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老年法擬規定子女要經常回家看望老人

新修訂的老年法在社會保障裏拆分出一些內容,單獨成立“社會照料”一章。主要針對高齡老人、生活不能自理的老人,以及不能和子女居住在一起的老人。由於現在家庭結構小型化的變化,兩個年輕人養四個老人,子女在贍養老人方面確實有些是力不能及,從這種情況來看,對老年人的生活照料日益需要社會的幫助。老年人生活品質提高,社會照料要逐步專業化。
[
“常回家看看”要寫入法律 年輕人嘆沒錢沒假][新“老年法”將強化政府責任]

“常回家看看”入法折射中國式養老困局

看望父母本是做人的基本倫理,從這個意義上説,“常回家看看”入法著實有些多餘。但揣測立法者的動機,就會發現這條規定基於“空巢老人”愈來愈多而子女看望老人愈來愈少的現實。從這個意義上説,“常回家看看”入法,折射出了傳統養老模式遭受的嚴峻挑戰。

為“常回家看看”寫入《老年法》叫好

此次新《老年法》把“常回家看看”寫入法律,給老人一份法律權利,給兒女一份法律義務,以法律推動親情孝敬走進新時代,則是法治精神的昇華。這對於匱乏親情看望的兒女也是心靈震撼,雖説帶有硬性的強制,但喚醒的卻是兒女親情良知,不再堅守給錢給物就是孝敬的誤區。

新老年法寫入“常回家看看” 強調給予精神關懷

吳明表示:“單獨寫一章總體上看就是三個層面:一個就是居家養老為基礎的層面,強調社會照料要進家門,養老機構、志願者、社區工作者到府為老年人服務。草案在“精神慰藉”一章中規定,“家庭成員不得在精神上忽視、孤立老年人”,特別強調“與老年人分開居住的贍養人,要經常看望或者問候老人”。

男子勒死相貌相似者騙保被執行死刑
外省人邱文吉在成都娶妻,本該安分守己地生活,他卻動了邪念。邱文吉在投保了鉅額保險後,預謀上演了一場“詐死騙保”的戲。經過精心籌劃,他夥同何現兵、毛光華,在錦江區人才市場以招工名義雇了一名與自己相貌、身高相似的農民工後,將其勒死。
太會做官是中國人的大毛病
當一個社會各階層,特別是年輕人把做官看作是人生價值的最高體現,甚至是唯一體現時,不免讓人憂慮。雖然,離辛亥革命把大清王朝送進博物館已近百年,但要真正破除官本位,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保姆成後媽父親生前贈房産 女兒持公證遺囑索回

在寧波發生一起後母與繼女爭奪房産的繼承糾紛案件。一女子給父親請來一保姆,讓其照顧父親。沒想保姆和父親竟然結婚,成了自己的後媽。為了老父親去世遺留下來的一套房子,母女二人鬧上法庭。

他預先扣除利息的這種借款行為會受法律保護嗎?

年某在本金中預先扣除利息的做法與法律規定不符合,程某實際借款為12.75萬元;程某只還本金不還利息的做法也不對,應對12.75萬元的本金計算利息,並一同支付給年某。

89歲副省級高幹公車“護送”農民陳情
鮮為人知的是,“公車陳情”事件後,一位雲南省政協老幹部處的領導奉命到府,就楊維駿帶領村民陳情的“問題”進行質問。他認為,楊維駿不該以省政協原副主席的身份帶陳情農民進入省政協大院,稱農民有冤屈應走正常渠道反映問題。

責任編輯 胡永平

用網路來記錄一切,讓時間去沉澱一切!

中國觀察|欄目部落格|聯繫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