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擊神州
字號:

    虞洽卿不愛做官,但在辦實業卻是個“野心家”,1909年在南京由他發起了官商合辦的、全國規模的國貨展覽會“南洋勸業會”。

中國網 china.com.cn | 時間: 2010-07-08 14:59:00 | 文章來源: 中國網綜合

涉足房地産:獲得第一桶金

  常言道“馬無夜草不肥,人無橫財不富”,虞洽卿一生發了三次“橫財”,獲得三桶金,他第一桶金來自房地産生意,虞洽卿頭腦靈敏,善於從別人的“閒談”中抓“機”,一天,同鄉朱葆三來談,當時虞洽卿在魯麟洋行當買辦,朱葆三當過和平洋行買辦,而兩人都是苦出身,虞洽卿在家鄉鎮海拾過海螺,朱葆三在家鄉舟山賣過小黃魚,如今都成了寧波商幫中的老闆,所以兩人非常友好,當時在魯麟洋行舒適的小客廳裏,朱葆三暢談上海第一富戶,英籍猶太人哈同老闆,説他目光遠大,頭腦機靈,是上海最大的房地産老闆,過去靜安寺以東還是荒村矛店時,他一下買進了300多畝地,利用他是租界董事,法院陪審員的身份,底價買進大片土地,後來附近市面繁榮,他造房子,一幢幢店面、寫字樓,高價出售、出租,可謂“日進鬥金”。説者無意,聽者有心,朱葆三一走,虞洽卿盤算起來,自己從望平街瑞康當跑街,至今又當上洋行買辦,也積累了一筆資金,放在錢莊生利息,那利息只能夠買茶葉吃,虞洽卿盤算:上海市面在天天發展,開辦新的房地産公司,倒是一隻好“棋子”,可自己的資金不夠,他認識的幾家銀行可以貸款,説幹就幹,他打聽到蘇州河東岸,地皮還便宜,近河每畝五千元,遠些的水稻田只有三百圓一畝,他又打聽到閘北海寧路一帶,有新造房子整弄出售,他把自己存錢莊的款子都調出來,又向銀行貸一筆款,買進了閘北升順裏,天潼路及順徽裏等兩條弄堂的房産,組成華順,順徽兩個房地産公司,又在蘇州河買了一片地皮,把自己的私宅設在海寧路,便於照顧房産公司業務。這樣虞洽卿獨資經營的兩個房地産公司掛牌成立了。年初,虞洽卿又花錢捐了個四品候補道臺的官銜,兩個房地産公司熱鬧開張了,少不得有不少滬上官員、巨商、寧波同鄉來祝賀,應酬一番,此事傳到朱葆三耳朵裏,心裏“咯噔”一驚,“阿德哥這小子又搶在我前頭,給他佔便宜了”。這是在1898年的事(清光緒22年)。

  虞洽卿組建了人馬,當買辦之餘,搞起房地産買賣來,算是他的“第二職業”,他消息靈通。手段圓滑,房産公司一會拋出,一會兒買進,又搞兼職租賃業務,二十年來給他賺了一筆大錢。到1918年,為了完成他的“航海夢”,要買進英商的“鴻安輪船司”,可需要200萬圓資金,他就把升順,順徽兩房地産公司的房産、地皮全部拋售,獲得一大筆款子,也獲得鉅額利潤,這就是虞洽卿一生中獲得的第一桶金。這年他盤進“鴻安”,新添了三艘輪船,叫“之江號”、“武林號”、“華盛號”,連同原來的“長安號”、“德興號”,這樣虞洽卿獨資經營的第二個輪船公司“鴻安商輪公司”,已有五艘輪船,共計5604噸。到5月,虞洽卿的母公司——三北輪埠公司,又增資100萬元,又購進“昇平號”、“升利號”、“新安號”三艘輪船,三北公司已有12艘輪船,加上租來的船隻,共有21艘。

  船隊大了,所需的煤日益增加,虞洽卿又苦惱起來,這麼多用煤,一月、一年要給煤店賺去多少錢,他決心自辦煤號,但資金、店面、棧房一系列問題,開煤號談何容易。況且原煤進貨地方又不熟悉,他記起一個人,日商公司買辦徐貴生,曾因要運煤來三北公司討船去長江蚌埠碼頭運煤,他當即備了禮物去拜訪徐貴生,建議與他合辦一個煤號,徐貴生滿口答應,資金多數由徐貴生出,虞洽卿的公司船隊用煤照批發價來裝,記賬按季付款,這樣虞洽卿合辦的“大昌煤號”在十六鋪開張了,虞洽卿消除了用煤難的心病,年終虞洽卿又可分得一份紅利。

