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情快遞: ·美以在伊朗核問題仍存矛盾 是否軍事打擊成焦點 ·俄羅斯軍方與北約代表會晤 雙方欲舉行聯合軍演 ·羅援:應設立南海特別行政區 建國家海岸警備隊 ·以色列總理表示保留面對威脅時保衛自己的權利
[列印文章] [推薦朋友] [進入論壇] [進入博客]
首頁>>軍 事>>理論前沿字號:

合同作戰仍在戰術層次發揮作用 如戰術兵團行動

中國網 china.com.cn  時間: 2012-03-06  發表評論>>

隨著戰爭形態由機械化向資訊化演變,作戰的基本形式由合同走向聯合。但是,這並非等於聯合作戰就完全取代了合同作戰。

聯合作戰可以包容多種形式的作戰行動

當前學術界普遍認為,聯合作戰是資訊化戰爭的基本作戰形式,這是從戰爭形態變化後所産生的戰場需求角度得出的總體結論,它表明聯合作戰這一作戰形式在資訊化戰爭中的主體地位。但是,基本作戰形式不等於就是唯一的作戰形式,聯合作戰作為諸多作戰形式中的一種,至少在一個相當長的歷史時期內並不排斥包括合同戰鬥在內的其他作戰形式。這是因為選擇什麼樣的作戰形式,是人們根據己方的物質條件、戰場情況以及作戰所要達到的目的來決定的。各種作戰形式之間雖然存在功能上的差異性,但並不存在運用上的排他性。在進行軍事對抗時,人們可以選擇這一形式,也可以選擇另一形式,或者同時選擇多種形式。而多種作戰形式同時並用,在不同的戰場空間中發揮各自的作用,正是資訊化條件下進行多樣性軍事對抗需求的一個突出特點。

聯合作戰背景下戰術兵團行動一般為合同作戰

聯合作戰是由兩個以上軍種戰役軍團共同進行的作戰,其規模通常是戰役級行動。也就是説,“戰役在本質上是聯合的”,但聯合戰役下一層次的作戰或者説戰術級行動,則未必一定就是聯合作戰。在聯合作戰背景下,除少數戰術級行動具有聯合作戰性質外,大部分戰術行動仍然屬於合同作戰範疇。因此,在現階段和今後一個較長時期內,聯合作戰背景下戰術兵團的行動一般為合同作戰,這一結論與當今學術界普遍認為聯合作戰通常為戰役級以上規模作戰行動的觀點也是一致的。

兩種作戰形式將在不同層次上發揮各自作用

一個相當長的歷史時期內,在較大規模的作戰行動中,戰役層面往往是以聯合形式為主,而在具體的戰術層面上,則是以軍種內部諸兵種的合同作戰為主。從全局上講,戰爭勝利需要諸軍兵種的整體力量,並採取聯合作戰的形式才能獲得。但這並不是説戰場上的所有作戰行動都必須由兩個以上軍種的聯合作戰才能進行。在戰爭的某些局部空間或對抗的某些特殊領域,使用單一軍種力量和運用其他作戰形式也同樣可以達成作戰目的,這不僅體現了作戰目的多樣性和戰場情況複雜性的客觀需求,也充分反映了作戰形式演化的繼承性和漸進性特徵。

戰術級合同戰鬥與戰術級聯合作戰將同時存在

在特定戰場情況下,有時為了達成作戰的特殊目的,在獨立的作戰方向上,由兩個軍種以上編成的戰術兵團共同作戰,也可以構成戰術級聯合作戰行動。例如,1983年10月美軍入侵格瑞那達,1986年4月美軍空襲利比亞,以及1989年12月美軍入侵巴拿馬,均使用了空軍、海軍和海軍陸戰隊編成的戰術兵團,實施了戰術級的聯合作戰行動。這説明在特殊條件下,戰術級作戰也可以構成聯合作戰行動,但這並不説明聯合作戰下的所有戰術級行動都具有聯合作戰性質。伊拉克戰爭中,美軍第3機步師在戰區聯合指揮部的統一控制下,以聯合空間資訊系統、戰區後勤保障系統和聯合空軍打擊力量的支援為背景,以自身力量為主進行的遠程突擊作戰,就是一種典型的以聯合作戰為背景的合同戰鬥模式。

以上分析的一個基本結論是:聯合作戰背景下的合同戰鬥,在近期以及今後相當長一個時期內,仍然是戰術兵團的基本作戰模式,聯合作戰在一個較長歷史時期內也不可能完全取代合同作戰。但是,它與原來的合同作戰相比,在戰場環境、任務範圍、行動背景、作戰方法等諸多方面都發生了較大變化,出現了一些新特徵,這是我們需要加以認真研究的。(張志偉 黃傳賢)

文章來源: 解放軍報 責任編輯: 高原
[我要糾錯] [推薦]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
用戶名 密碼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
精彩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