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情快遞: ·美無人潛航器赴波斯灣 防伊朗封鎖霍爾木茲海峽 ·外媒:伊朗3年內將擁有能打到美國的洲際導彈 ·巴西海軍擬建首艘核動力潛艇 2025年服役(圖) ·印海軍即將接收新型隱身護衛艦 P17艦最後一艘
[列印文章] [推薦朋友] [進入論壇] [進入部落格]
首頁>>軍 事>>理論前沿字號:

戰略素養:軍事博弈的首要才識

中國網 china.com.cn  時間: 2012-07-12  發表評論>>

——兼論聯合作戰指揮員的戰略素養要義

觀點提要

軍事博弈,首先是指揮員戰略素養的博弈。所謂戰略素養,就是對戰略問題判斷、理解和執行的素質養成和能力。指揮員戰略素養的強弱,在很大程度上決定著其觀察分析問題的角度、廣度和深度。資訊化條件下的聯合作戰,涉及領域更廣、融合程度更高、正負效能更大,認清和把握戰略素養的深刻內涵,全面提升聯合作戰指揮員戰略素養,具有重要現實意義。

■戰爭是政治的繼續,戰略是軍事中的政治。軍事服從政治,戰略服從政略,聯合作戰指揮員必須具備高度的政治自覺

軍事活動在政治全局下展開,是作戰籌劃指導必須遵循的基本原則。

當今世界,科技迅猛發展,地球加速“變小”,各種利益緊密交織,“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趨勢更加明顯。在這種深刻變化的大背景下,打軍事仗往往就是打政治仗、經濟仗、外交仗,聯合作戰指揮員必須培養高度精敏的政治自覺,善於“眼觀四海風雲,胸懷天下大事”,從政治的高度考量、把握戰事。

維護和拓展國家利益,是一切戰略籌劃的邏輯起點與歸宿,是最大的政治。聯合作戰指揮員必須深刻領會政治目的的根本要求,養成時刻把國家利益置於首位的戰略思維習慣。面對戰爭危機時,聯合作戰指揮員應自覺統籌國際國內兩個大局,善於從政治上、全局上研判形勢走向,準確領會黨中央、中央軍委決策意圖,定下正確決心;確定軍事目標時,應緊緊圍繞政治需要,充分考慮軍事打擊所産生的政治、經濟、外交後果,運用好戰爭規則,佔據法理主動;在戰局把握上,應始終著眼政治目的的實現,準確研判國際國內形勢發展和各利益集團的態度立場變化,慎重開局、掌控進程、把握節奏、穩妥收局,始終掌握政治、外交主動,實現維護國家利益與維護和平穩定、和平發展的統一。

■全局性是作戰指導的最基本特徵,只要有戰爭就有戰爭的全局。關照全局是戰略素養的基本要求,聯合作戰指揮員必須具有廣闊的全局視野

毛主席指出:“懂得了全局性的東西,就更會使用局部性的東西”“戰爭的勝敗的主要和首要的問題,是對於全局和各階段的關照得好或關照得不好”。資訊化條件下的局部戰爭,往往是在一個方向的戰事,極有可能引發多方向、多邊、多領域的連鎖反應,聯合作戰指揮員應始終把握好軍事鬥爭的全局和大局,照顧好各部分、各階段之間的關係,努力做到洞悉全局、思考全局、謀劃全局、指導全局、配合全局。

“胸中形勢手中策”。在確定是否使用武力時,應從是否有利於全局著眼,打與不打最終取決於全局利益的得失;在確定力量使用的規模、打擊程度的輕重時,應從符合全局需要出發,科學權衡利弊得失;在力量佈局上,既要注意使用主要方向上的力量,也要把其他戰略方向的力量考慮進去,既要充分考慮軍事力量運用,也要把其他可動員的力量考慮進去;在作戰方式運用上,既要打好武力仗,也要充分發揮輿論戰、心理戰、法律戰綜合施壓的效用。

關照全局,不等於平均用力,而是要抓住重點、區分主次。聯合作戰指揮員抓住了作戰重心,也就是抓住了關乎作戰全局的樞紐。現代作戰的目的,已不再是傳統意義上的攻城略地和消滅敵人的有生力量,而是把作戰重心放在癱瘓對手作戰體系上。聯合作戰指揮員在建立起強烈的重心意識的同時,還應當掌控好打與停、快打與慢打、強打與弱打的時機和節奏,始終牢牢掌握戰略主動權。