  虞洽卿的輪船業攤子越來越大,資金週轉困難,他又想出一招:致電北京政府交通部,要求“救濟”,北京政府國務會議決定:批准為虞洽卿的三北、鴻安公司發行股票併為保息,這樣為他的輪船業投資又拓寬了道路。

                三次出洋去日本考察

  虞洽卿在上海灘拼搏60年(1881年——1941年),曾赴日考察,學習三次,當時日本與中國交往頻繁,相隔僅一衣帶水,中國內部又處在洋務運動時間,政府明間掀起一股向洋人學習的熱潮,去日本最方便,路費又省,所以虞洽卿等抱著“實業救國”的理想,三次去日本取經學習,自然大開眼界。

  虞洽卿第一次去日本考察,是西元1893年,清光緒19年,虞洽卿時任魯麟洋行買辦,年僅26歲,赴日考察稱“中國實業考察團”,對日本國內工商業發展,十分欣賞,但對日本軍國主義對外擴張侵略持反對態度,特別對中國的種種陰謀。回國後,他以魯麟洋行高額薪金及回扣,加上瑞康行所得,已積蓄了一筆不小資金,他做了兩件事,即在1896年出資四萬兩銀子,向清政府捐了一個四品候補道臺的虛銜,當時清廷國庫空虛,官銜可以用銀子購買,虞洽卿知道要立足上海灘,必須有財有勢,所以出資買官銜,有利於他以後的商途。二是購買了閘北升順裏、北順徽裏的房地産,組成升順、順徽兩個房地産公司,炒起房地産買賣來,當時,蘇州河以北,市面荒涼,地皮、房子便宜。

  虞洽卿第二次去日本考察,是西元1906年,清光緒32年,他已39歲,上次赴日只是一個普通成員身份,跟了考察團去走走,第二次去與清朝五大臣瑞方、載澤、戴鴻慈、李盛鐸、尚其亨同去考察商務,歷時半月,對日本資本主義發展有了深刻認識。回國後,虞洽卿上疏西太后,指出列強用銀行來盤剝中國商界,提出中國要有自己的銀行,要發展金融業。第三年(1908),他與寧波幫李雲書等人,創辦四明銀行,虞洽卿任協理(副經理),同年又與嚴筱舫等合作,創辦事業“寧紹輪船公司”,虞任總經理,“寧紹”輪行駛滬——甬線,後又購進“甬興輪”和“新寧紹”輪,第二年,模倣日本推銷會社形式,在南京召開規模宏大的“南洋勸業會”,兩江總督南洋大臣瑞方任會長,虞洽卿任會辦(副會長),是年六月,規模空前的中國近代第一次全國物品博覽會——南洋勸業會在南京鼓樓開幕,歷時三個月,陳列物品計420類,來自全國各地觀摩者達20萬人次,大會開得很成功。

  虞洽卿三次赴日考察,第一次26歲,他只是一個考察隊隊員,第二次39歲,躋身於清廷大員之列,表示了他尊貴的身份,成為國家考察商務的委員,表示了他事業的成就,第三次應邀赴日考察已59歲,功成名就,以代表團團長身份赴日,並在日本發表重要演説,以中國商界要人,寧波商幫代表身份,出現在日本政、商界上發表政見,也表示了寧波幫在中國工商界的地位,虞洽卿在訪日時還與日本商界要人交上朋友,並與寧波同鄉旅日華僑吳錦堂聚首。這與發展他的民族工商業不無利益。

               創辦“四明銀行”

  虞洽卿有句口頭禪:“金融業乃百業之首”,他自1906年第二次自日本考察回來後,開始發展金融業和航行業,他在1903年任荷蘭銀行買辦時,曾創辦通惠號,這不過是家小錢莊,負擔不起大筆的貸款,他要辦所像樣的銀行,以支援寧波幫在上海開辦實業,於是他就與寧波幫李雲飛、周亨緘、陳子琴等老闆,合作集資創辦四明銀行。

