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擊神州
字號:

    幼小的心靈埋下了尊敬母親、保護姐姐、同情女同胞的良心與正義感,大鬧公堂為女同胞們洗刷冤案與幼小時期受的教育不無關係。

中國網 china.com.cn | 時間: 2010-07-08 14:39:31 | 文章來源: 中國網綜合

童年時期的虞洽卿

出生在美麗的伏龍山腳下

    海在笑著,夏季的熱風吹起一層層波浪,一個個浪頭打在一座美麗的山腳下。那座山是浙東三北大古塘百里之內最大的一座山,它頭大尾小,形似一條伏龍,故當地人取名伏龍山,海拔282公尺。伏龍山頭伸向大海,尾在大古塘邊,山麓有個小村,叫山下村。那晚午夜村子裏靜悄悄地,只有一二犬吠聲,打破小村的沉寂,突然村子東頭一間小樓房裏的燈光亮了,一個産婦臨産前的腹痛呻吟聲,在接生婆的幫助下,“哇……”的一聲,一個大胖小子生了下來。接生婆順手挖出嬰兒口中一口痰,叫女兒姣容拿來一盆熱水,給嬰兒洗身、穿衣、接著在嬰兒口中抹上早準備好的黃連水,這是浙東習俗,孩子出娘胎叫他先嘗嘗。黃連之苦,日後做人能吃苦耐勞,立志做人,所謂“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萬峰從接生婆手中接過嬰兒,仔細一看:嬰兒又長又大,額上有皺紋,下體有個“茶瓶咀”,萬峰想:我家有了接香火的人了,這孩子必是個“小裁縫“的料,方氏見生了個男孩,也很高興,老來終身有靠,養老送終,在封建時代靠體力賺錢,自然男人比女人強。

  第二天,村裏有個老秀才向萬峰賀喜,他是萬峰做衣服的老主顧,那秀才捋捋山羊鬍須説:“月前有個江西風水先生來村裏,向橋頭坐著的老人説,這伏龍山山下村,是風水寶地,伏龍騰飛,金鶴吭鳴〔指西邊鳴鶴場),三十年內必出能人,不是國家棟樑,就是富商巨子,説不定你家小子會應了風水先生的預言,以後會飛黃騰達。”今夜萬峰裁縫家添了個男孩,這在山下村也是個平常事,正似萬峰所説,添個“小裁縫”而已,而這個“小裁縫”日後闖蕩上海灘,成為金融巨子,中國航運業中第一代船王,寧波商幫中的領袖人物之一。這是無法始料的。

  海灘遇險獲救星

    虞萬峰中年得子,自然十分高興,依照習俗,嬰兒出生一個月內由母親取名,方氏取名瑞岳,到一週歲時,萬峰不喜歡這個名字,他去村裏塾師虞民世處,要求為兒子取個好名字,虞先生翻開一本《虞氏族譜》説:“我們山下村虞家,老祖宗是虞世南,他是慈溪縣宓家埭洪家村人,是唐代一位大臣,官封秘書監,又是一位大書法家,至明代洞橋虞氏有一支遷居龍山山下村,山下虞氏在世的有守、成、和、順、積、中、英等輩,傳到你家孩子已是第十代和字輩了。”塾師思索了一會,義翻了翻族譜説:“就叫虞和德罷了,以後唸書了再起個名。”萬峰千恩萬謝地走了,從此這小子就叫和德,書名叫洽卿,去上海灘發跡後,寧波同鄉大小親妮地稱他為“阿德哥”。

  常言道:福無雙至,禍不單行。當小和德七歲時,又添了個比他小三歲的瑞芳弟弟,父親萬峰卻得一場傷寒病,一命嗚呼了,方氏為夫治病還背了一身債,家境自然十分困難。和德八歲時要想去讀書,母親説:“阿德呀!我家四口,靠我一人勞動,衣食難全,你跟隔壁阿三去村後海涂拾泥螺罷,賣了也好補貼家用。”

  阿德八歲,已經有點懂事了,就提著娘給他的一隻粗布口袋,跟著鄰居幾個孩子,去村後五華里的海灘上拾泥螺。

  一望無際的大海,伏龍山的頭伸向海中,海灘上軟綿綿的淤涂,一步一個黃殼大泥螺,夠幾個孩子拾個暢快,遠處點點白帆,帆邊飛翔著一群海鷗,阿德見了大海,十分新奇,原來咱村子後有這麼個好去處,對未來産生了幻想。

  有一天,正是深秋颱風季節,那時沒有什麼“天氣預報”,阿德和小夥伴們在下午三時許,各人已撿到一大袋黃泥螺,每人可以換到一斗米。突然,海上颳起了大風,天陰沉沉地,雲塊向西南方向賓士,巨大的東北風,颱風颳起來了,一時波浪滾滾涌向海涂,接著暴雨像黃豆大小打下來,阿德、阿三大叫:“夥計們快跑,往南跑。”可是風太大了,雨太大了,孩子們的身子就站立不穩,幾次被大風刮倒,幾次頑強地站起來走,他們一夥有五個孩子,算阿德年紀最小,最大的有十一二歲,但阿德被惡浪卷了去,拋出幾丈遠,他已身不由己,但背上的泥螺袋還是緊緊背著不放,又一個大浪打來,他被海浪拋向後方,離岸上更遠了,阿德雖然年小,知道這颱風的厲害,他聽母親講過:幾年前,村子裏有兩個漁夫,因受颱風襲擊,船翻人亡,沒有找到屍體,説是喂了海中大魚了,今天他也遇到這種厲害的颱風,看來也要安葬在魚腹了,阿德正在危急關頭,突然身邊出現一個白鬚老人,抓住阿德手臂,大聲説“孩子別怕,跟我走。”那老人的手臂似有千斤之力,阿德抓住老人的手臂,一步步向岸上走去,直到村旁。有了老人的救助,阿德免除了這場“沒頂之災”,臨別時,阿德十分感謝白鬚老公公,可惜忘記問他姓名地址,日後好報答他救命之恩。後來阿德在上海灘發跡成了大老闆,回鄉幾次找尋這位慈祥長者給予報答,卻似石沉大海,無人知道,母親方氏只得安慰兒子,多為家鄉做善事.報答那位長者。

