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情快遞: 斯政府軍攻佔猛虎組織要地 進入核心控制區邊緣 俄羅斯軍隊已從南奧塞梯和阿布哈茲撤回到俄境內 美海軍迫於國會壓力將建造第三艘DDG-1000驅逐艦 UH-60M升級型“黑鷹”直升機完成首次飛行試驗
[列印文章] [推薦朋友] [進入論壇] [進入博客]
首頁>>軍 事>>焦點新聞字號:
澳加緊建設空軍硬體設施 掩體可防1000磅級導彈
中國網 china.com.cn  時間: 2008-09-03  發表評論>>

與缺乏現代化硬體設施的澳大利亞空軍位於其北部的基地相對應的是:位於關島(Guam)的安得森空軍基地(Andersen AFB),現在正成為這一地區最主要的、能夠有效應對日益增長的突發事件的空軍基地。

大量增加的包括從空中和水下發射的巡航導彈在內的精確制導武器,已經改變了這一地區的戰略態勢。

大多數國家的空軍將裝備具有足夠攻擊能力武器,並且有可能選擇令人驚奇的先發制人的攻擊。

從歷史經驗來看,空中進攻能夠在短期內對對方的空中力量造成很大的損失。不論一架戰鬥機在空中具有多高的生存能力,在地面上都是極易被摧毀的。在1944年至1945年的底座軍事行動、以色列的六日戰爭以及沙漠風暴行動,足以向人們顯示暴露在地面上的軍用飛機是如何變成一堆廢銅爛鐵的。

澳大利亞的空軍基地之所以缺乏現代化的硬體設施,其原因之一在於迄今為止,關於其國防建設的爭論還沒有延伸到這一領域。同時其國內的一些已經産生影響的理論,卻並沒有很好地反映這一情況。在最近,澳大利亞空軍分散了空軍基地內的停機坪並增加了富裕的跑道,例如科廷。但不幸的是:在大量具有精確打擊能力的制導炸彈和巡航導彈飛越其境時,這樣的措施已經顯得無能為力。

空軍基地硬體設施發展概略

已有的“古典”空軍基地硬體建設體系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發展起來的。在戰爭不同階段,同盟國和軸心國雙方,都集中全力,使用了包括重型轟炸機、中型轟炸機及戰鬥轟炸機在內的武器對敵方的空軍基地進行打擊。通過這些被各種炸彈和不同口徑機炮武裝起來的作戰飛機的運用,很快便得出了攻擊停留在機場上未起飛的作戰飛機的最佳方式,即使用俯衝轟炸、低空掃射或火箭彈。如果轟炸機能夠利用精確制導,通過中高空水準轟炸使炸彈直接命中目標的話,當然更勝於以上作戰模式,但是當時只有陀螺儀以及目視瞄準裝具,所以俯衝轟炸和低空掃射就成為了那個時候攻擊機場的最有效手段。

根據作戰環境,防護墻隨著機場防禦作戰逐步發展起來。典型的防護墻利用泥土、沙袋、岩石或其他可用的材料,形成一個可以將作戰飛機環繞其中並且能同外部連通的U型結構。防護墻的作用如下所述:

1、保護停放在機場的飛機不受碎片、散榴彈、彈藥爆炸衝擊波及裝有延時引爆炸彈爆炸的碎片破壞。

2、在防護墻足夠高的地方,完全覆蓋受保護飛機不受俯衝轟炸、低空掃射和火箭彈的打擊。

3、當作戰飛機在的防護墻內受到直接打擊時,減小由此而産生的附帶毀傷,避免波及鄰近停放的其他飛機。

從那時開始,這些防護墻所顯示出來的優點便與土木工事相結合,被廣泛運用。通過不斷發展,被逐步精確化,包括間隔多少距離修築另一道墻,以及怎樣用混泥土結構來阻礙進入防護墻入口的視線。

然而核武器的出現在相當程度上使問題變得相當複雜。防護已經顯得完全無用,即便是用一座防護墻來防護一架作戰飛機,在原子彈爆炸時一瞬間的衝擊力已經遠遠超出防護墻可以承受的攻擊強度。

如果原子彈在低空空爆或者是在海面爆炸,其高速衝擊波足以將作戰飛機震出防護墻外。而如果原子彈在足夠的高度空爆的話,在其射線內停放的作戰飛機將會在瞬間被燒燬,其毀傷性更勝於衝擊波所造成的傷害。

因此,防護墻逐步被高強度的飛機掩體(HAS)所取代。這些由混泥土或者混泥土與土木工事相結合的飛機掩體,可以在原子彈爆炸衝擊波或其他武器的攻擊中為作戰飛機提供專門防護。但是防護掩體相對於防護墻而言,其建築技術及建造強度上的變化相當大。這些針對核武器的衝擊力而單獨建造的飛機掩體,通常情況下要求其經受住原子彈爆炸時驚人的超壓力,例如一千萬噸或一百萬噸級核武器的直接轟擊,或者間隔一定距離爆炸的原子彈的衝擊。大多數精心建造的防禦掩體都使用了密封門及空氣過濾系統等先進設備以保護人員不受輻射傷害。這使得地勤人員和飛行員可以置身於原子彈爆炸的衝擊和輻射之外,直到掩體外的輻射水準降低到可以行動時,再安全地出擊。

