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情快遞: ·五角大樓推僵屍衛星計劃:用太空垃圾為美軍通信 ·國防部:目前官方沒有出版美日軍力評估報告計劃 ·國防部就駐港部隊15年、南海問題等答問(實錄) ·國防部:056型護衛艦已經列入駐港部隊換裝計劃
[列印文章] [推薦朋友] [進入論壇] [進入部落格]
首頁>>軍 事>>軍情觀察字號:

美軍太平洋司令訪問中國:不擔心南海會發生戰爭

中國網 china.com.cn  時間: 2012-06-28  發表評論>>

號稱全球規模最大的22國“環太平洋-2012”海軍聯合演習27日在美軍太平洋司令部總部的指揮中心夏威夷基地附近海域拉開帷幕,中國未被邀請參加這次演習成為人們關注的焦點。就在這次演習開始的前一天,美軍太平洋司令部司令塞繆爾·洛克利爾海軍上將26日出現在中國,開始其訪華之旅,引起世界媒體的議論紛紛。自從美國調整亞太戰略後,中美在太平洋的關係,尤其是軍事關係引人關注。太平洋司令部是美軍各大聯合司令部中最大的一個。洛克利爾今年3月就任美軍太平洋司令部司令,上任近四個月來,已經兩次來華訪問,上一次是在今年5月參加在北京舉行的第四次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他如何看待中國軍力以及最近一段時間以來南海等亞太海域的局勢,對於美軍新的亞太戰略又是如何解釋的呢?《環球時報》記者26日對洛克利爾上將進行了專訪。

希望與解放軍共同構建亞太安全

記者:這次訪華是您第幾次來中國?您對中國的印象如何?

洛克利爾:這是我第二次訪問中國。我是美國人,但你知道,美國是由許多不同的民族組成,其中包括華人群體。在美國,華人群體非常強大,因此我們對中國文化、中國美食、風俗習慣非常熟悉。所以,我在這裡有种家的感覺。

記者:很高興聽您這麼評價中國文化和中國人。不過,我的一些中國朋友聽説我來採訪,希望讓我轉告您,他們對五角大樓與美國軍力近年的一些表現表示擔憂。很多中國人都認為,美軍在亞太的一些行動對中國來説是一種威脅。您怎麼看這種觀點呢?

洛克利爾:我想説,可以多回溯一下上個世紀。那些年,美國軍隊與盟國、夥伴們一起構建了安全環境。從現實上看,這些環境保證了亞洲經濟的崛起與眾多國家人民的安全,尤其是中國人民。所以,從某種程度上説,我認為,美軍長期以來參與構建的安全環境在亞太地區推動了當前中國經濟的成功。因此,我希望中國人也能認識在亞太地區有許多美國的利益。畢竟,美國的經濟已經與中國及其人民非常緊密地一體化了。我相信,這也是一種視角。軍力也是我們融入世界的一部分,它必須是經濟性的,也必須是社會性的。但是我們相信,假如能與夥伴、盟友以及中國一起攜手面向未來,我們肯定能夠共同參與到和平與繁榮的安全環境構建中。

記者:既然如此,作為美軍太平洋司令部司令,您認為可以做些什麼,才能減少中國人被美軍威脅的感覺呢?

洛克利爾:你知道這涉及到一種軍事事務。從軍事角度看,我肩負著從美國西海岸到印度洋的軍事責任,面對著許多安全的挑戰與機會,比如,我們必須在太平洋擔負美國本土的防禦;對美國在亞太地區五個盟國持續發展的責任,這點對美國、盟國、地區安全非常重要;我們還必須保證全球海運通道的自由通行,這涉及到所有國家的繁榮以及地區內的自由。很明顯,在這個過程中,我們會産生競爭行為,也會在一些事情上與許多盟友、夥伴以及中國産生不一致的地方。但我想,我們應該更多地集中在那些我們能夠實現一致的地方,進而壓倒那些不一致的地方。我們有許多一致之處。在亞太地區生活著36億人,這裡是世界上自然災害最嚴重的地區。為了構建安全環境,中國人民解放軍可以加入美國及其夥伴、盟友在安全網路上的構建,我們可以通過人道主義的災難救助、一些醫藥科學的共事與合作,進而控制不愉快事情的傳播。我想,我們應該聚焦于那些我們能夠共事的地方,而不是常常掛念那些目前還很困難的摩擦點。

不擔心南海會有戰爭

記者:現在南海局勢非常不穩。一些人擔心南海可能會發生戰爭。您是否擔心戰爭會在南海爆發呢?

