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昨天A4版報道南京江寧200人扎堆離婚的消息後,引起各方關注,江寧區委區政府召開了緊急會議研究商議,採取果斷措施制止這一現象繼續發生,講明政策,明確“假離婚”和已經辦理“假離婚”的都不可能得到任何額外補償。

叫停“假離婚”

“假離婚”不能得到任何額外補償

因南京麒麟科技創新園建設徵地拆遷,近期,引發麒麟街道部分社區群眾協議離婚數量非正常增加。昨天針對此事,江寧區委區政府召開了緊急會議研究商議,並採取果斷有效措施制止這一現象繼續發生。

主要措施如下,首先深入做好相關解釋宣傳工作。昨晚,司法、婦聯等部門和麒麟街道立即組織人員走村入戶,發放《致居民的一封信》,講明政策,明確“假離婚”和已經辦理“假離婚”的都不可能得到任何額外補償;合法婚姻受法律保護,“假離婚”可能會造成家庭的真正破裂,對家庭和社會造成巨大危害。

其次嚴格執行拆遷辦法等相關文件。嚴格執行相關徵地拆遷法律法規和政策,突出強調:産權人在拆遷公告後辦理離婚手續的,一律不享受分戶補償安置;拆遷公告前已辦理離婚手續的,在拆遷過程中將逐個甄別,並接受舉報,如經查實為虛假離婚,騙取拆遷利益的,一律不享受分戶補償安置,已簽訂的拆遷補償安置協議一律無效,由此騙取不正當利益的,將追究相關人員的法律責任,構成犯罪的將依法追究其刑事責任。

據了解,昨天絕大多數前來辦理協議離婚的拆遷戶被勸回。

爭著離婚

緣于有人放出“話外音”

記者從江寧區婚姻登記處了解到,截止13日即江寧區拆遷公告發佈日的當天夜裏,離婚者達到近日最高峰:128對256人。

而記者從有關知情人那裏獲悉,江寧區的拆遷戶之所以爭著離婚,與當地政府部門及拆遷現場有人放出的“話外音”有關:“分戶可以多獲得補償款、低價申購安置房”;“這次拆遷是市政府的大項目,資金有保障”;“9月13日辦理的離婚有效,之後的就不算數了”……諸多的語言導向,讓拆遷居民紛紛擁往婚姻登記處。

記者了到,在這次拆遷中,江寧區的政策比市級的拆遷政策更優惠:拆遷一戶最高按240平方米補償安置房,比南京市的標準多出20平方米。據悉,2010年南京市拆遷安置房的申購標準為均價4000元一平方米。此外,每戶在優先時限內搬家走人的,還將獲得3萬元的搬家獎勵費。記者獲悉,最近辦理離婚手續的,多半是住房面積大的戶主。


改變細則如何

南京拆遷,能否依據實際面積?

記者在《南京市徵地房屋拆遷補償安置辦法》中看到,8章共50條款的細則中,對離婚情況並沒有嚴密的説明和嚴格的限制,拆遷依據主要是土地證或房産證,這就導致很多人像13日在江寧登記處那樣趨之若鶩地辦理離婚的現象,在全國其他城市中也是屢見不鮮。為阻止這種現象的發生,南京也有區縣進行了“地方政策限制”,據悉建鄴區在實施拆遷時,特別設定了離婚的時限:拆遷公告之日前兩年辦理離婚的,方才有效,有力阻止了少數被利益驅使者的想法。此外,在北京等城市,拆遷條例依據的是按面積實地測算給予補償。

一位業內人士認為南京也可沿用這樣的辦法。“以張某800平方米的拆遷房為例,按規定一戶可以享受220平方米申購房標準(多餘面積部分實施原房補償),假如張家分成3個戶口,他們仍在這220平方米裏分配,每人平均面積也超過了70平方米,即便這樣也超過南京市每人平均住房面積的標準。”他認為這樣將有效阻止少數人想以分戶離婚等不正當手段獲得補償款的行為。

摸著石頭過河

非常時期,不能坐等制度完善

麒麟科技創新園涉及到幾個區縣,10月下旬進入拆遷實施階段的玄武區。假離婚現象會不會繼續跨區蔓延?“其實目前南京的拆遷條例政策規定還是比較嚴密嚴謹的,在實際拆遷操作中,我們會考慮到有的家庭子女到了晚婚年齡,實施政策補償時自動將其視為單獨立戶對象。”這位工作人員表示,這一人性化實事求是的方法,觸動了少數拆遷戶的離婚聯想及實際行動,造成分戶時的亂象。

“眼下,我們整個社會和城市在飛速發展、跨越,畢竟存在制度、法律不健全不完善甚至滯後的現象,我們總不能坐著等候健全完善的制度吧?”南京農業大學一位市人大代表表示,拆遷過程中各種數據並陳,要實現所有人“一碗水端平”,各相關職能部門工作人員必須做大量的調查取證工作,在公平保障的全程中,制度保障是一方面,細膩週到的工作原則也是不可忽視的重要關鍵。他還特別提出,婚姻登記執行的法律是由全國人大立法通過的法律,但並不意味著法律面對“危險”時也可沒有限制地使用:“明知在拆遷範圍內扎堆離婚是為了獲取拆遷安置補償款,為什麼此時仍拘泥于法律法規不放?”他認為,法律是死的,而人的管理是活的,為了絕大多數人的公平公正,非常時期應有非常應對。本報記者 宋南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