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國流動人口生存發展面臨6大問題

社會保障現狀不佳 醫療服務供給不足
勞動權益維護能力差,對勞動保障政策知曉程度低,約三成未與用工單位簽訂勞動合同,勞動時間偏長,平均每週工作58.2小時。社會保障現狀不佳,仍有39%的流動人口未參加任何形式的社會保險。在工傷風險較高的建築行業,只有23.4%的流動人口參加了工傷保險,超過一半流動人口未參加任何形式的醫療保險。  ——醫療服務供給不足,異地報銷困難。患病後去流入地縣以上醫院就醫者不到70%,近一成選擇回老家治療。僅有26.8%已參加醫保流動人口表示可部分報銷醫療費

持居住證的流動人口可以申領保障房

湖北擬地方立法:流動人口可申領保障房
湖北省流動人口居住證是流動人口在居住地居住和享有居住地基本公共服務的證明。居住證為一人一證,最長有效期為5年,首次辦理不收費;年滿16周歲的流動人口,擬在流入地居住30天以上的,應當持身份證明向居住地公安機關或流動人口服務和管理站申領居住證;其他情況的流動人口,可根據需要申領。

要靠制度給流動人口撐腰

流動者的權利更能檢驗社會保障水準
流動者的權利更能檢驗我們的社會保障水準。這是因為,流動人口權利意識相對較弱,在爭取自己的利益方面缺少話語權。判斷一個社會保障水準的關鍵,不是看強勢人群的保障水準,而是要看弱勢人群。而且“流動者的權利”還能檢驗社保制度是否人性化,不隨人口“流動”的保障制度顯然欠人性。五險一金參加比重不到三成,説明他們中的大部分人連最基本的社會保障都沒有。這讓人對他們今後的養老、看病、失業等問題充滿憂慮。

熱點關注

2.3億流動人口的選舉權利不能“流走”
如何保障流動人口這一特殊群體行使選舉權利?這需要地方政府在提高認識的基礎上,多動腦子,多想辦法,確保流動人口選民登記不錯、不漏、不重;確保流動人口選民充分享有並正確行使選舉權與被選舉權。許多地方結合本地實際情況採取了許多積極有效的措施,可資借鑒,比如有的印發宣傳手冊,採取向流動人口寄信或打電話的方法
三亞在全省率先成立流動人口服務管理辦公室
三亞市流動人口服務管理辦公室成立。據悉,三亞是海南省率先成立流動人口專門服務管理機構的城市,該辦公室的成立標誌著三亞流動人口的管理工作將邁向常態化、資訊化、規範化的道路。為了既充分發揮流動人口在我市經濟建設中的作用,又加強社會治安、計劃生育等工作管理,維護流動人口的合法權益,成立該辦公室。
關注我國流動人口的“不流動性”
流動人口在流入地生活穩定,家庭化居住在城市裏,一年回農村不到兩次,他們就更希望在城市裏找到歸宿感。他們在城市裏對家庭居住、子女教育、父母養老等要求就更加迫切;“80”後新生代農民工佔了近一半,那麼,農村勞動力就成為一個值得重視的問題。對於提高農業勞動效率,擴大農業生産的規模化,這是機遇,但對於社會主義新農村建設,尤其是對於農村社會文化建設
全國流動人口近2.3億人超過七成家庭租房居住
“80後”新生代農民工已佔勞動年齡流動人口的近一半。 其中佔據主體的新生代農村戶籍流動人口,大多數在城市成長,基本不懂農業生産。超過三成的流動人口在流入地居住生活時間超過5年,從事目前工作的平均時間接近4年,全年平均回老家不足2次。流動人口在流入地的平均家庭規模達到2.5人。72%的流動人口家庭通過租房居住。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webmaster@china.org.cn 電話:86-10-88828000 京ICP證 040089號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0105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