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圖片
首頁 >> 新聞中心轉播到騰訊微網志字號:

王亞平:每次飛行降落後都要與愛人發短信報平安

新聞中心-中國網 news.china.com.cn  時間: 2013-06-11  發表評論>>

王亞平的老家房屋十分普通。因為她入選“神舟十號”女航太員,吸引了

家裏以種櫻桃為主業 從小身體素質出眾歷經層層選拔過關——

作為“神舟十號”唯一的參選女航太員,35歲的煙臺姑娘王亞平繼劉洋之後再訪天宮。

與去年“神九”女航太員二選一的情況不同,王亞平飛天的懸念很早已經被揭開。但王亞平的父母以及相關方面對此事一直表現得極為低調。

不過,在王亞平的家鄉人們的印象中,她就是那個“活潑開朗、永遠不知疲倦的小姑娘”,從小身體素質出眾,耐力尤其好,在中長跑項目上成績遠超同齡人。而生活中的王亞平並不像在運動場上那樣高調,給人的感覺更加傳統、內秀。

平凡的膠東人家

張格莊村位於煙臺市西南,距離市中心約35公里,從高處眺望,全村是一片錯落有致的磚瓦房,北邊是一條東西向的柏油公路,村子以南便是大片農田和果園。

王亞平家位於全村的東北,院門面西,門前的小路蜿蜒通向村後。

初看上去,這是一座再普通不過的膠東民居。院門不大,上面貼著一副大紅對聯,“勤儉能致富,善厚幸福多”。對聯上方是很有特色的門鎖,鎖鏈向上搭在門樑上,由一把銅鎖鎖定,這是舊村居中多有的門鎖樣式。

院門左側是一間用作儲物的配房,墻邊還堆放著成捆的柴火。透過院門向內看,院子不大,只有十多平方米,打掃得很乾淨。一輛舊自行車放在裏面,似乎很久沒有動過,車身生銹,車鈴掉了半個,車閘也是壞的。在自行車旁邊,整齊地碼放著木柴,上面壓著木板防雨。

院內的三間房都關著門,拉著窗簾,房屋很舊。正房還好,安裝著鋁合金門窗,屋裏的白墻刷著半高的綠色墻圍。東邊的廂房算是比較破舊,綠色的木門上貼著兩個“福”字,門邊還挂著一小串象徵紅紅火火的紅辣椒。平屋頂上,醒目地立著太陽能熱水器。

正房外,擺放著數盆綠植,幾株月季開得很盛。

唯一讓這個院落顯得與眾不同的,是院門左上方釘著的一塊銀色金屬銘牌。牌子上的圖案和字跡經過多年風吹日曬,顏色已經基本脫盡。需仔細辨認,才能看清上面刻著的五角星和“光榮之家”四個字。

“她爸媽都是普通農民,本分人,種櫻桃,和大家關係都處得不錯,人挺熱情的。”和記者稍微熟識之後,村民透露了一些簡單的資訊,“老兩口都不到60歲,有兩個閨女。王亞平是老大,參軍之後就很少看見了。還有個小女兒,今年20多歲,也早就不在老家了。這邊就是老兩口住,逢年過節,他們常去看閨女。”

對於王亞平,村民們的印象大多停留在她小時候。“從小就是好孩子,學習好,性格也好,挺懂事的,很小就能幫家裏。現在人家出息了,航太員全國才有幾個,我們當然也高興。”

對於王亞平父母的去向,村民給出的比較一致的答案是:老兩口在十幾天前已經被接到了北京,地裏的櫻桃由村裏組織村民幫忙採摘銷售。“可能國家對老兩口有所安排吧,比如過幾天和女兒通話什麼的,這些我們就不知道了。”

“高度戒備”的村莊

王亞平家的門鎖全天鎖著,沒人進出。詢問附近的村民,有人回答很簡單,“他們家的人弄櫻桃去了”,有的則直接説 “不知道、不認識”,然後憨厚地笑著,“不能説”。這兩種回答幾乎成為了村民的“標準答案”。