■謀略生發戰略,戰略包容謀略。謀略是戰略的具體運用,是戰略素養反映在作戰指揮中的策略,聯合作戰指揮員必須具有高超的謀略智慧

“謀攻敵之利害,當全策以取之,不銳于伐兵攻城也”,這是戰爭史上最有名的勝策。戰爭在很大程度上就是智謀的較量,大腦比手腳管用,計謀比力氣有效,“深謀遠慮”往往是勝利的代名詞。“謀定事舉,敵無不克”“不戰而屈人之兵”是謀略智慧的最高境界。

資訊化條件下的聯合作戰,戰場空間走向全維、全域、全譜,作戰力量走向功能的耦合、融合,作戰行動走向整體聯動、自主適應,作戰控制走向集約、精確,戰爭戰役戰鬥趨為一體,作戰規模趨向小型化、精確化。這些特徵深刻啟示我們,不論作戰規模大小,每一個作戰行動設計、每一個作戰要素運用,無不需要謀略的運籌、智慧的廟算。這種運籌和廟算較之機械化戰爭更加抽象,更需要高超的藝術。

戰爭是流血的政治,其對物質文化的毀耗、對生命的吞噬,後果十分慘烈。偉大的軍事家都致力於在確保戰略目標實現的前提下,尋求最大限度減少戰爭傷亡損失的道路,這就是用謀略智慧算計敵人、威懾敵人、嚇阻敵人、摧毀敵人的抵抗意志,通過“伐謀”“伐交”“伐心”而使敵人屈服。以“智”用兵,以“謀”制敵,知己知彼,計出萬全,應貫徹于指揮員作戰準備、籌劃和實施的全過程。

■科學的預見是對事物發展趨勢的本質把握。沒有預見就無法指導戰爭,聯合作戰指揮員必須具有精準的預見能力

諸葛亮的“隆中對”,正確預見了“三分天下”的大勢;韓信的“漢中對”,深刻揭示了楚敗漢勝的戰略走向。同樣,戰爭史上,由於預見上的偏差而給戰爭帶來敗績的也屢見不鮮。二戰期間,蘇德戰爭爆發前,蘇聯高層在研判和預見戰爭爆發時間上犯了嚴重錯誤,在德軍的突然進攻面前措手不及,蒙受了巨大災難。

事不謀遠,難成其大。毛澤東同志説:“沒有預見,就不叫領導。”戰略家之所以能預見未來,對各種變化應對自如,那是他們長期研修、艱苦思考的結果。資訊化條件下,戰爭形態、作戰方式、作戰環境都發生了重大變化,聯合作戰指揮員要練就精準的預見能力,就必須刻苦學習,增強知識的寬度、理論的厚度;就必須諳熟戰爭歷史,清晰感知現實態勢;就必須善於作長期艱苦的思考、細緻入微的觀察、鞭辟入裏的綜合分析,既善於見微知著、發現事物的趨勢,又能夠透過迷霧、發現事物的本質。

練就精準的預見能力,還需要佔有大量有價值的資訊,從而才能對敵我雙方的戰略意圖、力量消長、戰爭進程、作戰樣式、作戰行動及結局進行正確的跟蹤研判,為獲得正確預見提供最大可能。

■技術決定戰術,戰術影響戰役,並制約戰略意圖的實現,聯合作戰指揮員必須具有厚實的科技功底

恩格斯曾説:“一旦技術上的進步可以用於軍事目的,並且已經用於軍事目的,他們便立即幾乎強制地,而且往往是違背指揮官的意志而引起作戰方式的改變甚至變革。”科技與裝備發展,影響著作戰樣式和戰爭形態的演變;科技與裝備水準,影響著戰略的制定。我軍提出的基於資訊系統的體系作戰,即是科技與裝備發展的必然結果。

當今時代,資訊化武器裝備是資訊化戰爭的物質技術基礎,兵力運用的實質就是各種高新武器裝備的綜合運用。聯合作戰指揮員如果不具備現代高科技知識,不懂得資訊化武器裝備的作戰使用,就不可能産生富有奇思妙想的作戰籌劃與設計,更不可能産生“運籌帷幄、決勝千里”的戰略設想。聯合作戰指揮員必須以強烈的“知識恐慌感”學習掌握不同軍兵種高科技知識和資訊化武器裝備效能,從而不斷提升正確領會總體作戰意圖、正確把握作戰指導、有效協同友鄰部隊、精確制定和實施作戰方案的聯合作戰素質和能力。同時,還應時刻關注世界科技發展的最前沿,主動將視野從關注領土主權,拓展到關注電磁領域、心理領域、資訊網路領域上來。著眼作戰新領域,樹立適應時代發展的新安全觀,也是提升戰略素養的題中應有之義。(周東風)

文章來源: 解放軍報 責任編輯: 羅琪
[我要糾錯] [推薦]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
用戶名 密碼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
精彩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