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 聞  /  新聞評論
一段長城兩"婆婆" 管轄權之爭致殘長城無人修
中國網 | 時間: 2006-04-28  | 文章來源: 新京報

司馬臺與金山嶺長城管理處因長城管轄權發生衝突,專家稱長城管理需要突破行政區劃

因為雙方存在管轄權之爭,這段極有價值的“文字磚”長城的維修計劃一直擱淺。記者徐春柳攝

■關注焦點

一段長城管理權的長期爭議,升級為兩邊管理者的互毆。雙方各執國家有關文件,各自有理。

爭執的潛臺詞,是經濟利益的衝突。而爭執的代價,是遊客必須多付一次門票。

其實,代價最重者,還是我們的長城。它的修繕計劃,在它的管理者相爭中,一再擱淺。

長城需要跨行政區的文物管理和保護,而據專家説,出臺相關法規“尚無時間表”。

2006年4月25日,一段長城管理權的長期爭議驟然間升級:當司馬臺長城管理處5名工作人員巡查到13號敵樓時,金山嶺長城管理處的工作人員要求他們買票。雙方起了衝突,最終發生互毆。司馬臺長城管理處自稱4人受傷,而後者也稱1人頭部受傷。

這樣的“敵對狀態”其實並不新鮮。此前三天,金山嶺長城管理處拔去了司馬臺長城景區管理處插在此地的標牌。此前一週,司馬臺長城管理處扔掉了金山嶺長城管理處放在10到14號敵樓的垃圾箱。

長久以來,一直有遊客買了一家的票,卻在10到14號敵樓間,被另一家攔下,要求再次買票。

一段長城兩個“婆婆”

北京密雲與河北灤平以長城為界,這裡是京冀分野之地,北為灤平,南為密雲。中間一段長城西起龍裕口,東止望京樓,總長10.5公里。

産生爭議的,就是這10.5公里長城中的一段。

“我們批的比較早,1988年的第三批重點。”灤平縣金山嶺長城管理處主任張惠東出示了1988年國務院5號文件:金山嶺長城是第三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屬地是河北灤平縣。國家文物局出版的第三批重點文保單位介紹上寫道:金山嶺長城位於灤平縣與北京密雲縣交界處……西起龍裕口,東止望京樓。全長10.5公里……“所以我們認為從望京樓到龍裕口67個敵樓,都是金山嶺長城的範圍。”從開發時間上,張惠東認為金山嶺長城管理處早在1984年就著手開發,而司馬臺長城管理處則晚了4年。而眼下,司馬臺長城管轄著望京樓以西的長城,實際控制著25個敵樓,目前在9號與10號敵樓之間賣票。按金山嶺方面的説法,“司馬臺長城是得寸進尺,一步步從8個樓子,到21個樓子,再到現在的25個樓子。”

“金山嶺長城開發時間更早”的説法,得到了司馬臺長城管理處長城旅遊公司的副總齊春祿的承認,不過他説司馬臺長城同樣是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記者查詢到司馬臺長城是第五批國家文物保護單位。“如果望京樓也是金山嶺的,那我們當初在修的時候,他們為什麼不攔著?”齊春祿介紹,他們認定的範圍是從望京樓到18號敵樓都屬於司馬臺長城,一共35個敵樓。“我們沒有相關法規規定範圍,他們也沒有。”齊春祿稱,司馬臺方面的理由是慣例,因為這段長城他們維修過。

管轄權爭議下的經濟賬

司馬臺和金山嶺長城管理處在這段長城的兩端分別售票,司馬臺40元,金山嶺30元。如果遊客穿越整段長城,需要花70元。但由於從司馬臺到金山嶺是上坡,只有少數遊客會全部走完。而金山嶺到司馬臺是下坡,遊客比較容易走完全程,再加上司馬臺離北京較近,所以走司馬臺的遊客要多於金山嶺,門票收入自然要高。“我們的收入是他們差不多2倍。”齊春祿介紹,他們一年的遊客約在30多萬。如此算來,光門票收入就在1000萬以上。金山嶺方面也承認自己的遊客大大少於司馬臺,如果中間這段長城再給司馬臺佔了,遊客還會減少。

這段會影響客流的長城,正是雙方爭奪的焦點,從10號敵樓到14號敵樓,長度大約1000米,兩家的實控範圍都還沒有覆蓋。這裡有極有價值的“文字磚”長城,每塊城磚上都刻著“萬曆鎮虜騎兵營”等字樣。緊連著“文字磚”長城的,是小弧頂樓上的一塊麒麟影壁,上面的12塊方磚上浮雕著一隻栩栩如生的麒麟。“他們往這邊擴張,就是衝著這些來的,”金山嶺長城管理處的副主任郭中興説:“如果這個兩個景點開發後,肯定會受到遊客的關注。”

此外,這段長城的最終歸屬還將影響周邊群眾的經濟收入。71歲的李佐貴是灤平縣曹柵村人。他告訴記者,當地靠天吃飯,好的時候,每人一年的收穫就光夠吃。因此,在長城上辦個證,賣點雜貨是村裏人的重要經濟來源。據了解,灤平靠近長城的三個村落都指著長城過日子。如果這段長城歸了北京,他們只要一過界,就要被收門票,收入必將受到極大影響,所以他們的態度很明確,要確保長城劃規自己管理。