在王亞平這件事上,整個張格莊村呈現著一種特殊的狀態:大家一邊為本村出了一位航太員而自豪,一邊也恪守著保密原則。

一旦有人問起王亞平及其父母,大部分村民便顯得很不自然。除了上述兩種標準答案之外,還會出現各種即興式的回答,比如“他們去武漢了”、“去濟南了”。其中,村民們説得最多的一句話是:“她爸媽不接受採訪。”

如果説明不去打擾王亞平父母,村民也會變得坦誠一些,他們會正確地指示王亞平家的位置,甚至將你帶到門口而不是將你引向山腰。不過,如果很直接地去採訪村民,通常會遇到更直接的回應。一家電視臺的記者試圖採訪王亞平家對面的鄰居,結果,被吼了出來。

村民高度“戒備”,村裏王亞平當年就讀的張格莊完小也是如此。

小學建在村東的山坡上,教室的墻刷成了醒目的黃色。如果從正門進入,要登上陡峭的67級臺階。學生們通常從側門進出,走山坡平緩的小路。按照這條路線,兒時的王亞平從家到學校只需要六七分鐘。

副校長趙守成是1992年到這裡工作的,而王亞平1991年從這裡畢業升至張格莊第23中學。趙老師解釋道,王亞平的父母曾專門來學校,請他們不要透露關於王亞平的資訊。

“其實,我們還真沒什麼可透露的。教過王亞平的老師都已經離開學校或是退休了,關於王亞平的檔案、照片都沒有留下。我們能知道的只是,王亞平的確是在這裡讀的小學。”

王亞平父母的低調,從去年“神九”發射之前便是如此。

“去年來的記者很多。”趙老師笑著回憶,“我記得最多一天來了20撥。學校不讓採訪,他們就在校門下面等著。有一個還從學校後墻翻了進來。那時候,王亞平家門口同樣圍著幾十個記者,嚇得老兩口躲進山裏不敢回來。”

有記者在去年碰巧見到了王亞平父母,但後者很警惕,直接予以否認,使用的仍然是“標準答案”:“不認識(王亞平),上山摘櫻桃去了。”

也許因為去年碰了釘子,今年來村裏尋訪王亞平父母的記者略少了一些。

這種謹慎可以理解。據接觸過王亞平父母的人介紹,去年女航太員在王亞平和劉洋之間二選一,懸念一直持續到最後。有媒體在名單正式宣佈前就以非常肯定的語氣稱,“神九”女航太員就是王亞平。這種做法讓王亞平父母很生氣。

而王亞平的初中和高中兩位班主任日前都被要求慎言,除非有來自官方的統一安排。張格莊鎮鎮政府的相關人員也表示,無法回答和王亞平有關的任何問題。

煙臺市委宣傳部的相關人士向記者解釋:之所以如此,是因為航太部門和王亞平父母都提出了“要低調”的要求,一切等“神舟十號”發射之後再説。

和睦的家庭關係

與今年不同,去年早些時候,有山東當地媒體採訪到了王亞平母親,後者提起了不少舊事。

據她的母親介紹,王亞平7個月便會走路,從小喜歡體育,特別擅長長跑。王亞平小時候雖然個子矮,但作為班幹部,在同學中很有威信,人緣也好,性格樂觀開朗,還喜歡跳舞,在文體活動中表現活躍。

在母親眼裏,王亞平是個貼心的好閨女,“七八歲時就能幫家裏幹農活,種黃豆很麻利”,從小到大從沒讓父母操過心,“學習成績從小就數一數二,聰明,努力,在軍校被評為優秀學員”。

王亞平1997年高中畢業,從此離家赴飛行學院學習,從那時起,王亞平堅持給家裏寫信,前兩年就寄了三四十封。每年到了中秋節,如果無法回家,都會託人捎月餅回來。

1998年,張格莊村開始裝電話,安裝費很貴。王亞平父母收入不高,但仍然省吃儉用,安了一部電話,就是為了方便跟女兒聯絡。

在那一年,王亞平順利轉入了哈爾濱第一飛行學院,開始了真正的飛行生涯。在初教機飛行團,她第一次在教員的帶領下飛上藍天,既興奮又緊張,一落地就急著給家裏打電話。王亞平母親回憶道:“雖然隔得很遠,但是能從電話裏感覺到她的興奮。”

