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謂“裸辭”,就是還沒找好下家就辭職。不找後路,意味著離開的決然。由於工作壓力導致身心疲憊達到了極限,或長期缺乏工作幸福感等原因,選擇“裸辭”的職場人正在增加。“裸辭”,已成為職場流行詞之一。

“裸辭”群體多為精英女性

一份最新出爐、針對8000多人所作的2010年秋季跳槽特別調查報告顯示,今年未動過跳槽念頭的受訪者不足1成,近6成人已完成跳槽或正有所行動。在這波“挪窩”高峰裏,“裸辭”的現象越來越多。

沒有找好下一個東家,便“啪”的一聲拍出辭職信,著實需要勇氣。而這樣的“勇敢者”中,以女性居多。來自向陽生涯管理研究中心的數據顯示,“裸辭”群體多為女性職場精英,她們主要分佈在高級白領、職場新人和職場媽媽這3類人群中。

“80後”職場人小優,大學畢業後在上海一家培訓公司做課程顧問,業務能力強,深受老闆重用。

經過兩年多的努力,今年初她被提拔為部門副經理,工資漲了,手下還管著近10人的顧問團隊。剛開始時小優幹得特別帶勁,然而僅僅兩個月後,她便泄了氣。以前她只要完成自己的銷售任務就行了,現在不僅要面對難啃的大客戶,還“背”上了部門考核指標,要帶新人,帶團隊,做培訓,做考核,日工作時間從8個小時延長到12個小時,業績指標卻遙不可及。

“工作壓力太大,弄得我沒辦法喘氣,健康嚴重透支。更可怕的是,以前不知道的事情突然一下子都堆到我面前。公司內部勾心鬥角,客戶和競爭對手爾虞我詐,搞這些關係更累!”小優感慨萬分。

4月底,小優毅然“裸辭”。第二天,她獨自外出旅行了一個月。“只想把工作拋得遠遠的,在大自然中找回自己,好好休息一下。人累到了極限,職位和高薪統統變得不重要了!”

一項職場“80後”針對“年末你會‘裸辭’嗎”的調查顯示,有20%的受訪者選擇“做得不開心咱們就拜拜”;有63%的受訪者則表示偶爾也會任性一回。相對於“80後”瀟灑辭去工作的悠然,那些上有老下有小的“夾心層”卻對未來有點擔憂。

“要不要‘裸辭’呢,很糾結!”32歲的多莉絲最近第N次思考這個問題。現任廣告公司企劃經理的她,每天除了要應對繁重的工作外,還要照顧家人和剛滿1歲的兒子。企劃部是核心部門,關係錯綜複雜,工作節奏快。兩年前,多莉絲競爭到了這個職位,本想大幹一場,沒想到意外懷孕,工作受影響,老闆很有意見。原以為休完産假後就可以全心回歸職場,但事與願違,好狀態一去不復返。

“面對客戶的無理刁難,卻只能忍氣吞聲,笑臉相陪;老闆時刻盯著業績表現;平級同事勾心鬥角,下屬虎視眈眈——我每天都在疲於奔命。”巨大的壓力讓多莉絲幾乎崩潰。另外,兒子從4個月起就一直由公公婆婆照顧,多莉絲覺得虧欠孩子太多。丈夫建議她辭職回家休息一陣,好好照顧寶寶。但她還想堅持:“好容易才奮鬥到今天這個職位,真要辭職,會考慮很多,顧慮很多,所以很苦惱,很糾結。”

“裸辭”時固然輕鬆瀟灑,然而瀟灑過後需要面對的現實卻有些令人難以承擔。

是奢侈還是無奈

“覺得工作很累的時候,有沒有想過乾脆‘裸辭’?”就這個問題,記者在身邊的朋友圈子裏進行了一次隨機調查。在11位職場人中,有9位表示曾經或經常有類似想法,還有一位則表示自己就曾“裸辭”過。

原諮詢公司職員阿米在一年半前“裸辭”了。當時公司的情況不好,沒多少事可做,加上新來的老闆不好相處,丈夫於是建議阿米休息一陣子再説。“‘裸辭’的感覺很好,整個人一下子輕鬆很多,好好休息的感覺也很棒。不過,休息了半年後,我開始覺得無聊。在先生的鼓勵下,我開了家網店,目前打算邊開店邊考慮生孩子。”

公關公司職員馮先生則是另一種心態。“每當工作壓力接近承受極限時,‘裸辭’的念頭就會在腦子裏閃現,但只是想想而已。‘裸辭’也要有資本,起碼短期內要不愁吃穿。像我這樣剛工作不久,還沒有什麼經濟基礎的人,‘裸辭’只能説是一種奢侈。另外,我覺得還有一種人可以‘裸辭’,就是能力很強的人。他們的機會一大把,做得不高興就走人,旅遊幾個月再找份工作幹幹,來去瀟灑。也許10年後的我也是如此,倒是蠻憧憬這種狀態的。”

企業人事經理金先生表示,“現在的年輕人對待辭職比較隨意,這或許與他們的自我意識較強有關係。就我個人而言,‘裸辭’是個休養生息的好辦法,但一定要計劃好了才這麼做。比如,確認自我發展遇到了‘天花板’,以目前的能力難以突破時,我可能會選擇離職充電,經過休息、思考和學習後,在新的起點上再出發。‘裸辭’的感覺很好,但是也要注意風險。”(薛亞芳)

專家觀點“裸辭”需理性對待

職業規劃師閆嶺:

如今,“裸辭”現象越來越普遍,越來越多的職場人開始重視自己內心深處的快樂和追求,而不只局限于薪水、職位等因素。我個人認為,這是一種進步。

雖然部分“裸辭”行為是深思熟慮後的決定,但也有些是內外矛盾刺激下的衝動。從個體職業生涯發展的角度來説,“裸辭”的利弊各半:利好的一面是,可以脫離當前的壓力狀態,擺脫束縛,給心情放假,對身心健康有幫助。不利的一面是,當度過一個月或幾個月的“蜜月期”後,來自各方面的壓力會驟增,如經濟壓力、家庭壓力以及對未來的迷惘與痛苦等。另外,一個習慣了群體和團隊生活的人突然間變成了“獨行俠”,缺少社會活動,容易産生孤獨感。

對大部分職場人而言,“裸辭”畢竟只是暫時逃避壓力的方法,最終還是要回歸職場。因此,當情緒激動時,儘量不要急著作出重大決定,最好先作一些深入的思考。比如,明確自己的職業方向和職業規劃。有了規劃之後,可以好好地利用這段職業空白期,在調節身心的同時,深度思考自己長遠的職業發展,做好再出發的準備,以免在將來的工作中再次遭遇身心俱疲的困惑。

對於已選擇“裸辭”的人,要注意重返職場的時間。通常而言,離職後3個月以內是重新就業的黃金時期,3個月後尚未找到工作,會産生明顯的焦慮情緒;超過6個月,基本上已達到心理承受的極限,很多問題會一一迸發,對職業發展十分不利。因此,“裸辭”需要理性對待,否則就可能成為一場職業“裸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