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情快遞: ·美國情報界兩大佬爭權 詹姆斯·瓊斯介入調解 ·以色列在約旦河西岸打死一名哈馬斯高級官員 ·土耳其空襲伊拉克北部庫爾德工人黨武裝目標 ·巴基斯坦西北邊境省懸賞捉拿21名塔利班頭目
[列印文章] [推薦朋友] [進入論壇] [進入部落格]
首頁>>軍 事字號:
"黃山"艦特戰隊員講述隨船護衛故事:當兵,值了!
中國網 china.com.cn  時間: 2009-05-29  發表評論>>

“黃山”艦隨艦特戰隊員隊員奔赴戰位 黃書波 攝

新華網“黃山”艦5月28日電(黃書波 蘇銀成)黑色的反恐服,黑色的墨鏡,黑色的裝備,黑色的臉龐,他們是亞丁灣上的神秘來客。

軍艦,小艇,直升機,商船,他們矯健的英姿無處不在。

他們有一個光榮的稱謂——中國海軍護航編隊特戰隊員。

從中國海軍赴亞丁灣、索馬利亞海域執行護航任務以來,幾乎每一次護航行動,幾乎每一次驅離海盜,都凝聚了他們的智慧、勇氣和汗水。

“黃山”艦反海盜隊員與特戰隊員協同戰鬥 黃書波 攝

少校伍俊才:我們來就是讓你們睡好覺的

4月17日,我們5名特戰隊員從直升機機降到香港商船“喜鵲”輪。這是我第一次執行隨船護衛任務,也是中國海軍第二批護航編隊的第一次隨船護衛。

“喜鵲”輪滿載的是從烏克蘭進口的鐵礦石,但因為最大航速只有12節,不久就脫離了護航編隊。我們的到來,無疑給他們帶來了巨大的心理安慰,但仍不能掉以輕心。

當地時間4月17日10時(北京時間4月17日15時)左右,在駕駛室左舷瞭望的三級士官范永磊報告:“多艘小船向我靠近。”

我從望遠鏡裏看到:10多艘可疑小船包括幾艘高速小艇,呈散兵隊形,從三四海裏外向“喜鵲”輪包抄過來。

幾乎在我發出反海盜警報的同時,4名特戰隊員荷槍實彈就位,“喜鵲”輪反海盜小組成員就位。

第一次遇到這麼多可疑目標,特戰隊員和船員都有些緊張。我告訴他們,做好警告性射擊和攔阻射擊的準備。

可能是海盜發現了“喜鵲”輪上有武裝人員,不敢輕易下手,在距離“喜鵲”輪約1.2海裏處掉頭離去。

當海盜的威脅遠離時,船員們都松了口氣。大副對我説:“這下我們可以睡個覺了。”

“放心睡吧,我們來就是讓你們睡好覺的。”我對他説。在隨後的日子裏,我們特戰隊員和衣而眠,始終保持高度警惕,安全護送“喜鵲”輪駛離危險海域。

“黃山”艦隨艦特戰隊員就位 黃書波 攝

中尉謝光輝:你們就是我們的親人

5月6日,當我們一行4人飛抵“振華25號”時,歡迎的場面讓我們震撼了:甲板上4名船員揮舞著鮮艷的五星紅旗,油漆書寫的“向人民子弟兵致敬”格外耀眼,20多名船員在舷梯口夾道歡迎。

兩眼通紅的船長蔣建勳告訴我,“振華25號”昨晚經過紅海時,發現了可疑目標,全體船員一夜未眠。“對於商船來説,海盜一旦登船,我們的處境就非常危險。”

兩天多的枕戈待旦,換來“振華25號”的一路平安。

分別的頭晚,實習船員耿濤和我聊起了天。“經歷了海盜的襲擾,特別地想家,特別地想念親人。”耿濤問我,“你們軍人會不會也想家、也想親人呢?”

“當然會想,不過更多的是想怎麼完成好任務。”我坦白自己的想法。

耿濤若有所思:“不過,在亞丁灣上見到你們,就像見到了親人。”

“是啊!你們就是我們的親人。我們到亞丁灣來不就是為親人站崗放哨嗎?”我在當晚的日記裏寫道。

一級士官彭健:穿軍裝是我這輩子最好的選擇

“哇塞,酷斃了!”5月8日,當我和戰友們從直升機跳到甲板上時,“衡山海”輪船員滿臉都是羨慕。

“那種感覺真好。”我的心裏美滋滋的。

當兵是我兒時的夢想,記得小時候有一次掉進池塘,當別人來救我時,我還撲騰著去抓我的綠軍帽。

不過,真正理解軍人的意義,還是兩天多的護航經歷,還是中國船員對我們軍人的愛戴和崇敬。

商船上缺少蔬菜,船員們的生活非常艱苦。但每次吃飯,“衡山海”輪的大廚都會變魔術似的給我們端來蔬菜,拿出僅有的雞腿、雞翅招待我們。當我們一再推辭時,他就會説:“你們來護航,是我們中國人的光榮。照顧不好你們,我沒法向全體船員交待。”

我們護航的兩天,不巧碰上“衡山海”輪的空調壞了,全船隻有船長的房間有獨立空調。晚上,船長生拉硬拽非讓我們到他的房間,還説:“你們要是不住,就是想讓我睡覺不踏實”。

5月10日,我們準備回撤了,全體船員自發為我們送別。當我們登上直升機時,突然聽見船員們齊聲高呼:“中國海軍萬歲!祖國萬歲!”

那一刻,我很激動。我在心裏説:“當兵,值了!穿軍裝是我這輩子最好的選擇!”

文章來源: 新華網 責任編輯: 葉子
[我要糾錯] [推薦]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網友留言 進入論壇>>
昵 稱 匿名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