在母親過50歲生日時,王亞平專門托朋友買了一個挺大的生日蛋糕,感動得老人熱淚盈眶。

王亞平是個孝順的女兒,除了平時十分惦記父母之外,每年也儘量回家看望老人。在成為候選航太員之後,回老家成了難題,但一家人仍會聚在一起過年。2012年春節,老兩口去武漢和女兒過年;今年春節,一家人在北京過的新年。

2006年10月1日,王亞平和同是飛行員的愛人趙鵬回老家舉辦了婚禮。兩人分隔在相距數百公里的不同單位,還發生過一次“空中烏龍事件”。2006年秋天,趙鵬駕機執行轉場任務,恰好從王亞平所在的部隊機場上空通過。幾乎同一時間,王亞平也要駕機升空。頭天晚上兩人在電話裏約定,若能在空中相遇,就要用“標準喊話”打招呼。次日晚上,王亞平在飛行結束後撥通了趙鵬的電話質問,“為什麼不打招呼”。原來,當天跟王亞平一起訓練的還有其他飛機,趙鵬一時激動出了錯,把呼叫信號轉到了劉洋駕駛的飛機上。

婚後,趙鵬與王亞平約定,每次飛行降落後,都要在第一時間發短信互報平安,這個約定一直堅持至今。

融洽的家庭關係為王亞平的航太事業加了分。因為除了身體素質、個人素養、飛行技術等原因,家庭生活品質也是航太員的重要考核指標。兩年多之前,第一代航太員楊利偉帶著一批專家下部隊考核,專門了解劉洋、王亞平的情況,其中就包括家庭是否和諧,是否孝敬老人這些方面。

內秀的長跑姑娘

從王亞平家往南30米,向西拐進小巷,不遠處就是張格莊完小老校長王雲然的家。當年她是王亞平隔壁班的班主任。

“王亞平從小就挺活潑,學習也好,不偏科,體育成績很優秀,加上平時隨和有禮貌,老師們在課後也會提起她。”作為班幹部,王亞平在同齡人中顯得更沉穩一點,工作能力挺強,在學校組織的文體活動中常能看到她。

當年的小學體育老師王智興也記得王亞平,因為這個孩子身體素質好,而且能吃苦。“王亞平不知道累,特別不服輸,能爭第一絕不要第二。”

在王亞平6歲時,她就獲得過福山區幼兒組60米跳繩跑比賽第一名。從二年級開始,王亞平開始代表小學和鎮裏參加長跑比賽。她雖然個子不高,但耐力出眾。800米、1500米跑完,別的孩子都氣喘吁吁、胸悶難受,但她跑下來還顯得很輕鬆,是“天生的運動苗子”。如果不是上學的時候個子矮一點,也許早早就被體校選走了。

從小學到高中,王亞平都是學校運動隊的長跑選手。“在高三之前,她一直都參加長跑比賽,高三那年就要準備高考了。”

在王亞平就讀的福山一中的老師眼裏,她同樣是個“不知疲倦的小姑娘”,跑長跑“能把別人甩開好幾圈”。“不過,她來福山一中可不是以體育特長生的身份特招來的,而是參加統一考試,考上了這所市重點中學。”

王亞平學習成績一直不錯,小學、初中都在班上名列前茅。據她的初中老師介紹,王亞平在初中每次考試都是年級前幾名,同時還擔任班上的學習委員和語文課代表。

王亞平的初中班主任、語文老師曹美娜至今仍對王亞平印象深刻:“她是我的課代表,文字和口頭表達能力都很好。而且小姑娘長得挺好看,扎著長辮子,很討老師們喜歡。”

在高中老師印象中,王亞平學習成績屬於中上等,幾門課程成績都很平均,沒有短板。不過,活潑開朗的王亞平在離開村莊,來到離家20多公里的煙臺市福山區福山一中之後,性格上更趨向成熟內斂。

