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擊神州
字號:

    從此虞洽卿名聲更高,“阿德哥”、“赤腳財神”等尊稱不脛而走,虞洽卿與洋人鬥爭的膽識與謀略更為工商人士所稱道。

中國網 china.com.cn | 時間: 2010-07-08 14:51:30 | 文章來源: 中國網綜合

與洋人第一次較量:“四明公所”案

  上海開埠後,大量的浙東人,涌向上海灘,有錢的開廠開店,沒錢的打工擺攤,一個包袱一雙手,走向這個“冒險家的樂園”去闖蕩、去謀生、求發展,其興旺時期,寧波幫商人包括:鎮海、象山、舟山、奉化、寧海、慈溪、余姚、鄞縣等地的謀生者在上海的有40萬人,這麼一大幫人在滬謀生,因共同利益團結起來,就有寧波商幫,簡稱“寧波幫”,他們需要議事集會的場所,人死了安葬地要放棺材,這就有“四明公所”的創辦,又稱“四明會館”,當時在滬的“晉幫”辦的叫“山西會館”,“徽幫”辦的叫“徽州會館”,“粵幫”辦的叫“廣東會館”。

  四明公所,建於清嘉慶二年,西元1797年,共計地44畝零,在上海南市民國路旁,道光24年,上海縣知縣批准“四明公所”為公益慈善建築,豁免稅賦,道光29年(西元1849年),四明公所劃入法租界,25年後(西元1874年),法租界當局,要造一條新馬路,計劃貫穿四明公所,要公所遷出房子及墳樞,遭到寧波幫人的反抗,法當局派兵人侵四明公所,又遭到寧波人的驅逐,法人開槍打死七個寧波人,後經政府出面交涉,承認“四明公所”永歸寧波商會管轄使用,死者獲得撫恤賠償,第一次四明公所事件結束。

  事隔20年,到光緒24年,即西元1898年,法國領事白藻泰,毫不把中國人的産權放在眼裏,調兵強行拆除四明公所圍墻,又要強佔四明公所,並打死二名寧波人,寧波同鄉聞訊大怒,群起罷市,外輪上服務的寧波籍職工,也一律上岸罷工,有幾個年輕的寧波人,打碎了法租界的路燈,晚上法租界一片黑暗,法帝國主義派兵鎮壓,打死華人179,傷者多人,法軍無理鎮壓中國民眾,激起上海全市民眾更大怒火,引發全市罷市罷工,抗議法帝野蠻行為,其他外國人也責難法國當局,事件以寧波幫又一次保住“四明公所”勝利而告終,但由於清廷腐敗,法租界地面又得到擴展的無理要求,這就是第二次“四明公所“事件。

  第二次“四明公所”案發生後,寧波同鄉會推舉寧波幫中名人嚴筱舫(62歲)、葉澄衷(59歲)等出面交涉,嚴、葉兩人一來年齡較大,二來害怕洋人,不敢理直氣壯地與法人去交涉,躲在家裏,畏縮不前,寧波幫廣大勞工群眾見此場面,只得去懇請寧波幫人魯麟洋行買辦虞洽卿。

  西元1898年6月中旬的一天上午(清光緒24年),天氣炎熱,虞洽卿正在住宅大廳,搖著大芭蕉扇,看《申報》上登載的有關“四明公所”案的新聞,説四明公所董事嚴筱舫、葉澄衷代表四明公所向法租界洋人交涉,畏縮不前,嚴、葉兩人有負寧波幫人重托云云。

