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情快遞: ·俄媒稱中國已開始小批量裝備新型高速偵察機 ·伊朗敏感時期“頂風”軍演 重壓之下謀“自救” ·伊朗舉行"戰略水道"大軍演 稱有能力封鎖海峽 ·伊朗在霍爾木茲海峽舉行軍演 回應西方制裁壓力
[列印文章] [推薦朋友] [進入論壇] [進入部落格]
首頁>>軍 事>>焦點新聞字號:

盤點2011年全球安全形勢:政治變局引爆安全危機

中國網 china.com.cn  時間: 2011-12-26  發表評論>>

“阿拉伯之春”如潮水般席捲整個阿拉伯世界,穩坐江山數十年之久的政治強人如多米諾骨牌般接二連三地倒下。而格達費更是將自己的性命陪做了黃土。

縱觀2011年的全球安全形勢,在這些新力量的推動下走向動蕩,而人們尚難看到平息的曙光。

2011年,世界真有點兒亂!

新年之初,在西亞北非“阿拉伯之春”,北約出兵干涉利比亞內戰,炮火連月;目前,敘利亞國內局勢依舊動蕩,伊朗核危機波瀾再起,戰雲密布。

在亞太,美國高調回歸,宣佈在澳大利亞駐軍,介入南海局勢,聯合菲律賓、印度尼西亞、馬來西亞等6國舉行聯合軍演;又與菲律賓、日本、南韓、澳大利亞等盟國多次舉行軍演,劍指中國。菲律賓甚至稱為南海島礁不惜一戰,架勢咄咄逼人。

在人跡罕至的北冰洋周邊,美國、丹麥、俄羅斯、加拿大也開始了激烈的主權爭奪戰。縱觀2011年的全球安全形勢,在這些新力量的推動下走向動蕩,而人們尚難看到平息的曙光。

動蕩

政治變局引爆安全危機

“2011年,全球安全形勢的最大特點便是安全矛盾的焦點分佈廣泛,尤其是西亞北非的局勢動蕩不已,多國國內的持續動蕩,引發了地區局勢的不穩。”國際問題知名學者、中國人民大學教授時殷弘在接受南方日報記者採訪時説。

“而今年全球安全領域發生的諸多不穩定源自於2008年開始的世界經濟危機,一國國內的經濟危機正在轉化為該國的社會危機,有的更是引起了地區安全危機。”資深外交官、中國國防大學戰略研究所原所長潘振強少將在接受南方日報記者採訪時表示。

每一次大的經濟危機都會影響到全球的安全局勢。精研二戰歷史的美、歐學者早在2008年便開始擔心此次經濟危機可能引發的動蕩,但幾乎沒有人預測到這動蕩將在哪個點上爆發。

軍事是政治的延伸,2011年,起碼讓我們看到了一個點,那就是所謂的“阿拉伯之春”,經濟危機引發的失業率攀升,政治腐敗造成的社會公正不足,讓人民起而反抗政府的統治。“阿拉伯之春”如潮水般席捲整個阿拉伯世界,穩坐江山數十年之久的政治強人如多米諾骨牌般接二連三地倒下。而格達費更是將自己的性命陪做了黃土。“潮水”目前正在襲擊敘利亞,那裏至今動蕩不已,北約武力干涉的陰影依舊籠罩在敘利亞的上空。

但不僅是西亞北非,美國和歐盟內部,因經濟危機引發的社會危機也在蔓延。9月17日,上千名示威者聚集在美國紐約曼哈頓,試圖佔領華爾街,隨後發展成席捲全美的群眾性社會運動。歐洲同樣爆發了多次大規模的示威遊行,在大規模的抗議行動和騷亂事件的壓力下,義大利總理貝盧斯科尼、希臘總理帕潘德里歐先後下臺。而這種遊行最後會産生何種結局,也許只有到2012年才有答案。

“而這些危機還在另兩個力量的作用下變得更加複雜,一是全球化,使得經濟危機和社會危機波及更多的地區;二是資訊化,在美國、歐盟,在‘阿拉伯之春’的運動中,網際網路的作用越來越大,否則也不會出現蔓延如此之大的社會動亂。”國防大學戰略研究所副所長孟祥青教授在接受南方日報記者採訪時説。

可以説,2011年的全球動蕩正是在經濟危機蔓延,全球化、資訊化加速,三大背景下展開的。

緊張

南海、敘、伊戰雲密布

聚焦在太平洋,今年夏天,中國南海局勢持續升溫。侵佔中國南海島礁的越南組織東盟各國海軍司令討論南海安全形勢,稱南海有潛在軍事衝突可能,呼籲東盟各國海軍加強協作;菲律賓甚至直接稱將以武力保衛其侵佔的南海島嶼;美國宣稱將“保衛菲律賓”,聯合東南亞國家向中國施壓。隨後,美國先是聯合菲律賓、印度尼西亞、馬來西亞等6個東盟國家,在馬六甲海峽和蘇祿海舉行聯合軍演10天;又與菲律賓進行海上演習;還聯合日本、澳大利亞在瀕臨南海的海域演習。7月,美國甚至與曾經的敵人越南舉行海上演習。在這種情勢下,印度也被越南拉進南海棋局,積極回應越南對其永久駐留越南芽莊港的邀請,並宣佈將為越南建設大型船艦、出口導彈,並對越南軍隊資訊化提供IT技術支援。

雪梨大學國際安全研究中心教授杜邦在接受南方日報記者時説,2011年,南海地區好像正在開始一場新的冷戰。

東南亞國家的挑釁、抱團,美國重返亞洲,印度準備強勢東向的戰略,日本試圖將南海危局與釣魚島問題掛鉤,聯合東南亞國家向中國施壓……種種事件疊加。雖然到了年末,隨著有關各方的談判,南海緊張的局勢有所緩和,“但是各國如果處理不好南海問題,它依舊會衝擊地區安全。”時殷弘説。

與南海局勢暫時冷卻不同,敘利亞和伊朗兩國的上空目前正籠罩著戰爭陰影。敘利亞國內衝突久拖不決,北約國家揚言軍事打擊。年末,伊朗核危機波瀾再起,學生衝擊英國駐伊朗使館,西方加大對伊制裁,以色列、美國皆言不排除動武可能。而伊朗也在“按計劃”在霍爾姆斯海峽做著自己的海軍軍演。

中國社科院西亞非洲研究所國際關係研究室主任王林聰教授告訴南方日報記者,目前,敘利亞與伊朗可謂是同仇敵愾,除了伊朗,敘利亞在中東的盟友還有黎巴嫩,尤其是黎巴嫩真主黨和巴勒斯坦的哈馬斯,一旦西方國家對敘利亞開戰,這些盟友都會有所行動,其中真主黨和哈馬斯肯定會採取行動。而一旦敘利亞或伊朗遭到軍事打擊,真主黨就會立即啟動在約旦、葉門和埃及的西奈半島的多個秘密組織,這些組織,將在約旦與巴勒斯坦邊界地區開闢多個戰場,戈蘭高地也會燃起戰火。”

中東之地,國家、民族、宗教教派關係錯綜複雜,經歷過5次中東戰爭,並引起過石油危機。在全球經濟如此不景氣的背景下,在美國、北約尚未能從阿富汗、伊拉克、利比亞全身而退的當下,誰有勇氣挑起第6次中東戰爭?

文章來源: 南方日報 責任編輯: 羅琪
1   2   3   下一頁  


[我要糾錯] [推薦]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
用戶名 密碼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
精彩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