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情快遞: BBC稱喬治亞在格俄衝突中向平民開火 格方否認 俄軍2012年將裝備30架最新型卡-52型武裝直升機 國産ARJ21-700型支線飛機“翔鳳”有望下月首飛 美波反導基地將於2011年底至次年初進入戰鬥值班
[列印文章] [推薦朋友] [進入論壇] [進入博客]
首頁>>軍 事>>武器大觀字號:
美國“反物質武器之父”:幾克炸彈就能毀滅地球
中國網 china.com.cn  時間: 2008-10-30  發表評論>>

18年前,美國格林空軍基地“革命性彈藥”研發小組的負責人肯尼斯愛德華茲,開始率隊進行一項近乎“天方夜譚”的工作——反物質武器的研究;18年後,當這種威力超過原子彈的劃時代新武器就要浮出水面時,人們不禁擔心:它可能引發一場“地球滅絕戰爭”。

“世紀之謎”的啟發

“三大‘世紀之謎’觸發了我的研究激情。”今年9月的一天,愛德華茲向五角大樓的官員們介紹他的反物質武器研發進展時如是説。

愛德華茲説,三大“世紀之謎”中最著名的當數通古斯大爆炸——1908年6月30 日淩晨,俄羅斯西伯利亞通古斯地區的森林裏,突然發生了一次史無前例的大爆炸。其威力相當於1000枚原子彈同時爆炸,數百平方公里內的城鎮與森林在爆炸中被毀滅。科學界迄今仍無法解釋這次爆炸的原因。

另一次“世紀之謎”發生在1979年9月22日。當天,美國衛星拍到了西非沿海發生的一次強烈“核爆炸”。然而,當時只有美、蘇、英等少數幾個國家擁有核武器,西非發生核爆炸的原因迄今不明。

第三次“世紀之謎”發生於1984年4月29日晚10點。當時,一架日本班機飛抵美國阿拉斯加上空,副機長突然發現,飛機前方突然出現了一團巨大的“蘑菇雲”,急速向四週擴散……在這條航線上飛行的其他三架飛機的機長也同時看到了這一怪象。然而,這四架飛機降落後,機上人員和飛機機體上並沒有發現任何放射性污染的痕跡。

三大“世紀之謎”一直令科學界大惑不解,直到1986年科學界對反物質的研究有了突破性進展後,才有人提出:上述三次大爆炸可能是反物質發揮左右的結果!

就在全球科學界紛紛猜測三大“世紀之謎”成因的時候,美國的一個年輕人也開始“不自量力”地盯上了這些懸案。這個年輕人就是愛德華茲。1990年,他從美國麻省理工學院畢業,獲得物理學博士學位。年方三十的他,先是到美國費米國家加速器研究所工作,並在那裏開始深入接觸反物質理論與具體的研究項目。

“我們都知道,自然界的物體都是由質子、中子和電子組成的,而所有的微觀粒子都有各自的反粒子……這些反物質所産生的威力,經過三大‘世紀之謎’曝露了出來。”很快,愛德華茲就能頭頭是道地向美國軍方兜售他的反物質理論了。 2000年,在反物質研究領域嶄露頭角的愛德華茲,出任格林空軍基地“革命性彈藥”研發小組的負責人,開始專事反物質武器研究。此時,美國科學界已開始有人將其稱為“美國反物質武器之父”。

2004年3月24日,在美國宇航局召開的“先進概念研討會”上,愛德華茲露了一回臉。不過,他並沒有透露他主持的反物質武器研究項目的進展情況,而是發了一通牢騷:雖説各國都投入了巨大的人力物力,可是反物質的研究仍然進展緩慢,原因是無法用粒子加速器生産出足夠多的反物質。而且,生産一千億分之一克的反物質,需要耗資近60億美元!此外,正電子的活動很難控制,很難把它們儲存在特製的容器中,而這意味著它毫無軍事價值可言。

發完牢騷,愛德華茲就離開了。從此,他和他的科研小組銷聲匿跡,不知所終。外界因此一度認為,愛德華茲早已知難而退。

比原子彈還可怕

2008年9月的一天,愛德華茲突然現身美國五角大樓,向美軍高官彙報他的最新研究成果。

“我們在反物質武器的研究上已獲得重大突破——我們成功研發了一種能長期有效儲存反物質的容器,這意味著反物質的軍事用途即將成為現實!”愛德華茲很得意地開始給在坐的將軍們講課。那麼,反物質武器到底有多大威力呢?愛德華茲當天主持了一次代號為“反物質特攻-2008”的電腦模擬演習:201X年,一名美軍士兵攜一枚反物質定時炸彈潛入C國首都,在市中心臨近C國總參謀部大樓的公共廁所內安裝好後從容撤出。軍事行動開始後,反物質定時炸彈爆炸,C國總參謀部大樓和附屬設施化為灰燼,而這名士兵所攜的反物質炸彈只有五千萬分之一克!隨後,一枚反物質脈衝炸彈在C國電力和通信網路上空引爆,剎那間,該國的軍事和社會活動徹底癱瘓……看得目瞪口呆的五角大樓高官驚嘆:“幾克重的反物質炸彈就能毀滅地球了!”

演習結束後,愛德華茲解釋説:“物質與反物質的關係,與中國古代的陰陽學説十分類似。”在自然界中,任何一種“次原子粒子”(比原子還小的粒子)都有一種與之對應的反物質,如果這兩種物質發生猛烈撞擊,那麼它們都將消失,並釋放出巨大的能量。令人稱奇的是,與核彈不同,反物質炸彈爆炸時並不會産生核輻射,是一種“乾淨的氫彈”。它擁有氫彈爆炸的威力,卻不會造成核輻射污染……當然,反物質研究不只用於戰爭,”愛德華茲解釋説:“1克反物質就足以為23架穿梭機提供動力。這可以從根本上改變能源供應的模式,將會是一場能源革命。 ”

“開啟魔瓶的人”

然而,這種被愛德華茲稱為“乾淨”的新武器,卻令世界各國的軍事家們憂心忡忡。

普林斯頓大學高級研究所的歷史學家、科學家喬治戴森指出,“乾淨”的反物質武器遠比“骯髒”的核武器更可怕,因為它更有可能投入實戰。普通的原子彈、氫彈一般只作為戰略威懾手段,基本不可能在常規戰爭或局部戰爭中使用。因為常規核武器除了威力巨大外,還會産生核輻射,會污染戰區的土壤、水源和空氣,並對生物和植物造成巨大輻射傷害,引起人道主義災難。而使用反物質武器則相對“乾淨 ”,不用擔心核殘留。如果美國研製出反物質武器,那麼,美軍在戰場上將更加無所顧忌——由於它沒有核殘留,美軍可能會將其歸類為常規武器。

軍事專家們的這種擔憂並非沒有道理。早在2004年,愛德華茲公開其研究進展後,很多國家就加快了反物質武器研究的進度,法國和瑞士合建了歐洲反物質研究中心,俄羅斯高能物理研究所也在做反物質軍事用途的研究,並且“有重大進展 ”。因而,有人將愛德華茲比作“開啟魔瓶的人”,確實並不為過。 (秦川)

文章來源: 人民網環球人物 責任編輯: 羅琪
[我要糾錯] [推薦]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網友留言 進入論壇>>
昵 稱 匿名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