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態市對城市的生態系統考慮幾何?

排水系統的功能在於解決日常排水問題
“千湖之城”的武漢屢屢成為城市內澇的“明星”,河湖理應發達的廣州市也很難逃脫內澇的糾纏,長江沿線的杭州、南昌等城市,內澇幾乎已經是生活的一部分。每一次內澇過後,這些城市的管理者都表示要下力氣加強地下排水系統建設,解決內澇問題。2003年開始,南昌市先後投入20多億元,改造城區地下排水系統;2005年,又投資10億元啟動了1000多條小街小巷地下排水系統改造工程,然而,仍難逃脫內澇困境。

全國近20座城市內澇僅有武漢問責

不能提高標準,而是標準本身
這是和城市發展實力相對應的,作為我們水務部門來説,將我們的排水設施標準、設計標準、規劃標準提高,但是實際上在提高一個等次的基礎上,整個的管網佈局和前後連接的話,會以一個N次方的形式來放大,那麼就需要很大的經濟實力作為後盾,來解決管網的標準問題,資金是一個很大的問題。

全國城市排水設施落後是普遍存在問題

內澇陰影:排水系統難盈利 缺投資
城市地下系統建設是公益性質的,不像地上的房地産開發可以盈利,很難吸引民間資本進入。地下建設完全需要政府投入,但各地投入都不夠。不僅如此,各個城市的地面都被大面積硬化,導致城市地面的滲水能力越來越差,結果就是一下雨就內澇。有數據顯示,北京超過80%的路面被混凝土、瀝青等不透水材料覆蓋,雨水根本無法滲透。

熱點關注

廣州老城區擬建百公里“深隧”排水 防內澇
廣州論證的初步方案是在廣州市老城區建設總長約100公里的“深隧”,包括主線和支線在內。建設這樣一個大工程,投入有多高?吳學偉説,“深隧”的建設成本相當於地鐵的五分之一到六分之一。記者算了一筆賬,以廣州市地鐵建設成本4億元/公里來計算,建設100公里“深隧”大約需要60億元到80億元。
城市排水管網標準低致頻頻內澇 大幅提高不現實
但在實施過程中,大部分城市普遍採取標準規範的下限。調查顯示我國70%以上的城市排水系統建設的設計暴雨重現期小于1年,90%老城區的重點區域甚至比規範規定的下限還要低。比如北京,目前僅有天安門廣場和奧林匹克公共區的排水管線達到5年一遇,即滿足每小時56毫米的降雨量;中心城區普遍按1年一遇的標準建設。
京再迎暴雨排水系統受考驗 網友自製積水圖"
許多網友也建議把北京積水嚴重的地點一條一條羅列標注在地圖上,供未來雨天參考。一些網友製作的“積水地圖”,地圖上積水點有的有40多個,有的為50多個,大多位於5環以裏。比如,在有40個積水位置的地圖中,發佈地圖的網友用藍色標注了40個容易積水的點,還用文字註明,如“西二旗北路路口地勢低窪,多處井蓋被衝開。在暴雨危險程度較高的兩個路段,“西大望路鐵路涵洞”和“廣渠門橋”,還採用了象徵積水的波浪形圖標特別註明。
媒體探究城市內澇原因:城市盲目“水泥化”
“改造城市排水設施”成了北京大雨後最大的呼聲。落後的地下設施與地面上不斷聳起的高樓、路面上越來越多的機動車,已經形成巨大的反差。這種反差平時看不見、摸不著,可是,一場大雨來臨,就能現出原形。“面光裏差”是目前我國多個大城市發展中存在的問題。如北京市近10年來,城市建設面積增加了一倍,但地下管網等基礎設施建設卻沒有跟上,排水管網系統早已不堪重負。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webmaster@china.org.cn 電話:86-10-88828000 京ICP證 040089號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0105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