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情快遞: ·中國兩棲偵察兵據槍訓練 槍桿放硬幣20分鐘不掉 ·解放軍配發野戰後勤保障新裝備 帳篷用隔熱材料 ·美“猛禽”抗議聲中抵日 沖繩地方政府要求交涉 ·五角大樓提交四年評估報告 重點將關注四個方面
[列印文章] [推薦朋友] [進入論壇] [進入部落格]
首頁>>軍 事>>軍情觀察字號:

專家:中國應當更新傳統安全觀念 禦敵于國門外

中國網 china.com.cn  時間: 2012-07-30  發表評論>>

崔洪建:“不干涉”的安全觀該更新了

周邊環境惡化與大國安全困境加劇,成為影響當前中國外部環境的最大變數。從釣魚島、南海問題到中東北非的亂局,從維護領土完整、海洋權益、能源安全到捍衛國際關係準則,中國在現實安全利益和觀念兩方面都身處激烈博弈。這是近年來國際形勢深刻變化在安全領域的反映,是新興國家上升態勢與既得利益集團維護強權之間博弈的集中體現。如果不能因應形勢,實現安全觀念上的突圍與更新,我們在現實博弈中就難免處處被動、長期受困。

我們現在奉行的仍是10年前提出的安全觀。在2002年7月的東盟地區論壇外長會議上,中方提出了以“互信、互利、平等、協作”為核心的“新安全觀”,目的是要“超越單方面安全範疇,以互利合作尋求共同安全”。在當時的國際形勢下,“新安全觀”對於穩定地區局勢具有積極意義,就在同一年,作為對“新安全觀”的實踐,中國與東盟各國簽署了《南海各方行為宣言》。但10年之後我們發現,“互利合作”足以自律,卻很難約束某些國家固守狹隘的安全觀為一己之私牟利。中國在周邊“維穩”的代價是領土和海洋權益逐漸被侵奪和蠶食。同時,經過10年的發展,安全也遠遠不再是家門口的事。中國海外投資總額翻了一番,中國人的足跡已遍及全球。中國企業“走出去”了,中國的海外利益拓展了,但我們的安全觀念、機制和行動仍然局限于國土之內,能夠為國民和國家利益提供的保障跟不上利益延伸的速度和廣度。

因此,首先需要突破的是在周邊“重維穩輕維權”的觀念。重維穩的依據無非是“以暫時的權益損失換取穩定環境”,言下之意是等“發展好了”再回過頭來彌補損失。但南海問題的現狀告訴我們,這恐怕是一廂情願。在固守零和博弈邏輯的國家看來,你暫時的權益損失正是他永久霸佔的機會。一旦成為既成事實,我們要挽回損失、爭回權益的硬實力代價和軟實力成本何其高昂。

其次,新的安全觀不僅要禦敵于國門之外、維權于發展之中,還要維護中國利益所及地區的穩定。我們在國際關係中歷來主張不干涉內政原則,在面臨嚴峻國際環境的情況下,這有利於維護國家利益。因為不干涉原則常被弱勢一方當作保護原則,遵循的是“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的邏輯,而干涉則是強勢一方的原則,體現的是“己所欲,施於人”的邏輯。但行動的原則和邏輯服從於利益格局,並非一成不變。美國在對外干預問題上也曾經歷過痛苦轉變:當歐美雙方在1821年爭論是否干涉希臘獨立運動時,美國時任國務卿約翰·昆西·亞當斯警告國民不要“遠赴國外去懲惡”,而直到83年後美國時任總統西奧多·羅斯福才確立起對外武力干涉的原則。美國海外利益的擴張是促成這一轉變的內在邏輯。

不干涉內政原則以國家主權為盾,干涉原則則以人權、人道主義作矛,實質上是兩種不同邏輯之間的較量,因此爭論的核心不應是何種原則適用,而是貫徹原則的手段是否合理正當。作為一個仍處於發展變化中的大國,我們在維護主權問題上應當堅持不干涉原則,但要明確其使用範圍,不能將其絕對化,否則就容易在國際社會被視為“利己的保守者”,同時在涉及能源安全、海外利益保護等安全問題時,也容易自縛手腳。我們不走西方“干涉主義”的老路,但的確需要發展出自己的新思路和新辦法來。因為在我們恪守“不干涉”原則,而別人都在“干涉”的情況下,我們的主張並不能發揮應有效果,我們對國際事務的參與也會陷入被動。▲(作者是中國國際問題研究所研究員)

文章來源: 環球時報 責任編輯: 羅琪
[我要糾錯] [推薦]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
用戶名 密碼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
精彩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