  卻説寧波人在法租界與法人駕馬車的虞三寶,年方25歲,血氣方剛,看到法國人如此欺侮中國人,並要強佔“四明公所”,他十分惱火,買了一把鋒利的殺豬刀,用豬皮做了個殼,藏在身邊,有機會接近法酋白藻泰,與他“命掉命”,原來他母親是一個法租界倒垃圾工人,上月四明公所案罷工也參加了,法國巡捕開槍 打死兩個寧波人,其中一人就是他母親,法國佬與虞三寶有殺母 之仇,不共戴天,所以身藏尖刀,要與洋人拼命,虞三寶前天去找 董事嚴筱舫,這位道貌岸然的董事,閉門不出,見洋人膽小如鼠, 他找到嚴府門口,嚴家裏人説:“嚴老病了,另請高明”另請高明?請誰呢?他想起同鄉虞洽卿,他雖只35歲,已任洋行買辦,去年他剛來上海時,找不到工作,一日三餐不繼,他找到虞洽卿向他借點錢,虞洽卿立即摸出兩塊銀洋送給他,叫他找找工作看,此人急公好義,我去找虞公去,他跑到虞宅,虞洽卿見了三寶説: “找到工作了嗎?”三寶點點頭,義把四明公所董事嚴、葉兩人害怕洋人,畏難不敢管的事説了一遍,虞洽卿説:“那麼依你説怎麼辦?”三寶亮出尖刀來説:“我與白藻泰這洋狗拼了,為我娘報仇。”虞洽卿誇獎了這個小夥子不畏強暴,不畏洋人的精神,但對他的報仇方法卻提出了不同意見,正説著,外面人聲喧鬧,十多個在法租界做工的短衣工人闖了進來,齊聲要求虞洽卿先生為“四明公所”作主,為寧波幫撐腰,團結起來,不鬥倒洋人決不罷休,虞洽卿向工人們拱了拱手説:“承鄉親們瞧得起我,我一定出來頂住,與大家齊心協力與這些橫蠻無理的洋人較量。”三寶與工人們都滿意地退了出來,虞洽卿內心升起一股正義之火。“我決不退縮,決不辜負寧波鄉親們的重托與信任。”第二天,虞洽卿開始奔走于上層與基層勞工群眾之間,決定發動甬藉勞工,並通過寧波勞工領袖沈洪赍做勞工發動工作。虞洽卿答應沈洪赍,幾參加這次罷工的工人、傭人、職員、工資一律照發,錢由他負責向上海工商界籌募,沈洪赍聽到虞洽卿為此案政治上、經濟上出力負責.便大膽發動為勞工罷工罷市,不久,法租界內的洗衣做飯師傅、馬車夫、清潔工紛紛罷工,罷工從法租界擴展到公共租界、從寧波幫擴大到所有華人,那些洋人們吃不到飯,坐不到車,馬桶滿了沒人倒,垃圾堆滿洋人門口,法國人生活困難,日子難過,餓肚子、穿污衣、別國人也受到牽連,抱怨法租界當局闖了禍,法國當局騎虎難下,自願與清政府上海當局談判,答應保留“四明公所”,承認其土地所有權,撫恤賠償案件中死傷勞工,虞洽卿這一招獲得勝利。事後寧波幫嚴、葉諸君以為虞洽卿僥倖成功,虞洽卿笑笑説:“這不是運氣,而是民氣壓倒洋氣也。”在當時虞洽卿能以發動廣大勞工群眾來制裁洋人,這是難能可貴的舉動,四明公所事件後,虞洽卿在寧波幫中大大提高威信,同年被選為“四明公所”董事,初露頭角,數年後,被選為寧波旅滬同鄉會會長,一當就是30年,直到他抗戰時拒當上海偽市長,離滬去重慶。

與洋人第二次較量:“大鬧公堂”案

  第二次虞洽卿與洋人較量,是“大鬧公堂”案,這是上海開埠以來,最長的一次全市大罷工,歷時十個月。

  “大鬧公堂”案,發生在1905年即清光緒31年,當時虞洽卿38歲,時任上海荷蘭銀行買辦。事情是這樣的:廣東貴婦黎黃氏,跟當官的丈夫在四川生活,這年夫病亡,全家離川回廣東,攜帶年輕丫環、女傭十多人(當時廣東官場以家有多婢為榮),路經上海在滬逗留數日,玩賞上海風光,被英租巡捕得悉,企圖勒索珠寶,誣陷黃氏為“人販子”,把她拘留,押解公堂會審,黎黃氏在公堂亮出身份,英捕誣為狡辨,當時公堂承審人是金鞏伯(華人), 陪審官為英副領事德為門,經審訊結果,“人販子”罪無確屬證據,金鞏伯判令把黎黃氏暫時拘留,而陪審官德為門要把黎黃氏逮捕人獄,暫拘與入獄有很大的區別,金、德兩人在法庭上爭執 起來,德為門仗勢辱罵中國會審官金鞏伯,並指使英捕頭持棍毆打金鞏伯,旁聽華人見了大為不平,報上大字刊登“大鬧公堂” 真相,中國商人開始以罷市對抗英帝,有人還燒了一所英巡捕房,英方大肆逮捕華人群眾達500多人,巡捕害怕群眾毆打,也全體罷崗,上海道臺袁海觀出面向洋人交涉,也無結果,當時華人提出要求五條:一、聲明責任之誰屬。二、撤換德為門。三、斥革行兇捕頭。四、西牢女犯改押公廨。五、釋放黎黃氏。上海商界公推商界中有聲望之名人代表四人:朱葆三、周金箴、施子英、虞洽卿,協助官方與英租界當局進行談判,當時清朝官方及有資産者,均害怕洋人,而勞工群眾卻不怕洋人,痛恨洋人,興中會、光復會等反清宣傳深入人心,官方幾經交涉,英方不肯認錯,談判陷於僵局,英租界工商罷市罷工繼續進行,是年九月的一個早上,身任“大鬧公堂”案的調停大員朱葆三,一早起來正在喝蜂糖水,管門的阿申伯送上一封牛皮紙信件,朱葆三用手一摸,信內有一粒硬糖似的東西,朱用剪刀剪開信封,內有信箋一張,子彈一粒,朱葆三嚇了一跳,細看函件上寫道:

朱葆三先生:

  你身為清政府大員端方所派之首席調解員,必須識事務、明大局,立即懲辦鬧事之流氓地痞,安定租界秩序,若有損於大英國之利益,必將受到懲罰,寄上子彈一顆,予作警告!