拾泥螺又讀“雨書”

    卻説山下村塾師虞民世,受虞氏宗族委託,在村裏辦了個學塾,除了孩子家長按季出些學費,虞家祠堂(俗稱老祠堂)也給予補貼,叫他儘量吸收虞姓兒童人學,貧困戶可免去學費,他想到虞萬峰死後,虞家經濟困難,要八歲孩子拾泥螺補助家用,十分可惜,他想出一個辦法,讓這些孩子晴天下海幹活,雨天來讀,名之日“雨書”,他又一次到府向方氏動員他家和德來學塾讀書,分文不收,方氏高興地答應了,從此和德晴天出海,雨天讀書。虞民世先生還為這個聰明的學生取了一個書名叫“洽卿”,阿德喜歡這個名字,日後闖蕩上海灘,就用“虞洽卿”名字出面,這響亮的虞洽卿三字,在寧波幫中成為領袖人物之一,成為上海寧波幫中家喻戶曉的“紅人”。 

  虞洽卿照學塾規則,先念“三、百、千”,那是中國從宋代以來,對孩子的啟蒙讀物,就是三字經、百家姓、千家詩,簡稱“三百千”,虞洽卿對第一本啟蒙讀物“三字經”十分喜愛,據虞先生説:這三字經的作者也是寧波人,一個名叫王應麟的學者所編,虞民世教學之外,又善長講故事,他給虞洽卿等孩子講述“三寶太監鄭和下西洋”的故事,鄭和是明朝人,他曾奉令七次出海遠航,計30年,到過外國30余個國家,開闢了海上42條航線,比哥倫布發現新大陸還要早79年,算得上是我國古代的航海家,虞洽卿聽得十分有味,他想:長大了,也要駕船到海外去,他和兩個讀“雨書”的同學,一同去海灘拾泥螺,海上氽來一隻破舢板小船,一個同學爬上去説:我來坐船,另一個爬上去説,我來開船掌舵,虞洽卿最後一個上了破舢板説:我來當船老闆,出洋做大買賣。這次遊戲,日後得了應驗,一個同學果真當了輪船職員,而虞洽卿果真當了輪船公司的大老闆。課餘之暇,虞先生也講過本地的民間故事,他講過伏龍山上伏龍寺內“千年水底蛇,口吐白蓮花”的蛇妖害人,被鎮海縣安知縣斬妖除害的故事,他又講了伏龍山西面神秘的“小娘經洞”的故事,説是古時有八個年輕未婚的姑娘,都是童養媳,他們為反抗婆婆的虐待和不合理的封建婚姻,相約爬上伏龍山,準備攜手跳海自殺,當場出現了一位白髮老和尚,口念“多心經”,勸阻八個姑娘,要善待生命不要自殺,領他們到西山腰一個山洞時,説躲入山洞唸經修行,吃的東西由老和尚差一個小和尚送進山洞,這八個姑娘在伏龍山山洞中生活了多年,夜深人靜,人們在西山腳路過,還可以聽到清脆的姑娘們集體唸佛唸經的聲音,虞洽卿聽了覺得很新奇。有一年大年初一,大家放假,虞洽卿與幾個同學上伏龍山去找小娘經洞,找遍伏龍山西山腰,沒有這個洞,正欲返回,一個同學叫起來“快來看,這裡有山洞”,虞洽卿與同學們一起跑過去,原來是一條岩石裂縫,像刀劈似的,岩縫邊佈滿了青苔、小草,幾滴水從青苔上滴下來,滴入一個山洞,發出清脆悅耳的聲音,順著水路進去,卻有一個山洞,可以容納一個人,虞洽卿他們幾個同學小心翼翼地攜手進人洞內,卻是一道狹長的岩石縫,縫內濕淥淥地,他們索性把布鞋脫了,拿在手上,一步一步走進去,十分昏暗,走了一程,上面卻有一線光亮,照見一條石桌似的一塊方石塊,旁邊有八塊方石,可以坐人,虞洽卿説:“你們看!這是八個姑娘坐著唸經的方。”大家高興起來;如果八位姑娘健在,在這裡唸經那多好!虞洽卿他們幼小的心靈中,同情這八位不幸的姑娘,對惡毒的封建婆婆升起一股恨意,圓洞內潮濕昏暗,寒氣襲人,孩子們有些怕,照原路退了出來。

  這次“小娘經洞”探險,給孩子們上了生動的一課。虞先生語重心長的説:這社會男女窮人都受苦,但女人更受磨難。虞洽卿幼小的心靈中,埋下了尊敬母親、保護姐姐、同情女同胞的人生良心與正義感,日後闖蕩上海灘,遇到廣東十多個女同胞,被外國人誣為“人販子”而吃官司,虞洽卿挺身而出,大鬧公堂為女同胞們洗刷冤案,無罪釋放,這與虞洽卿幼小時期受的教育不無關係。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