當一般的防護掩體已經被認為不適用了的時候,善於發明創造的軍事工程師開始尋求建造地下防禦掩體。華沙條約組織國家、瑞士等都對此投入了鉅資。

在首先確保機場的飛機、人員、設備首先受到保護的情況下,機場的其他組成部分則變得相對易受攻擊。跑道及滑行道本來就是暴露目標,因此成為非常易受攻擊的目標。因為跑道和滑行道能夠很快被修復,對它們的毀傷通常被認為是暫時的,所以通常情況下在作戰中都會迅速對其做出連續攻擊,以求保證該軍事基地被癱瘓。在奪取制空權的戰鬥中,一開始通常會癱瘓跑道和滑行道,使得對方的作戰飛機無法升空,隨後再攻擊這些在掩體或防護墻中無法升空的飛機。

注意到這一點的軍事工程師迅速做出了反應,以使得對方的這一攻擊戰術無法有效實行。採用了包括建造多餘的跑道,使用比實際起降要求更長的跑道,使滑行道可以作為輔助起降跑道,以及不同的滑行道設置等方案。這些手段在最大程度上使得對手針對一個空軍基地發起攻擊時,如果想要達到之前的目的,不得不使用比以前多得多的武器彈藥,才有可能實現其目的。

其他增強軍事基地外露設施防護的措施包括:使用專門的添加了能夠增加混凝土剛性成分的混凝土,使得跑道不容易在攻擊中發生結構性的斷裂。比如前蘇聯就廣泛使用了鼓風爐熔渣技術,以提高混凝土的收力強度。

空軍基地的燃料加注系統是另一個潛在的防護弱點。如果對手摧毀了燃料供給系統以及相關的管道,這就足以癱瘓一個空軍基地了。

防禦者所採用的措施各不相同,從增強地面油庫的墻面強度,到在不同深度構築有混凝土和泥土頂部的地下油庫。地下油庫的花費相當昂貴,直接決定於其頂部防禦層的厚度和距離地表的深度。而且可以這樣説:大量分散的小容量油庫比大型油庫的生存能力更強。

雖然飛機、人員、設備、跑道、燃油補給等硬體設施被對手作為第一位的打擊目標,但這些卻不是唯一可以打擊的目標。除此以外還必須增強基地儲存彈藥的倉庫和掩體的防護,以及同樣易受攻擊的C3指揮系統。

在冷戰後期,很多國家建造了數目驚人、防護力強的空軍基地,這些基地如同要塞一般,能夠抵禦航空炸彈、火箭彈、機炮的攻擊,就算是核武器,如果不是直接命中,也顯得無能為力。

然而上世紀六十年代末開始成熟的新武器技術,一開始使用就産生了驚人的效果。這種新技術就是精確制導彈藥(PGM),或者稱之為“制導炸彈”,這些武器一開始使用電視或者對比鎖定制導與鐳射制導相結合。精確制導武器的第一次部署實際上是在二戰期間,隨後在越戰期間對北越的基礎設施造成了很大的破壞。鋼筋混凝土結構能夠經得住大量在其周圍爆炸的近失彈的衝擊,但是卻無法抵禦精確制導武器的直接打擊。

在沙漠風暴行動中,美軍的空中力量成功摧毀了伊拉克594個飛機掩體中的375個,為達到這一目的典型的做法是對攻擊目標使用至少兩枚2000磅的BLU-109/B炸彈。(美國國防部提供)

精確制導彈藥(PGM)對高強度掩體的攻擊效果圖。

精確制導彈藥(PGM)對高強度掩體的攻擊效果圖。

精確制導武器尤其是鐳射制導武器的出現,雖然對命中的精度産生了巨大的影響,但是卻不能提高打擊力度。例如像指揮中心和飛機掩體一類的建築物,被建造得能夠經得住核武器在其附近爆炸所産生的巨大衝擊力。這一時期的一個重要問題就是在使用Mk.80系列的彈藥作為戰鬥部來攻擊目標時,由於其彈殼太薄,無法穿透鋼筋混凝土結構的目標。因而隨後即産生了對攻擊效果的要求。這也是英國皇家空軍和美國陸軍航空隊在二十世紀四十年代在歐洲遇到的問題,並進而導致巴恩斯—沃利斯(Barnes Wallis)設計出了Talboy 和Gland Slam(高男孩和大滿貫,注:二戰時期威力最大的兩種常規炸彈,前者重12000磅,後者重22000磅)這兩種威力巨大的炸彈。

文章來源: 中國網 責任編輯: 羅琪
1   2   3   4   5   下一頁  


[我要糾錯] [推薦]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網友留言 進入論壇>>
昵 稱 匿名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