  知名不具即日

  朱葆三看了恐嚇信及子彈,頓時嚇得臉如土色,傭人趕緊叫了夫人來,朱夫人看了信和子彈,緩緩説:“這有什麼大不了的,只要你退出不管,不就沒事了。虧你在上海灘也混了二三十年了,這點事嚇得手足無措。”朱葆三見夫人這樣一説,也不恐慌了,向夫人討好地説:“如今上海道大官,見了洋人也讓三分,何況吾輩商人,倒是夫人有見識。”朱夫人命傭人拿燕窩湯來,給老闆壓驚,朱葆三一面喝著燕窩湯,一面尋思:自己打退堂鼓,如何跟另三個調解員説明白,周金箴、施子英好對付,那“阿德哥”血氣方剛,.上次“四明公所”,他旗開得勝,戰勝洋人,這次我提出打退堂鼓,豈不要受他恥笑:正在盤算,周金箴跌跌撞撞進來,手裏拿著一封恐嚇信,也是叫他退出調停,朱葆三見了周金箴,兩人面面相覷,一同搖搖頭,表示一起退出四人調停組,朱葆三聽信夫人的話,第二天離滬到老家定海避風頭去了,周金箴也閉門不出,施子英聽説朱、周兩人已打“退堂鼓”,也裝病不出門,原約定在四明公所與虞洽卿等見面的商議會也不參加了。

  卻説虞洽卿這天上午在四明公所會客室等朱葆三等三人開會商議對付“大鬧公堂”案,如何打破對峙僵局的對策,等了兩小時,三人都不來,立刻差人分頭去叫,回復是朱葆三先生去定海作客了,周金箴病了,施子英舊病復發,關節不靈住院去了,虞洽卿沉思起來:這三人年齡都比他大十多歲,在上海灘工商界 也算得起頭面人物,如今碰到與洋人較量時刻,外出的外出,裝病的裝病,原來患的是“恐洋症”、“軟骨病”,他想起二年前的 “四明公所”案,身居調停委員的嚴筱舫、葉澄衷兩人,不是也在緊要關頭做了“逃兵”,退出不幹,叫他一人去頂。如今素來受寧波幫尊敬的朱葆三先生,居然也中途退出,恐洋懼外,真是個沒出息的“阿鬥”,虞洽卿氣衝衝立即返家,那知鄭氏夫人已知此情況,也勸丈夫不要管與外國人衝突的事,虞洽卿素來尊重妻子,這次卻發了火,大聲説不起來抗爭,這叫“奴才”算不得堂堂正正的人,我虞洽卿卻要爭一爭,看看英國佬能橫行到幾時?説得鄭氏夫人難以開口,虞洽卿點上一支煙,靜下來回憶起童年時代去家鄉伏龍山找“小娘經洞”的往事,那八個童養媳孤立無助,相約攜手欲跳海輕生的故事,使他揪心,如今黎黃氏這個寡婦陷人洋牢,我能坐視不救嗎?我決不做“逃兵”,再一次要與洋人比一比手勁!

  卻説虞洽卿一人堅持到底,不怕殃及自身,每夜邀集旅滬各幫各業領袖20余人,磋商調停辦法,根據上次“四明公所”案經驗,發動英租界中為外人服務的傭人、廚工、車夫、清潔工、洗衣工大罷工,使英人生活困難,逼他們讓步,虞洽卿承諾:罷工工人職員按月發給生活費,經費由他向工商界募捐。這次罷工持續了十個月之久,為上海開埠以來第一次大罷工罷市,群眾性的罷工罷市,顯示了非凡的威力,租界英人官警、工作、生活陷於癱瘓,英租界當局自知理虧,又鬥不過以虞洽卿為首的寧波幫人,答應無罪釋放黎黃氏、釋放五百餘勞工,並撤換德為門及捕頭,公開向華人審判官道歉,罷工罷市結束。

  上海《申報》登出“大鬧公堂”案華人罷工罷市獲勝結束的消息,上海商界放鞭炮示威慶祝,開市這天,上海道臺袁海觀、正審官關炯之、工商界代表虞洽卿,三個步行南京路,勸令商家開市營業,“大鬧公堂”案就此平息。從此虞洽卿名聲更高,“阿德哥”、“赤腳財神”等尊稱不脛而走,虞洽卿與洋人鬥爭的膽識與謀略更為工商人士所稱道,為他今後創辦四明銀行、只北輪船公司大業奠定了基礎。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