  “四明”者寧波之別稱,開始集資75萬兩銀子開業,1908年8月18日(農曆)四明銀行經上司批准,在上海江西路34號鞭炮聲中成立開張,董事長周晉表、董事長朱三葆、袁鎏等,總經理陳薰,協理虞洽卿。虞洽卿雖任該行副總經理,卻是四明銀行實際的主要創辦人,是我國較早的一家民族資本家辦的大銀行,是工商實業家創辦的第三家銀行,在中國銀行史上來排位,名列第六。開業之時,上海《申報》報導:“8月16日晨8點,四明銀行懸牌上市甚為熱鬧,前來道賀紳商絡繹不絕,為商界中之特色。”“開市之時,儲蓄櫃存款尤其踴躍”“四明銀行從創業之始,得到在滬寧波幫工商、錢業界的支援,當時錢莊資本“浙幫”老闆佔整個上海錢莊業資本的60%至80%,其實力之雄厚,可見一斑”。

  四明銀行開張以來,得到寧波幫的大力支援與交易,業務蒸蒸日上,1908年8月創立,陸續在重慶、成都、西安、南京設立了分行,在杭州、蘇州、紹興、蘭州、鄭州設立了支行,並在平涼、寶雞設立了辦事處,上海的南市、西區、林森路、南京路也設立支行,觸角遍及長江南北大城市,成為一家上海聞名的商業銀行之一,1921年9月,四明銀行又自建新的辦公大樓,遷至上海北京路240號營業,規模更上檔次。

  任何事情,不可能一帆風順的,四明銀行業也幾次遭到外資銀行的傾軋,一遇風浪,外資就拿四明銀行印發的鈔票來兌銀圓,使四明銀行措手不及,當擠兌風潮來臨時,虞洽卿就挺身而出,動員寧波幫在上海開的錢莊、銀號、大商店代收四明銀行發行的鈔票兌付銀洋,兌擠風潮立即平息,“團結就有力量”,寧波幫的團結精神,吃苦精神是有名的,這使在滬的“晉幫”、“徽幫”、“潮幫”刮目相看,而其中奔走動員號召者,就是以虞洽卿為首的幾個寧波老闆,從此四明銀行與虞洽卿結下了不解之緣,虞洽卿對四明銀行有如此功勞,卻身居副職(協裏),毫不介意,這使寧波幫人對“阿德哥”更為尊重。

  説實話,虞洽卿在四明銀行也得到了不少好處,他要支援辛亥革命,他要購買孫中山先生發行的公債,他要添置輪船發展航行業,四明銀行貸款,都滿足他的要求,當然照章用不動産(輪船、房子等)抵押是不可少的,這方面虞洽卿卻表現了“奉公守法”的商業道德。抗戰前夕,在虞洽卿成為“民國船王”,經營航行業鼎盛時期,而他欠四明銀行的貸款達到300萬圓之巨,故滬上稱他為“借債大王”,事實也的確如此,這位“民國船王”的輝煌業跡,得到四明銀行的鼎力相助,“一個商人,有十元錢資本,就要做百元錢生意,有百元錢的資本,就要做千元錢的生意”。這是虞洽卿平時對三個兒子和下屬講的一句口頭禪,這也顯示了寧波幫人“開拓、進取”的創業精神和宏偉的魄力。

              開辦“南洋勸業會”

  虞洽卿不愛做官,但在辦實業卻是個“野心家”,第二次考察日本回來,他借鑒日本明治維新的做法,動員全國工商業者,興辦民族工商業,1909年在南京由他發起,官商合辦的、全國規模的國貨展覽會“南洋勸業會”,就是一件值得讚揚的好事。

  在南京創辦的“勸業會”為什麼叫“南洋勸業會”?因為清末至民國時,稱江蘇、浙江、福建、廣東等沿海各省為南洋,稱江蘇以北沿海各省為北洋。南洋勸業會,其規模和民國18年(西元1929年)的西湖博覽會相倣,在中國是創舉,興辦尤難,聚全國先進工商業産品與一堂,相互觀摩交流,達到改進與促銷的目的。當時清洋務派,一聽虞洽卿發起此舉,舉手贊成,朝廷即降旨籌備,委兩江總督瑞方為會長,虞洽卿為副會長,瑞方是滿洲正白旗人,屬清廷滿人中之洋務派,他在向清廷奏折中稱:“勸業會設,發起雖在南洋,若辦理得法,將來效果,正賴以鼓舞全國實業。”當時朝廷撥銀70萬兩作開辦經費,會場要建設輕便鐵道及中各省産品陳列館,所費甚巨,虞洽卿籌墊銀36萬兩,始籌備告成,中途因大臣瑞方調往北方任職,接任者張人駿,此人不喜搞洋務,對勸業會工程,持消極態度,而他是清廷一品官銜,不屑與虞洽卿合作,勸業會險些流産。虞洽卿任勞任怨,又墊銀子又跑腿,他牢記孔子名言:小不忍則亂大謀,終於辦成這件中國商業史上第一次國貨博覽會,當時是1910年6月,清宣統二年,比民國18年開辦的杭州西湖博覽會要早19年。