洛克利爾:我們並不擔心南海會有戰爭。對於所謂的南海可能發生戰爭,那只是一種假設的問題。我不想談這些假設的問題。如果要假設戰爭,那我們能夠在世界許多地方做許多事情。所以,我不想談論戰爭,我想談論一些南海的現狀。第一,美國不站在領土爭議的任何一方,但我們希望這些爭議能夠和平地解決,或者在一些基於規則與法律的論壇中解決,任何一方都不能強迫另一方,這樣才能夠在處理這些領土爭議中惠及相互之間的所有人群。這不僅僅指南海的爭議,而是指全世界所有領土爭議。現在全球已發展出了許多機制能夠允許各國坐在一起解決問題。我想,最終將會有一種和平解決的方式。第二,南海紛爭涉及到剛才我們談過的全球海運通道自由航行的問題。我的一個主要關切是,保證這個海域的航行自由,以及保證全球其他國際海域的自由通行之義務。在南海問題上,我們常常會有一些誤判,但只要我們相信還能夠通過合適的對話得以解決,我們就能避免衝突。

記者:這看起來又涉及到美國與中國的戰略互信問題。然而,五角大樓與解放軍之間的互信看上去並不好,且這些年雙方關係也沒有什麼提升。這是為什麼?

洛克利爾:的確,我認為我們應當比現在做得更好一些。但中美之間的互信正在提升。美軍參聯會主席馬倫去年訪華;中國國防部長梁光烈也剛剛結束了訪美,與美國軍方進行了愉快和不錯的交談。中國國家主席、副主席與美國總統和副總統也數次會面。我也是繼幾個月前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中跟隨希拉裏國務卿訪華後再一次來中國。因此,我認為,中美關係之間有許多積極的信號。但我的確認為我們需要聚焦于那些一致之處,我們有太多彼此能夠相互認同的地方,比如軍事對軍事、民間對民間等。中國海軍官員們曾與我們一起參加過論壇,加強了相互學習。我們艦隊的官兵也非常希望在未來幾個月能夠來這裡交流。

記者:聽上去您對目前中美之間的軍事互信還比較滿意?

洛克利爾:我並沒有説我很滿意。我認為,我們必須要繼續往前走。我想,只有雙方彼此交流,才能産生相互信任、相互尊重。必須彼此對話,才能相互理解,否則,肯定無法解決相互信任與尊重問題。

不會將中國軍力視為威脅

記者:作為媒體人,我瀏覽美國媒體時,常常發現他們在談論中國威脅,特別是中國軍力威脅。其實中國軍力與美國相比,還是較弱的一方。您怎麼看中國人民解放軍的軍事實力?

洛克利爾:我希望這次來中國能夠多參觀一些地方。我想在未來幾天裏會有這樣的機會。我相信,中國人民解放軍與美國軍力都有相似之處,我們都在響應領導我們國家的決策者與人民的需求。在某種程度上看,解放軍在崛起,變得越來越強大。但我不太注重這些,我注重的是,它能否確保透明度。我們之間有許多對話,以便相互理解。在安全環境中,我們有許多互補之處。這個世界有太多的事情讓我們擔憂。而我們需要相互幫忙,我們也應該花更多時間來討論這些議題。

記者:那您是否認同一些美國媒體所稱的“中國威脅論”呢?

洛克利爾:我不能確定你説的那些媒體是哪些。我想,所有國家都會面臨各種威脅,無論是人道主義災難,還是恐怖主義,或者某種不可確定的因素等許多種威脅。對於你問我是否把中國人民解放軍視為美國利益的直接威脅?我想説,現在我不會那麼想。

記者:兩年前,我採訪過時任美國國防部副部長弗盧瓦爾。她説,五角大樓不把中國視為敵人和對手。但後來據中國媒體的調查,90%以上的中國受訪者並不認同弗盧瓦爾的説法。許多中國人認為,五角大樓實際上一直在這麼做。您是怎麼看待這個觀點的?

洛克利爾:我無法很好地控制中國民眾對美軍軍力的感受。我還是想重申的是,與那些會産生不良後果的對話不同的是,中國人民與美國人民之間最大的利益就是保持一個綜合的、建設性的關係。我們的經濟、我們的社會太纏繞在一起了。對於我們來説,慫恿兩國軍力進行不必要的對抗和不必要的誤判,肯定不是兩國人民的最大利益。因此,我們應該不要再揣測彼此的軍事意圖,我們需要談得更多的是,如何保證我們的後代繼續保持繁榮。

記者:那麼您怎樣定位中國人民解放軍?敵人、朋友,還是對手?

洛克利爾:我即將和他們會面。我們把他們定位為“了解對方的行家”。我們都必須保證各自的國家利益不受侵犯,都必須做好防禦工作,都必須確保國家的安全,然後按部就班地去做。我確信,中國人民解放軍也是這麼做的。中美之間的國家利益有如此多的一致,在未來,假如在同一個環境下有美國軍隊、我們的夥伴、盟友,還有中國軍隊,那將是非常有意思的事情。我們正在往那個方向努力,構建一個安全和穩定的環境,以確保未來一代的繁榮。(記者 王文)

文章來源: 環球時報 責任編輯: 羅琪
[我要糾錯] [推薦]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
用戶名 密碼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
精彩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