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情快遞: ·敘利亞擊落土耳其軍機 沙特“錢誘”敘政府軍叛逃 ·韓美日聯合軍演三國各懷心思 "聯"而難"合" ·土耳其稱被敘利亞擊落的戰機飛行員仍下落不明 ·聯合國調查員:美國無人機攻擊或構成戰爭罪
[列印文章] [推薦朋友] [進入論壇] [進入部落格]
首頁>>軍 事>>軍情觀察字號:

俄羅斯外交專家談俄美關係 稱反導問題是大障礙

中國網 china.com.cn  時間: 2012-06-25  發表評論>>

6月23日,第十六屆聖彼得堡國際經濟論壇落下帷幕。在歐債危機的陰霾仍未散去的大背景下,這次國際經濟論壇期間,俄羅斯與國內外夥伴簽下了總額不菲的合同。這讓第三次就任俄總統的普京臉上露出了滿意的笑容。更讓本國記者留意的是,在此次國際經濟論壇期間,俄羅斯前總理普裏馬科夫與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就俄美當前關係、國際熱點問題和國際格局的一次“聯合會診”。

現年83歲的普裏馬科夫在蘇聯時期當過蘇聯科學院世界經濟與國際關係研究所所長和蘇聯國家安全委員會第一副主席。蘇聯解體後,普裏馬科夫先後出任過俄對外情報局局長、外交部長和政府總理,被葉利欽稱為“始終不渝地在全世界捍衛俄羅斯利益的人”。現年89歲的基辛格曾任美國尼克松政府國家安全事務助理、國務卿,福特政府國務卿。被福特總統稱為“美國歷史上最偉大的國務卿”,也是普京的“座上賓”,普京在此次聖彼得堡國際經濟論壇期間還專門抽出時間會見了基辛格。

這兩位耄耋老人在俄羅斯和美國外交界、國際外交界的影響力是不言而喻的,兩人還分別是“俄羅斯與美國:面對未來對話”俄美雙方代表團團長。俄美這兩位外交老臣在聖彼得堡國際經濟論壇“21世紀地緣政治挑戰”圓桌會議上就當前國際形勢和俄美關係的討論甚至是激辯讓人頗為玩味。

普裏馬科夫揭露美國反導陰謀

基辛格強調,與俄羅斯保持一種良好的信任關係對於當今的美國尤其重要。而普裏馬科夫則認為,目前俄美關係發展進程中仍有不可逾越的障礙。普裏馬科夫對基辛格説:“我們和你們總在尋找共同語言,我們的總統也在不斷地尋找共同語言。但雙方的交往也只局限在交談。現在的俄美關係中有很明顯和深厚的相互懷疑、猜忌。”

普裏馬科夫一針見血地指出:“美國要在全球建立反導系統,而我認為,所有人都應該了解建立這個體系與進攻性戰略武器發展之間的關聯性。或許某些美國人認為,通過這種方式能把我們拖入軍備競賽?!而蘇聯解體的一個重要原因就是它被拖入了軍備競賽。但現在不需要軍備競賽,俄羅斯的情況發生了根本性變化,我們也不是從零開始。”

俄美一齊盯上亞太

本報記者發現,在這個論壇上,普裏馬科夫和基辛格都十分關注亞太問題。兩每人平均不約而同地認為,當前世界重點正在轉向亞太,而俄美在這一地區應該加強合作,以降低亞太地區一些爭端熱點和衝突問題的進一步激化。

普裏馬科夫稱:“關於伊朗研發核武器問題是一個臆想出來的問題。但如果伊朗研發核武器,那將必然很快引發戰爭。什麼是核武器,這是一個可以消滅國家的工具。但中東是一個充滿著重疊的地區。在這個地區,無論是伊朗還是以色列都不可能使用核武器,因為那裏的穆斯林生活在各個地方,也包括以色列。據我所知,美國人手中並未掌握伊朗已決定研發核武器的相關材料。”

俄會牢記“利比亞經驗”

在談完伊朗問題後,普裏馬科夫又把話題轉向了利比亞問題。他説:“俄羅斯和聯合國都成了某國冒險的犧牲品。我們被騙了,被‘美國同志們’欺騙了。因為,他們曾對我們説,在利比亞只是為了禁飛,空中行動不會傷及平民。我們明白這一點的重要性,因此,我們同意了美國人的請求。但此後一切都明白了,空襲直接就是對準格達費本人的。我們學會了,在處理敘利亞問題時,我們將吸取處理利比亞問題時的經驗。在敘利亞問題上,任何人都騙不了我們。”普裏馬科夫還説:“美國人並沒有從伊拉克和利比亞事件中吸引教訓。”

對此,基辛格卻認為,美國在這些問題上並沒有只是為了滿足本國利益,而是在按衝突發生國的利益行事。基辛格稱:“關於利比亞和敘利亞問題,可以把美國在這兩個國家的行動視為美國在全球範圍內擴大自己影響的整體戰略的一部分。”

但基辛格説:“應該指出的是,95%的美國人並不知道利比亞、敘利亞和伊朗在哪兒。敘利亞其實是一戰後形成的一個‘人造國家’,現在只是有人想勉強保持它。目前的問題關鍵在於,這個國家解體後會發生什麼事情。美國會根據局勢變化而採取不同對策。美國和俄羅斯都應儘量避免利益衝突。”他説:“如果敘利亞發生什麼衝突,美國得不到任何好處。”

美國在走蘇聯的“老路”

普裏馬科夫稱:“在上世紀20年代,托派也認為,無論一個國家的情況如何,我們都可以向這個國家輸出革命。而美國人目前正在犯我們當年的錯誤,民主應該是在一個國家內産生的。”

對此,基辛格也承認,他不喜歡通過武力來實現民主的做法。他説:“歷史學家認為,一個社會的自我革命應該以其自身歷史特點為基礎。因此,我認為軍事行動的方式推行民主的效率會很低,但這個目標我是贊同的。美國國內有些新保守主義者就此與我持不同意見並和我爭論,但這種爭論應該只局限在美國國內。”(記者 關健斌)

文章來源: 中國青年報 責任編輯: 李智
[我要糾錯] [推薦]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
用戶名 密碼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
精彩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