  消息傳出,聽説中國在南京要開物品博覽會,南洋群島的雅加達、新加坡、爪哇,都派人攜帶商品來參加,中國各省都派專人、上等商品參加,還有華僑、外國商品,場內設:農業、機械、教育、工藝、美術、武裝、醫藥、運通等館,對特産絲綢、瓷器、玻璃、水産設有專館,陳列物品計24部420類,開幕之日,南京鼓樓人山人海,展出三個月,來觀摩交流者達20萬人(次),來觀摩者還有外國商人。為了提高中國杭州絲織品的知名度,虞洽卿向來會參觀代表,贈送杭紡綢質手帕兩萬餘塊,手帕上以珂羅版精印大會主持人照片:載灃、瑞方、張人駿、虞洽卿四人玉照,傳揚了四人的名聲。

  時隔18年,1928年(民國17年)11月,中國工商部在上海開辦“中華國貨展覽會”,當時由四位主席委員領導興辦,虞洽卿也是四人之一,其他三人是:工商部長孔祥熙及張泊璇、趙錫恩,這次展覽會影響也大,這是虞洽卿第二次主辦商品博覽會,可見虞洽卿對民族工商業之重視。

  三年後,1913年,虞洽卿在家鄉創辦“三北輪埠公司”,建造鎮海龍山碼頭,為了方便運貨,把南京南洋勸業會用過的輕便鐵道買來,在龍山碼頭建造四公里的輕便鐵道,行駛小火車,使海運與三北內河船埠運輸連接。

            自學成材,對報業有獨特見解

  虞洽卿十五歲輟學從商(八歲至十五歲讀“雨書”,合起來約讀三年書),讀書不多,然而到四十歲,卻能下筆成文,電報、公文、公函均能起草,問其原因,説是得益於新聞報刊,自學而成材。英語會話,全仗夜校學習而成,虞洽卿對“讀報可以學文化”之説有獨到之經驗,他曾對人説:“吾幼年失學,要是沒有報紙的話,則一輩子只識幾個字,沒有進步了。報紙的好處,就是文字淺顯暢曉,不象書本上所載的文章,艱深難懂,只識幾個眼頭字的人,便可看報,便可知道世界大事,灌輸一切知識。一般人,以為辦學校要緊,我卻以為辦報紙和辦學校一樣要緊。你看社會上四、五十歲以上的小商人,他的童年讀過一本百家姓、一本三字經,識字不多,三也不懂得,但是後來居然會談國事、會寫書信,這分明是他們每天看報紙得到的成績。他又説,有人辦成人學校,我説不如辦通俗報紙,讓這些年幼失學之人,隨時隨地可以自修,成效比辦學校更好。”虞洽卿認為,報紙是我們成人自學的教科書。這是虞洽卿少壯時勤學苦練自修成功的經驗之談。

  虞洽卿愛看報、讀書,對報人備加尊敬和愛護,他一生多次保護報人,在滬上傳為佳話,上海報人樂志華,被西探踢傷一事,商報著文揭發西探劣跡,租界裏外國人愛活孫要拘捕商報撰稿人,商報社長李、傅兩人奔走無效,束手無策,求之虞洽卿,虞洽卿挺身而出,力保報人,親與愛活孫力爭,結果移交公堂調解,各罰九十九元了事,他與愛活孫談判中,愛活孫蠻不講理,虞洽卿“摜紗帽”力爭,終於得到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保護了報人。上海《申報》為滬上第一大報,其宣傳效應,影響商界、政界甚巨,該館董事長、原為寧波幫人朱葆三,朱病後,大批股權落如別人之手,虞洽卿聞訊,即出錢購進《申報》股份,一度被選為《申報》館董事長,使《申報》在滬商界不變原來作風,可見虞洽卿對報業之愛護。

  虞洽卿理想中的省報,要“以報養報”,商報不要依賴政客出錢辦報,往往會導致商報成為政客政治鬥爭的工具,失去商界信仰,商報要以商人為立場辦報,才能公道、持久,民國13年時,上海商報因故停頓,虞洽卿發表自己的見解。虞洽卿非報人,但“愛屋及烏”,對辦報能發表真知灼見,受人欽佩。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