最好的還是跟小巷裏的人講四川話,坐在榕樹下,讓一套日久年深的竹桌椅作伴,喝出蓋碗茶不一樣的感動”。她還建議這樣宣傳介紹成都:“詩社最多、讀書會最多、桃花最多、桃花樹下的麻將最多。”這真是令人心儀的城市理想。

    北京也有類似的問題。關於北京的申奧口號“新北京,新奧運”,老舍之子舒乙頗不以為然,認為這仍然是“以新為美”的舊思維。他提出的口號是“老北京,新奧運”。(來源:南方都市報 楊東平)  

[ 編輯信箱 ] [ 列印文章 ] [ ] [ 關閉窗口 ]
國內新聞24小時排行
國際新聞24小時排行

Manufacturers, Exporters, Wholesalers - Global trade starts here. 阿里巴巴中國
阿里巴巴公司庫
商業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