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西醫院心理衛生中心的醫生讓8名社會恐懼症患者,分別在代表“人生”的紙杯上戳洞

四川大學華西醫院公佈成都近百萬人社交焦慮障礙研究結果

出門以傘遮面成都“最熟悉的陌生人”4年增1倍

“一身得體的深色職業套裝,辮子被一絲不茍地盤了起來,1米6的樣子身材纖瘦,拎個包拿把傘。看起來比實際年齡要年輕五六歲,像極了劉若英。”

——病人張蓉給人第一印象很優雅,但這都是“演”出來的。

“一個多年沒有上班,沒有任何社交活動、沒有一切興趣愛好的中年主婦,出門不需要這麼折騰,她把自己打扮得很得體,和實際生活判若兩人,是在自我保護,假裝過得很好而已。”

——張蓉有一把從不離手的傘,不擋雨也不為遮陽,是用來遮臉的。

“張蓉不會將傘撐開,走在路上如果遇到認識的人,她就用傘遮住臉,然後迅速躲開。”——她的這個習慣已經有4年了。

昨天,四川大學華西醫院心理衛生中心公佈了國家973課題——社交焦慮障礙(又稱“社交恐懼症”)的生物學標記及臨床意義調查研究結果。這個由華西醫院副院長,心理學張偉教授專家牽頭,帶領著專業團隊歷經4年,調查覆蓋10區4市6縣的大中學生,及社會各年齡段和職業的臨床就診患者共計近百萬人的結果顯示,成都的社交恐懼症患病率達8.7%。社交恐懼症已經成為當今社會排名第三的心理疾病,僅次於抑鬱症和焦慮症。

病患4年翻一倍

社交恐懼症(socialphobia),又名社交焦慮症,是一種對任何社交或公開場合感到強烈恐懼或憂慮的精神疾病。華西醫院副院長心理學專家張偉教授介紹,目前心理中心每月接診的心理疾病患者中,有5%為社交恐懼症。比4年前增加了1倍,“這只是發現自己出現了社交焦慮的問題,主動到醫院求醫的。”

表現過度“害羞”

成都40歲的張蓉(化名)就是眾多社交恐懼症患者中的極端個案,她出門必須以傘遮面,甚至在家聽到腳步聲就會躲到桌下。而還有更多的社交恐懼症患者和以前的張蓉一樣,他們害怕在他人面前做事——不僅是公眾面前的講話,還包括吃飯或其他社交性的日常活動的狀態。他們經常過於擔心會遇到尷尬局面或被羞辱,因而避免社交場合,或者在社交場合感覺極度不自在,因為過度“害羞”,他們的人生被設置了重重阻礙……

80後90後漸多

此番公佈的調查在2007年啟動,調查覆蓋成都10區4市6縣的大中學生,及社會各年齡段和職業的臨床就診患者共計近百萬人。

張偉教授説,以往來看社交恐懼症的患者大多是四五十歲的中年人,他們大多是單位中的技術骨幹,由於工作出色走上領導崗位,但不善言談,無法與下屬溝通。然而近幾年,患者群産生了明顯的變化,“80後”、“90後”的年輕患者就佔了一半以上。

典型案例·張蓉女40歲

4年裏傘不離手她遇到熟人就遮臉

[測試]

杯底戳孔她揭掉整個“人生”

先是用圓珠筆一個一個地在紙杯底部戳小孔,這個動作變得越來越快,越來越狠,小孔也變得越來越密集直到整個杯底被揭掉,40歲的張蓉花了3分鐘,完成心理醫生佈置的“任務”。

華西醫院心理衛生中心的醫生孟雅靜,讓8名社會恐懼症患者,分別在代表“人生”的紙杯上戳洞,而這些洞就是各自不愉快又深埋在心的事情。而張蓉的紙杯讓孟雅靜影響深刻,“我看著近百名患者做同樣的動作,沒有人像張蓉這樣去將整個杯底都毀掉。在她心理,有一件對她影響巨大又不與人分擔的事。”後來,孟雅靜通過對張蓉的心理治療,得知被掀掉的杯底代表其丈夫對婚姻的不忠,這也是張蓉患社會恐懼症的誘因。

[症狀1]

傘不離手她遇到熟人就遮臉

孟雅靜醫生在一年前第一次見到張蓉:“一身得體的深色職業套裝,辮子被一絲不茍地盤了起來,1米6的樣子身材纖瘦,拎個包拿把傘。看起來比實際年齡要年輕五六歲,像極了劉若英。”但孟雅靜很快就知道,這麼優雅的形象都是張蓉“演”出來的。“一個多年沒有上班,沒有任何社交活動、沒有一切興趣愛好的中年主婦,出門不需要這麼折騰,她把自己打扮得很得體,和實際生活判若兩人,是在自我保護,假裝過得很好而已。”孟雅靜説,張蓉有一把從不離手的傘,不為擋雨也不為遮陽,是用來遮羞的。“張蓉不會將傘撐開,走在路上如果遇到認識的人,她就用傘遮住臉,然後迅速躲開。”孟雅靜説,張蓉的這個習慣已經有4年了。

[症狀2]

恐懼聲音她抱頭躲到餐桌下

除了出門“演”熟悉的陌生人,張蓉在父母孩子面前也演戲。“除夕夜當天跟丈夫在家吵架、打架。晚上仍然可以滿臉幸福地回父母家過年。”以至於張蓉的父母一點

沒發覺她十年的婚姻問題。可回到家,張蓉又變成了另外一個人。正切著馬鈴薯絲為孩子準備晚飯,可門外傳來腳步聲,張蓉立刻雙手抱頭躲到了餐桌下。“她害怕,每一個環境狀態被打破她就會很驚恐。”

大多數人能夠通過微笑、整理衣襟、上廁所等舉動緩解情緒,以達到不當眾出醜或遮羞的理想效果,但張蓉已經發展到全身抽搐。孟雅靜説,張蓉切斷了自己所有的社交網路,就為了保護自己。

[病因]

婚姻不順好強的她憋出病來

“你早晚要後悔的!”18年前,張蓉沒聽父母的勸阻,義無反顧地嫁給了現在的丈夫。和丈夫戀愛時,張蓉還是百貨公司員工,這可是當年相當好的工作。可條件不好的丈夫一直不受張蓉父母喜愛,張蓉父母百般阻擾兩人的婚事,倔強的張蓉還是把自己嫁了。婚後生了女兒的張蓉沒有再繼續工作,丈夫發展得不錯,家裏條件起色不少,但雞皮蒜毛的事情也多了起來。要強的張蓉當然不會把這些不愉快向人傾訴。“她認為婚是自己不聽家人勸阻堅持要結的。所以不可以在親朋面前表現出一絲的不幸福。”孟雅靜分析説,由於後來得知丈夫出軌後,她覺得家醜外揚,全世界的人都在嘲笑她。一系列想要掩飾和自我保護的行為就慢慢演變成了社交焦慮障礙。

[治療]

領悟療法一年後不帶傘出門

華西醫院心理衛生中心對張蓉,採取了認知領悟療法、系統脫敏法和“理、知、悟、信”的方法相結合的措施,並對其進行社交技能的訓練,同時調動了她的社會支援系統給予幫助,使她從根本上擺脫了心理困擾,達到了心理的健康發展和人格的完善。

從第一次接受團體心理治療時,張蓉會若無其事地在治療室走來走去。不跟病人站在一起,不做同樣的事情,不交流扮演著“路人甲”的角色,到不再帶傘出門,張蓉花了整整一年的時間。(程渝劉陳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