福山一中辦公室的老師説:“在高中,她不屬於外向的學生,很內秀,是傳統意義上的那種文靜女生。除了在運動會中閃光之外,平時都比較低調。而且,在2007年之前,我們學校幾乎每年都能考上一兩個飛行員,學校也因此成為山東省招飛工作先進單位。不過,王亞平她是我們學校歷史上唯一的女飛行員,現在能成為‘神舟十號’航太員,我們也為她驕傲。”

偶然改變的命運

張格莊的村民窮儘自己的想像力,也從來沒有想到過,村裏的一個普通人家裏,竟能走出一位女航太員。

這是個一年裏只熱鬧一個月的小山村。每年的6月前後,村裏的櫻桃分批成熟,村口設起大集,各地的車輛聚集到這裡,購買村裏出産的新鮮櫻桃。前後一公里的範圍裏,小客車、農用車、大貨車、還有農民自家的手推車,裝著滿滿的櫻桃,火熱的交易每日持續到太陽落山。

張格莊被稱為“中國大櫻桃第一鎮”,全鎮人口1.8萬,大櫻桃種植面積達到2萬畝,佔農作物種植面積的90%以上,年産量達到2600萬斤。鎮上的農戶100%種植大櫻桃,全鎮每年大櫻桃收入近2億元,每人平均純收入達到5000多元,佔全鎮農民每人平均收入的68%。

王亞平家同樣是以種櫻桃為主要收入來源,每年侍弄田地和果園,生活得辛苦卻腳踏實地,從未想過能與天空結緣。

王亞平小時候的理想和電視裏常演的一樣,是當醫生或者律師,但她的命運卻在偶然之間被改變了。

1997年的某天下午,當時17歲的王亞平正在路邊擦自行車,同學路過時和她閒聊了起來。當時,空軍招飛局濟南選拔中心正在煙臺招收第七批女飛行員,由於王亞平體育成績突出,因此大家慫恿她去參加考試。

王亞平並沒有抱很大期望,因為報考的人太多,競爭十分激烈,入選的幾率微乎其微。誰知她一路順利過關,高考過後,收到了長春飛行學院的錄取通知書。

空軍招飛局濟南選拔中心原主任程學哲曾在接受採訪時透露,王亞平給人的印像是非常聰明,活潑、要強,在選拔時的各種模擬考試中體現出非凡的聰慧和靈氣。在當年的《濟空一九九七山東省女生心理選拔檢測》分數登記表上,王亞平的總評一欄,成績也是“優秀”。

成為飛行員的道路十分辛苦。在長春飛行學院的一年零八個月,王亞平她們除了學習大學課程以外,每天都要進行體能訓練和軍事訓練。出眾的身體素質幫了她大忙。

1999年4月,在淘汰了7名同學以後,她們剩下的30名學員順利轉入了哈爾濱第一飛行學院。經過了兩年零四個月,王亞平以總成績第二名的成績畢業,分配到素有“女飛行員搖籃”之稱航空兵某師某團。

作為女飛行員,王亞平曾駕機參加過多次戰備演習、汶川抗震救災、北京奧運會消雲減雨等重大任務,能飛四種機型。

2009年5月,中國第二批航太員選拔啟動,首次向女性開啟大門。當年7月,第七批女飛行員接到通知,悉數到北京空軍總醫院接受體檢,體檢非常嚴格,僅B超檢查就有十幾個項目,經層層選拔,王亞平成為首批女航太員之一。

那次選拔也促成了第七批女飛行員畢業八年的同學會。她們在空軍總醫院旁邊的一家餐館小聚,一起回憶起在東北航校的歲月。當時大家約定,航太員選拔的勝出者,要在鳥巢和水立方旁邊的七星級酒店請大家吃飯,如今,她們中第二位戰友即將飛赴太空。

在張格莊村,村民私下透露,去年“神九”發射之前,村裏就買了十萬響鞭炮,憋了一年,大家就等著“神十”呢。“到時候,村裏肯定跟過年似的。”

來村裏進貨的商家反倒擔起心來:“你們村一夜成名,明年的櫻桃是不是要漲價了?”(文並攝/本報記者 李然)

文章來源: 北京青年報 責任編輯: 苧梓
官方微網志
[我要糾錯] [推薦]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
網友留言 進入論壇>>
用戶名 密碼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