打架事件發生後,灤平縣的縣委副書記常金超在26日上午趕到了金山嶺長城處理。他表示目前最重要是的穩定村民的情緒,不要發生兩方械鬥的事。他説還沒有與司馬臺方面溝通過,因為屬於不同行政區劃。

殘長城維修受阻撓

長城管轄權之爭,受傷最深的還是長城。在“誰開發,誰管理,誰受益”的政策下,爭執使得長城的修繕計劃長期擱淺。

26號下午,記者在金山嶺長城小弧頂樓附近看到,長城墻體多段出現了缺口,馬道、階梯、垛口、敵樓都有嚴重破損,部分長城甚至坍塌中斷。連接小弧頂樓與大弧頂樓的“文字磚”長城破損嚴重,遊客只能從城墻外繞行,無法登賞“麒麟影壁”。

在殘破的城墻外,堆放著原本用來修繕長城的磚塊和石灰,木支架也散落在地。據金山嶺的郭中興介紹,去年10月15日開始,他們往上拉這些維修材料,剛一開工,司馬臺長城方就派了保安與一些老頭老太,往長城上一坐,不讓修。等工人一走,又把木架子推倒,把石灰往山下推。修繕工程一直拖到冬天后,工程隊只好撤了,把更多的建材堆放在山下的管理處。

郭中興還介紹,前年10月,弧頂樓突然坍塌,他們組織搶險修理,因司馬臺方阻止沒修成。“當時説的是我們沒有相關文件,現在一年後我們有文件了,還是不讓修。”郭中興指的文件是國家文物局于去年5月9日對河北省文物局關於金山嶺長城四眼樓到後川口樓修繕方案的批復。金山嶺方根據文件精神,請河北省古建所設計,並由承德市古建施工處施工。記者在現場看到,弧頂樓一圈到現在還塌著。

司馬臺長城管理處爽快地承認了曾阻撓金山嶺修長城。他們的理由很直白:如果讓金山嶺的人修了,這段長城在法理上就歸金山嶺了。“在範圍沒劃定前,不能讓他們修”。“我們也在積極準備維修。”司馬臺長城管理處的齊春祿表示,目前正在招標,400萬的國家資金已經到位。國家文物局去年8月17日也批復過北京市文物局一個類似的修繕方案。

長城管理缺統一規劃

去年11月,灤平縣文管局把司馬臺長城管理處告到灤平縣巴克什營法庭,理由是阻撓施工。法庭判決司馬臺長城管理處不能阻攔施工。後者不服,上訴至承德市中級人民法院。承德市中院今年3月2日下達終審判決,由於長城不適用於中線分割的管理方式,它的管理權歸屬只能由國家文物局決定,但是國家文物局先後兩次批復的長城修繕方案,存在9座敵樓重疊批復的情況。因此爭議地段的管理權屬不清,應該先由相關部門作出決定,承德市中院駁回了河北省灤平縣文物管理局的起訴。

因此,解開雙方矛盾的“鑰匙”就是劃清長城管轄權。司馬臺長城方的副總齊春祿甚至説:“如果國家文物局給個劃定,司馬臺長城就到12號樓,我們也認了。如果劃到18號樓,我相信他們也會認。”

對於重復批復的問題,昨天下午,國家文物局文保司司長顧玉才沒有作出回應,不過他説:“我們無權對這段長城作出劃定。因為這事已經涉及行政劃界”,“長城一邊在河北,一邊在北京,不能把它劈開來修。”

事實上,國家文物局曾在去年12月組織北京、河北、承德、密雲四地的文物局進行協調,目前的口徑是有結論之前,雙方先都不要動工維修。

中國長城學會副會長董耀會認為,司馬臺與金山嶺的長城管理權爭議很有典型意義。一方面是出於經濟利益産生的爭奪;另一方面則是未開發的荒山野嶺,互相推卸管理責任。董耀會介紹,金山嶺和司馬臺的問題並不是孤例,在遼寧與河北交界的九門口長城,也存在管理權的摩擦。但在長城、大運河等跨行政區文物的管理中,長城的問題是最明顯、最突出的。

“這還是政府整體規劃的事。”董耀會表示,這反映了目前對長城的整體管理還成問題。都是地方自己開發,缺乏全國整體的統一規劃。董耀會認為,對於跨行政區屬地管理的長城,應由相應的政府機構合作成立聯保組織,協調矛盾和爭議。這項建議正在《中華人民共和國長城保護管理條例》的立法研究中進行論證。今年年初,國務院法制辦曾就此條例召開專家論證會,但目前還沒有出臺的時間表。

(記者徐春柳 佟佳熹 實習生白傑戈)

編輯信箱 ] [ 列印文章 ] [   ] [ 關閉窗口 ]
國內新聞24小時排行
國際新聞24小時排行

Manufacturers, Exporters, Wholesalers - Global trade starts here. 阿里巴巴中國
阿里巴巴公司庫
商業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