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者按

作家:不願被分享 “將無書可讀”

50余位作家開戰 文著協護航
    “3·15”來到之際,一份50余位作家聯合署名發出《中國作家討百度書》。作家稱“我們只是一群被侮辱和被損害的弱者”。“如果放任百度繼續侵害我們的權益,我們將無法憑此生活。” >>>>
文著協稱再無誠意就訴訟
    如果百度不在一週內做出有誠意的回應,並採取實質性的道歉行動,文著協將組織作家、院士、專家、學部委員、文著協相關單位等人士,進行更大規模的聲討,並展開行政投訴及司法訴訟。 >>>>

百度:強硬到妥協 “管不好就關”

百度致歉 稱三天內徹查版權
    百度文庫文學類作品數量已經銳減,從前幾天的280萬份文檔下降至目前的101萬份。在文庫中搜索余華、賈平凹等知名作家的作品,搜索頁面顯示已經沒有作品電子版下載。 >>>>
李彥宏回應:如果管不好就關掉
    我也希望加強這方面的管理。我在公司內部的態度很明確,如果管不好,就關掉百度文庫。當然,百度還是希望與版權方、作家達成一個滿意的解決方案。 >>>>

官方:應依法經營 “不適用避風港”

版權局:支援作家聯名維權行為
    網路避風港原則的適用問題是雙方爭議的焦點,它具體指在2006年7月1日正式實施的《資訊網路傳播權保護條例》。其中有規定,網路存儲及搜索提供商在接到權利人申請通知後,斷開侵權的相關連結,即可不承擔賠償責任。

    從百度文庫頁面上來看,其對搜索和連結結果進行了編輯、修改和選擇,根據相關法律規定,網站一旦採取了這些行為,就不能適用於“避風港原則”。 >>>>

觀察:作家與網路——十年恩怨 一聲嘆息

雙刃劍——從興奮到噩夢
    10多年前網際網路剛在中國應用時,曾引起作家群體高度興奮。但依託網路成名的作家慕容雪村很快發現網路是一個“雙刃劍”,作為新媒體的網路,帶給專業作家的簡直是一個“噩夢”。 >>>>
一道待解的“死活題”
    數字出版、數字閱讀是一股不可逆轉的潮流,中國的數字出版業正處在高速發展的過程中,難免會出現類似百度文庫的侵權糾紛。要徹底解決此類問題,除了法律法規的完善,關鍵是要建立一種成熟的,兼顧作者、讀者、網站三方利益的商業模式。 >>>>
■ 策劃:陳維松 ■ Email:chenws@china.org.cn ■ 更多策劃請進 中國觀察 欄目

網路發展與版權保護的博弈

    很多頂著“新媒體代表”耀眼光環的網路媒體,在付出高額正版成本代價後卻沒有嘗到營利的滋味,有的只能無奈地選擇轉型甚至隱退,對於他們來講,要抵達曾被描繪得異常吸引人的營利時代,依然要走出太多太厚的陰霾。

    技術的發展的確使我們得以實現原來不能實現的功能,但當技術的功能達到一定程度時,就有必要探討一種新的合作模式。

    著作權實際是保護權利人的,但在這個過程中,如果過分保護了,就有可能限制發展。在網路版權保護中要平衡兩個方面,不能只關注權利人或傳播者,還要平衡老百姓的利益,要讓老百姓能夠用得起,使價格合理。 >>>>

獨家關注

■ “一刪了之”關不上“百度門”

    一,網路層面上的著作權、出版權如何與一般性的相關許可權無縫對接?其二,網路合法運作如何有效監管?是否有明細法律約束?諸如此類,都是一個健康合法的網路平臺正常運作不能回避的命題。>>>>

■ 道歉難為“百度侵權”畫上句號

    唯有堆高侵權成本,“低容忍”的價值準繩才能回歸,削減侵權衝動。百度刪文和道歉,充其量只是表“下不為例”決心;想平息質疑,除了引以為鑒,更要彌補過失,作出實質性的補償。>>>>

■ 百度聲明是一次“非受獲性勝利”

    韓寒在《致李彥宏的公開信》中説,“百度文庫完全可以成為造福作家的基地,而不是埋葬作家的墓地。”所以,對於出版界來講,真正的“受獲”在於,百度既可成為廣大網友共用文學資料平臺,又可為作家帶去部分收益,讓作家在苦命寫書之餘可“曬曬太陽玩玩泥巴”。>>>>


■ 百度文庫貌似一隻侵權的替罪羊

    版權得不到保護,是當今中國文化領域最嚴重的問題之一。假如盜版和“山寨”得不到有效的制度規範和行政管控,我們指摘或者“打倒”一個百度不難,但要想謀求實質性的版權保護進步很難。
>>>>
特 刊

"累時代"誰關注過勞人

“形象工程”秀出官場百態

中石化天價酒單刺痛誰?

"弒母利刃"捅傷的還有誰

過度醫療折射醫學之痛

住房問題影響我國全局

40歲4000萬 勵志or拜金

中國城管“重塑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