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情快遞: ·敘利亞擊落土耳其軍機 沙特“錢誘”敘政府軍叛逃 ·韓美日聯合軍演三國各懷心思 "聯"而難"合" ·土耳其稱被敘利亞擊落的戰機飛行員仍下落不明 ·聯合國調查員:美國無人機攻擊或構成戰爭罪
[列印文章] [推薦朋友] [進入論壇] [進入部落格]
首頁>>軍 事>>軍情觀察字號:

專家解讀美國核戰略變化:可更有效實現核威懾

中國網 china.com.cn  時間: 2012-06-25  發表評論>>

從第一顆原子彈誕生以來,美國核戰略的主導認識是擴大物理毀傷效應,但對部分對象不足以産生威懾效果。未來美國可能根據不同對象,輔之以心理戰實施核威懾

在核實力的對比中,美國擁有相對於被威懾對象的優勢,對無核國家威懾時更是形成了一邊倒的絕對優勢。但從歷史事例來看,美國並沒有對每一個國家都成功實現威懾。這是為什麼?

要解釋這一現象,必須考察武器效應。軍事學家通常把武器對物質實體和人體機體的硬毀傷稱為物理效應,把武器對人心理的軟毀傷稱為心理效應。武器效應是武器的物理效應和心理效應的統一體。

戰爭史上,擁有先進武器的一方並不必然取得戰爭勝利,相反以落後武器戰勝新式武器的戰例屢見不鮮。因此,有效的威懾,實質是物理和心理共同作用的結果。如果一廂情願地實施實力作用而不考察對方心理情況,或者熟知對方心理狀況而缺乏應有的實力,都不能達到預期的威懾效果。

從第一顆原子彈誕生以來,美國核戰略的主導認識是重物理效應、輕心理效應。但未來美國可能根據不同對象的社會心理,輔之以有效實戰和心理戰,來提高核威懾的效果。

以核武力優勢為威懾基礎

在美國這個核大國裏,武器的心理效應觀念在核武器上並沒有得到充分體現。

這不是説美國關於核武器的認識先天缺失心理效應觀。其實,美國在初次使用原子彈時,已經考慮到如何實現心理效應以充分發揮原子彈打擊效果的問題,其結論是把原子彈投在“一個會對盡可能多的日本人‘造成深刻心理影響’的地區”。

時隔十個月,美國出版了世界上第一本關於核戰爭、核戰略、核政策的專著《絕對武器》,開篇就提出要從武器的心理效應上來認識原子彈,並引用科學家羅伯特·奧本海默關於原子彈效應的認識:“製造恐怖……是原子武器所固有的作用。”該書作者也敏銳地認識到,政治家們在制定核政策時,對核武器心理效應“影響的程度或影響所及的方向,絲毫也看不清楚”。

但這一認識此後並沒有得到發展。大量資料顯示,自廣島原子彈爆炸顯示出無可替代的物理毀傷能力後,原子彈實戰觀念一直在美國佔主導地位。核武器心理效應觀在還沒有發育成長起來時,就因核武器強大的物理效應而被實用主義思想淹沒。

廣島原子彈爆炸後,杜魯門曾發表聲明説:“有了原子彈,我們就得使用它。”此後,杜魯門的後繼者一直以這一思維方式認識原子彈,沒有從根本上偏離過。朝鮮戰爭期間、印支戰爭期間、50年代臺海危機期間,美國總是試圖使用或威脅使用原子彈,可以説就是杜魯門原子彈實用主義觀念的一以貫之。出現這一現象的根本原因,就是美國單方面擁有核力量,擁有原子彈獨一無二的物理毀傷效應。

當蘇聯打破美國核壟斷,美蘇共同面對如何應對對方核打擊時,兩國殊途同歸,走上了同一條道路:增加核武器當量和增加核庫存量,追求核力量優勢以擴大物理毀傷效應震懾對方。

冷戰期間,基於美蘇核力量對比的結果,美國核戰略不斷因時因勢調整,曾出現核威懾思想高潮。但這並不是因為根本思想發生變化,而是不得已為之。

從某種程度上來説,美國核戰略的調整反映了美蘇兩國核力量優勢地位此消彼長的歷程,是美國面對蘇聯核力量發展勢頭的無奈之舉。當美國處於優勢時,核戰略表現出遊刃有餘的姿態,如艾森豪威爾期間的大規模報復戰略、肯尼迪期間的靈活反應戰略;當美國處於均勢時,核戰略則表現出維護現狀的意圖,如尼克松時期的充足戰略、卡特時期的抵消戰略;當蘇聯核力量持續增長時,裏根時期則提出戰略防禦計劃。儘管核戰略在調整,但美國並沒有停止發展核力量、增加彈頭庫存量行為,而是採用戰與懾兩手準備,主要是戰,把注意力集中在增強打擊能力、實行核實力對抗上。

冷戰結束,失去了與之抗衡的對手後,美國仍然沒有放棄核實戰。美國2002年《核態勢評估報告》強調發展新式核武器適應實戰、小布希總統強調核武器實戰用途,都體現了這一勢頭。軍事學家預料,在沒有了蘇聯這個強大的抗衡力量,在突破了核武器技術限制研製出附帶效應小的新型核武器後,美國核實戰很可能會成為現實危險。

總而言之,從第一顆原子彈誕生到現在,美國關於核武器效應的主導認識並沒有根本變化。它一直追求核武力優勢,致力於增強、擴大核武器的物理毀傷效應,並以此作為核武器全部價值基礎,實施核威懾。

單一實力優勢不能形成有效威懾

就核實力而言,美國毫無疑問擁有實施核威懾的充分基礎。但是,單一的實力優勢不能形成有效的核威懾。

由於原子彈的巨大物理效應在打擊中易産生收益遞減效應,核物理效應優勢並不能産生絕對、等量的毀傷效應,因此,儘管美國保持有核彈頭量的優勢,但事實上不能産生相應的物理毀傷效應。換言之,在核戰爭中,原子彈數量上的優勢並不是戰略優勢的保障。

不同國家的政府和人民,對原子彈的效應也有不同理解。通常情況下,武器的刺激強度越大,個體的心理反應越大,但這種“刺激—反應”心理模式只在人的心理承受力閥值下存在。當刺激強度超過了心理承受力閥值後,個體不會産生相應的心理反應。

同時,民族文化、民族心理、民族性格和價值取向,是影響戰爭意志的深層次因素。比如,中華民族在歷史發展過程中,形成了熱愛祖國、不畏列強、抗擊侵略置生死於度外的內在性格,具有濃厚積澱和穩定形態,所以中華民族抵抗侵略的戰爭意志是任何先進的武器都戰勝不了的。而有的民族在形成過程中,傾向於注重生命的觀念,在戰爭中寧可投降也要保全性命。民族文化、民族心理、民族性格和價值觀不同,其戰爭意志也不同,同樣物理效應的武器對其心理的軟毀傷也不同。

對此,曾有俄羅斯軍事專家指出,“對於那些恐懼核戰爭的國家來説,敵人所擁有的核武器的數、品質並沒有特殊意義。”反過來也是同樣道理。所以,單純從實力基礎來講,美國實施核威懾並不能對所有對象達到自己想要的效果。

威懾本質上是一個在實力基礎上進行心理較量的過程。雖然很難對心理效應進行量化評估,但從歷史來看,美國因缺失武器心理效應觀,降低了原子彈武器的綜合效能。在美國實施核威懾的事例中,既有成功例子(如,伊拉克戰爭中為懾止伊使用化學武器實施的核威懾),也有不成功例子(如,從朝鮮戰爭開始多次對中國實施的核威懾)。所以,美國的核威懾效果事實上不具有普遍意義,對某些對象來説,這只是一種武力炫耀的形式。

其實,毛澤東早就對如何認識原子彈下過結論,他説:“原子彈是美國反動派用來嚇人的一隻紙老虎,看樣子可怕,實際上並不可怕。”他事實上告訴了美國人,原子彈對中國人不會産生他們預期的心理效應,同時也預言了美國對中國核威懾的必然失敗。但是,這一結論並沒有引起美國重視,以後美國多次對中國進行核威懾,都以失敗收場。而美國的失敗卻增強了中國挫敗核威懾的信心和決心。美國以大規模毀滅效應作為對實施核威懾的實力基礎,並不會達到其預期效果,但這並不是説,美國就會停止對他國實施核威懾。

美國未來調整核威懾策略

片面增強武器的物理毀傷能力、增加武器的數量,而忽視對方心理這個因素,想取得戰爭勝利,是一廂情願。有時儘管擁有新式武器,因使用不當,激起對方的仇恨心理和抵抗心理,形成強大的精神力量。因此,高明的統帥從不追求單一的武力優勢,總是通過武器物理效應來實現其心理效應,達到打擊敵人戰爭意志的目的,以奪取勝利。

在現代戰爭中,對這一認識最有體會的當屬美軍了。在朝鮮戰爭、越南戰爭失敗後,美軍不斷總結經驗,摒棄了單純的技術觀念,放棄單純地以強物理效應武器進行攻城摧堅的舊思想,而代之以摧毀對方戰爭意志為目標充分發揮武器物理效應的新思路。經海灣戰爭、伊拉克戰爭實踐檢驗正確,最終形成為震懾戰、基於效果作戰等理論。先進的武器在戰爭中實現了應有的價值。

為了有效地實現核威懾,美國未來可能會把海灣戰爭以來的作戰理論引入核威懾,調整其核威懾策略:

一方面,改變過去不分對象一味地以大規模毀滅相威脅的模式,而根據不同對象的社會心理,輔之以心理戰實施核威懾,通過增加核武器的心理效應來提高核威懾的效果。

另一方面,改變過去以大規模毀滅能力為威懾前提的思路,改進核武器性能,減少附帶物理毀傷效應,降低道德層面的壓力,通過有效的實戰來增強核武器的心理效應,以提高核威懾的效果。

戰爭力量是物質力量和精神力量的統一體,武器效應最終體現在摧毀敵人戰爭意志上,從個人心理的恐慌,到全社會信心下降,再到整個國家意志的動搖瓦解,不一而足。

對擁有強物理效應武器一方來説,被打擊者心理品質是實現武器效應的關鍵;對沒有強物理效應武器一方來説,則增強武器的物理效應和掌握打擊對象的心理同樣重要。(文雙發 趙必珊 汪新紅 作者單位:軍事經濟學院。此文為全軍軍事科學研究“十二五”規劃課題“心理戰戰略問題研究”階段性成果)

文章來源: 《瞭望》新聞週刊 責任編輯: 羅琪
[我要糾錯] [推薦]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
用戶名 密碼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
精彩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